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迫害大法的恶人遭现报十五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

1、周口卫校校长李文枝死于车祸

河南周口卫生学校校长李文枝,好大喜功,贪权、贪钱、贪色。本来家底颇厚的学校,经他几年折腾下来,欠下巨额外债,一度发工资都困难,广大教职工怨声载道。中共开始打压大法以后,为掩饰自己的罪行,保住头上乌纱,李文枝积极逢迎邪党,诬蔑大法,迫害本校大法弟子。

李文枝不仅有多名情妇,还包养了恒大附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做二奶,为他生了一个女婴,满月以后(零二年底),李驾车去项城看望。回来的路上,小车撞到一辆大货车上,李文枝当场毙命,撇下一堆孽债。

2、周口市公安处政保科长王余德瘫痪

原周口地区公安处政保科科长王余德,五十多岁。他在任期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幕后元凶。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他就派公安对各个炼功点偷偷录了象。七月二十日以来,他积极策划、指挥对大法弟子的各种迫害。他曾洋洋得意的说:“你看高峰、李育政(川汇区国保警察头目)抓人罚款,耀武扬威,我叫搞到哪一步,他们搞到哪一步。”

迫害大法不久,王余德就得了脑血栓,留下偏瘫后遗症。有一天,他慢步到附近的火车站广场锻练身体,发现一个女大法学员在传真相资料,遂打电话将其举报,该学员很快遭绑架。没过几天,王病情加重,瘫痪卧床。

3、川汇区牛营邪党支书丁正太死于肝癌

川汇区南郊乡牛营村邪党支书丁正太,在任时不择手段的抓钱,干了不少坏事,村民们对他嗤之以鼻。零五年八月,丁正太举报本村大法弟子许玉莲母女,致使许玉莲被沙南国保头目高峰等恶警绑架关押。二十天后,丁正太忽染重病,到医院一查为肝癌晚期。去郑州、北京等大医院治疗,花了几十万,最后病死异乡,人财两空。他自己的本家弟兄都说他:“举报好人,遭报了”。

4、周口沙南分局恶警刘斗得胃癌毙命

原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恶警刘斗,年届六十,老奸巨猾,肆意诽谤大法创始人,并伙同政保恶警多次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罚款、绑架、辱骂、毒打、监禁。刘斗抄家特别内行,角角落落都不漏,发现钱和看中的物品,就偷偷装进私囊;查出大法书籍、音像就野蛮销毁。大法弟子李方贵被刘斗举报,坐牢一年多。零二年刘斗退休,年底即因患脑溢血做手术,术后半身瘫痪,语言含混。后又患胃癌而死,死前极其痛苦。

5、川汇区永光居委会周国家死于肝癌

川汇区永光居委会邪党书记周国家,男,四十多岁。在中共对大法血腥镇压的时候,他积极参与迫害,对辖区内的大法学员逐个登记、监控、跟踪、转化等。李育政等恶警去南方非法劫持在外打工的大法学员,他提供二万元路费。

周国家于二零零零年到医院检查病,确诊为肝癌晚期。他先后去北京、上海等地治疗,移植一叶肝脏,花了三十多万元,最后也没保住命,于零六年中秋节前死亡。死前剧痛无比,惨叫不已。

6、太康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暴死

太康县看守所政委王清林,曾学过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他走向了反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昔日的功友善言相劝他也不听,并扬言:“我修不成,我也不让你们修成,落到我的手心里,看我怎么整治你们。”他不分早晚的频频查号,目的是找大法弟子的茬儿,魔性发作时大打出手。他亲自指挥绑架多名大法弟子,并严刑逼供。

其间,王清林遭遇四次翻车,都险些丧命,其中有天晚上,他外出嫖娼回来,车翻到路沟里,摔断了胳膊,但他不知醒悟,仍然一意孤行。王清林零二年退休,零三年夏天猝死。

7、沈丘公安副局长郑贺平遭车祸身亡

郑贺平,女,沈丘公安局副局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她操纵、指挥恶警对大法弟子随意非法抄家、绑架、巨额罚款、拘禁、劳教, 纵容恶警采用流氓手段对大法学员毒打、谩骂、滥施刑具。

零一年十月的一天,郑贺平到郑州办事(据悉是去领监控器,用于非法监控大法弟子的电话),路上出了车祸,同车另外六人都毫发无损,只有她自己命丧黄泉。

8、沈丘站北派出所恶警唐东风股骨头坏死

沈丘县站北派出所干警唐东风,死心塌地充当中共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马前卒,经常到其辖区内的大法弟子家中骚扰。有一次,唐东风到女大法弟子王霞云家骚扰,王向其讲真相劝善,他根本不听,并掏出手机给政保大队打电话,之后,伙同政保恶警当场殴打王霞云,最后又把她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唐东风很快遭报,得了股骨头坏死症。

9、项城市委小车司机靳开言遭车祸身首分离

项城市委小车司机靳开言,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曾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受益非浅。大法遭迫害以后,他在恶党高压下背离大法,毁书谤师,以求自保。

靳开言曾先后为项城迫害大法的两个元凶——政法委书记王克非、宣传部长陈清毅开车,殷勤的为恶人鞍前马后效劳。

零四年中秋节前夕,陈清毅陪同市委书记李明方的老婆去北京办私事,靳开言为其驾车。返回时,小轿车在京珠高速上行驶。左车道奔驰而来的一部大货车备用轮胎跑脱了,这只轮胎飞过隔离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小车的顶部,小轿车报废,李明方的老婆被砸伤,陈清毅、靳开言当场亡命。靳的脖子被砸断,头与身子中间只剩一层皮相连,惨不忍睹。

10、项城一高李松山猝死在厕所里

项城一高副校长李松山,长期受邪恶的党文化熏染,正邪不分,贬佛谤法,误导学生。

零四年春,李松山组织全校师生员工开展污蔑法轮功的签名等活动,将无辜的师生拉到与邪恶为伍、与神佛为敌的险境。同年十月十八日清晨,李松山在卫生间刷牙时,突然倒地暴死。

11、鹿邑法院副院长荣世杰命丧麻将桌下

荣世杰,鹿邑法院副院长。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配合恶党,残害善良的大法弟子。有个郸城大法弟子在鹿邑发资料被绑架、批捕,由荣开庭“审理”。荣明知大法弟子所言所行完全符合宪法规定,但却完全听命于邪党和六一零的旨意,违法枉判重刑九年。

时隔不久,荣世杰在熟人家打麻将赌博。说话之间忽然栽倒在麻将桌下,当场气绝而亡。

12、淮阳看守所李德功夫妇被自家狼狗咬伤

淮阳县看守所副管教李德功,年过半百,家住淮阳西城区陈庄。其人性格暴虐,积极配合恶党迫害一心向善的大法修炼者,特别是对家境贫寒的农村学员更是心狠手辣。

李德功养了一条凶悍的狼狗,为他看家护院。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八时许,淮阳境内突然狂风大作,黑云压顶,电鞭闪烁,一阵霹雳将李家的狼狗震惊,狼狗挣脱锁链冲进屋中,龇牙奋爪,扑向李德功夫妇,将二人咬伤。

13、周口运输总公司孙健及亲属一年之内病死三口

周口运输总公司保卫处副处长孙健,四十出头,长的黑胖粗壮。他甘当中共流氓集团的爪牙,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尤为卑鄙的是,零二年年初,孙健向公安举报本单位大法弟子靳秀芬、韩士珍、曹凤英,致使三人被绑架关押。

此事过后数月,孙健得重病,急发肝腹水,救治无效,于当年年底一命呜呼。孙健行恶还殃及了家人,他的母亲、弟弟在这一年相继病死。

14、川汇区张其曾胃癌丧命

川汇区有个张其曾,受恶党谎言毒害,敌视大法。张的邻居王太太修大法。有一天,王太太来串门,看到他家电视正在播放诬陷大法的内容,就说:“咱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那都是假的。法轮功是个好功法,叫人修心向善。善待大法,将来有福报。”不料张其曾翻脸大怒,说:“你炼法轮功,我举报你。”抓起电话就打。其妻急忙上去,一把夺过电话,说:“都是左右邻居,你这是干啥呀!”

此后王太太迁居。四个月后,她在街上与张妻邂逅,唠起家常,得知张其曾患胃癌,死去一个多月了。

15、周口西大街王国友身体腐烂活活疼死

川汇区西大街市民王国友好耍聪明使坏。他听信邪党谎言,诬蔑大法,嘲笑上访鸣冤的大法学员。

大法遭迫害之初,有一天早晨,王国友到其母亲的住处(居民楼)去,在楼上向外俯视时,发现附近一所平房院内,有夫妻二人正在炼法轮功。王顿生邪念,想了个借刀杀人的毒计,鬼鬼祟祟的找到某被服社的一个老年妇女(因这老妇惯于无事生非,且仇恨大法),神秘兮兮的告知自己所见。恶妇闻言,马上打电话向公安举报,炼功的夫妻俩立即被非法拘禁。

自古善恶必报。不久,王国友得了怪病,身体一块块腐烂,疼痛无比,吃药打针无济于事,附近居民每天都能听到他的惨嚎。三个月后,王国友竟活活疼死。那个恶妇也遭了报应,一壶开水从胳膊上浇下,溃烂半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