音乐才女说真话 全家遭非法判刑(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我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王博了,当得知她和父母在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再一次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时,我为她一家此刻的处境既难过又担忧。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发动无理迫害法轮功后,王博和父亲王新忠,母亲刘淑琴多次被抓、被打、被强制洗脑、被非法关押后,又被分别劳教三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王博才摆脱中共警察对她没有人身自由与亲人隔绝的非法软禁,与陆续回到家中的父母团聚,可好景不长,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又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别离。因为王博自述录制了《焦点访谈背后的残忍和欺骗》,向社会公布心路历程,中共为了消音,将一家三人非法判刑四至五年。

目前王博和母亲被送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父亲还在石家庄赵县看守所关押。据悉王博和母亲绝食抗议,身体堪忧;父亲长期被迫害心力交瘁而患高血压、心脏病,随时有生命危险,请正义人士帮助营救!

王博文静平和。小王博八岁时曾获河北省钢琴演奏优秀奖,十三岁就通过了全国业余钢琴最高十级。十八岁风华正茂、亭亭玉立的王博,九九年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在中央音乐学院“天才音乐技能”一项测试中大部份学生被淘汰,而小王博却独获奖金一千元,测试的教师们都感到她是一个天赋极好的学生,如此出类拔萃、才华横溢令人惊羡。天津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河北师大艺术系都给她发了录取通知书。

取得这好成绩,王博非常感恩法轮功,因为是法轮功教人“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使原打算协定好离婚的父母,重归于好,因为修炼法轮功,父母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飞,她也由一个从小身体就较差又极令父母头疼的“主儿”变成了健康、体谅父母的乖孩子,一家人和睦美好,其乐融融。九九年七月后,面对铺天盖地的抹黑法轮功的各种诽谤和诬陷,才入大学不久的王博觉的自己的良心再也不能沉默了,在北京向世人为法轮功说了句公道话,就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那一年她才十九岁。是劳教所最小的“犯人”。《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王博只不过是行使了《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何罪之有?!在中共一党独裁的统治下,中国公民的命运太悲惨了,但这还只是个开头。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央电视台在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万家团圆的这一天,在“焦点访谈”节目中播出了所谓“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惨剧,报道说有一个自焚者叫陈果,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陈果和王博正好认识,是同学。中共看好了王博的优秀,也看好了王博和陈果的同学关系,所以用来大做文章。于是,在搞完“天安门自焚”闹剧抹黑法轮功、煽动全国民众的情绪后,又把黑手伸向了王博。

劳教所采用精神折磨,强制王博反复听看诋毁、诬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文章和录象;采用肉体摧毁,六天六夜强制王博不许睡觉,打骂、体罚,强迫王博放弃信仰真善忍,逼迫写所谓的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善良纯真的小王博在那种高压氛围中,加上中共六一零人员的威逼恐吓、伪善欺骗,王博成了中共的所谓“转化典型”,也因此失去了自由,连上大学都有警察的贴身“陪读”,寒暑假也不能回家和亲人团聚,而是直接被关到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逢年过节是在警察的贴身“保护”下,才能和亲戚匆匆见上一面。

二零零二年四月七日、八日,王博一家被威逼欺骗上了“焦点访谈”镜头。当节目播出她一家人的情况后,王博发现中央电视台用剪接技术断章取义,歪曲事实,完全不是他们要表达的意思;尤其四月八日《人民日报》社论以王博为第一人称所述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许多文字完全是撰稿人凭空捏造,王博一家被中共利用来抹黑法轮功。中共及新闻媒体此行为给王博一家在心里和名誉上造成了很大的侵害,尤其是作为新闻事件的中心人物王博,所造成的侵害更大,王博很长时间被非法软禁、无法澄清事实,一度在痛苦绝望中想到了死。

二零零五年七月,在摆脱中共警察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后,王博将自己这几年所受的迫害及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利用她造假欺骗民众的事实口述自拍下来,还原事实真相。王博勇于纠正、澄清事实这种对国家、对社会、对广大新闻听众负责的诚实行为,却被中共法院因此捏造罪名重判五年,父母亲也因此各判四年。中共费尽苦心树立的法轮功“转化典型”,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又一证据,中共当然恼怒。

经过多方的努力,王博一家的亲友委托北京六位律师为她一家三人作无罪辩护,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后,六位律师顶着压力,为无辜的人辩护,请求石家庄中级法院改判王博、王新忠、刘淑琴无罪或发回重审。《宪法》第五条: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刑法》第三条:法律明文规定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按照中共对待法轮功的政策、而不是依据法律枉判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犹如中共牵驴,法官拔橛子,是协同中共犯罪。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中共法院不顾国际上的正义呼声,蔑视法律天理,强行维持原判,将王博一家三人送监狱继续迫害。

请看到王博一家人受迫害情况的善良人给他们一点关注,不要一看到中共给法轮功扣上“搞政治”的帽子就对他们所受的痛苦漠视。中共把揭露中共的谎言、反对其迫害民众叫“搞政治”,把揭露中共用惨无人道的酷刑明着暗着的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叫“搞政治”,那是恶党在为掩盖自己的罪恶,控制媒体和所有的宣传机构(包括学校)继续撒弥天大谎,自欺欺人。人真正发自自己内心善良的一念会给自己的未来种下善果,请关注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吧。

我期待着与王博及她父母再相见的那一天!

走过场的“公开审判”

王博案二审开庭,来自北京四个律师所的六位律师做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但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法院置法律、事实、司法公正于不顾,强行维持原判,将王博一家三人送监狱继续迫害。

以下是自己参加开庭旁听的一小段经历,写出来揭露中共的流氓本性。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所谓“公开”审理王博、王新忠、刘淑琴上诉一案。二十六日,王博一家的亲朋好友共二十七人按照中级人民法院办理了旁听证。但到了当天晚上至二十七日开庭前,几乎是所有办旁听证的人都受到了本人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片警和家委会的骚扰、恐吓、监视、跟踪,在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前,至少有三人被强行带离。法院大门内外,穿警服的和穿便服的各路人马反反复复的不知查看了多少次旁听证和身份证后,只允许两名亲属去旁听。快开庭时,经过律师提出抗议,法庭才又放进三人。法庭内外草木皆兵、如临大敌。

王博一家为坚持法轮功,不屈从恶意转化又被逮捕后,引起社会上很多人关注,大家都在看当局如何对待这些善良的、坚持自己信仰的人。与此同时,其亲属也不甘其受如此迫害,四处求救,好不容易从外地聘请律师为一家辩护。在目前情况下,这可能是他们唯一可以采取的“体制内允许”的救济方式,当局对涉及法轮功案一般采取体制外见不得阳光的黑办法。

当律师介入案件时所谓的“一审”已经匆忙结束,一家人分别判了四年、五年。在这种具有中共特色的“司法制度”前,王博的亲属显得特别无奈。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国际关注,在律师的努力交涉下,“二审”终于获得了开庭的机会。对于这次庭审相信每一位关注法轮功的人、每一位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一位关注国家司法公正的人,都想去现场旁听,我也是这么想。

办理旁听证“非常顺利”,但需要拿“户口本”和身份证办理,这让我有些怀疑,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否有那么严重,事情很快就得到印证。当天下午,片区派出所的警察就找到家中对我说,审法轮功的案子不要去旁听,否则就要采取强制措施。此时我只有苦笑,感叹“公、检、法”在管制老百姓时配合的如此默契。

庭审的上午,当我到达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门前,数百名警察沿街站立,这种场面让我大开眼界,据说审黑社会老大也没有这种警戒规模。来到大门口,被警察恶狠狠的拦住。“干什么的?”“来旁听的”;“有旁听证吗?”“有”;“拿来看一下”。

当我把旁听证小心翼翼的递给那个警察看后,他迅速收起来,扔了句“在这等着”就走了。没过一会儿,就有几个警察直接将我“请”出来,并告诉我没有旁听证不得入内。

我站在法院外看看青天,我对自己的遭遇感到无奈。而听了到庭旁听者后来的讲述,更让我对自己失去这次机会感到懊恼,几十名警察陪着四五位家属“观看”了庭审。

庭审辩论中,本应处于中立地位的法官,故意打断律师的辩护,“行了”、“别说了”、“说的太多了”、“用一句话概括”、“是否邪教与本案无关”等等,成了法官在法庭上最常用的词语。相信在这种刑辩中历练出来的律师将成为世界上忍耐力最强、辩护能力最强的律师。

而公诉人理屈词穷时强硬的用“众所周知”、“一目了然”给上诉人定罪,更成为笑柄。律师在公诉人威胁思想有问题的情况下完成了辩护。即使如此,这些律师也没有全身而退,一名律师被拳打脚踢扔出法庭,西服撕的象马甲。听到这里,真心祝愿为正义辩护的律师有一付经得起拳脚的好身体。

一场貌似“审判”的走过场就这样结束了,法官宣布休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