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市张健被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吉林通化市大法弟子张健八年来遭受恶党迫害不断。其中二零零二年四月,因通化索道出现了巨幅真相标语,张健仅因被怀疑是参与者之一,就被恶公安悬赏五千元通缉抓捕。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某(人称其为“王队长”)亲自动手酷刑折磨他。以后的几年,恶警从来没有停止对张健的迫害。张健无处安身,至今被迫流离失所。

张健第一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时。十月末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现在的国保大队)梁平(现就职民主派出所)将他带回,刑事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张健去通化县四棚乡发真相被抓被带到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二零零二年四月,当时通化市索道挂出了巨大大法横幅震惊了全省。他们认定张健参与此事。于是发出所谓“通缉令”,将李占武列为一号嫌疑,悬赏两万元抓捕;张健被列为二号,悬赏五千元通缉。四月中旬张健被辽宁省桓仁县大荒沟拐磨子派出所绑架送交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大队恶警李吉见到他,一个猛拳打在他脸上,造成他吐血时连腮帮子肉都一起吐了出来。

他们为了破这个所谓的大案,抓捕当地一百多名大法弟子疯狂摧残,酷刑逼迫大法弟子承认或举报谁挂的条幅。

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某(人称其为“王队长”,不知其名)阴险奸诈,亲自对张健等大法弟子动刑。其酷刑手段包括:

1、把大法书、师父法像放到大法弟子两腿间夹着或放到椅子上逼迫大法弟子坐上;
2、用打火机往肋骨缝里插,(致使肋骨里面痛,一个多月不好);
3、把学员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在腹部上下来回电击,将学员腹部电的焦煳;
4、将学员绑在铁椅子上,他的双手从学员背后两腋下伸出去,抱住大法弟子的头,向胸前反复压。造成学员后颈软组织受伤,几个月不能抬头;
5、指使人把大法弟子双手双脚铐在两个人都抬不起来的铁椅子上,他将双手插进学员头发里抓住头发,使劲转圈摇摆,用力大的使铁椅子都跟着一起摇摆起来,反复几次。结果造成大法弟子的头发大面积脱落,形成黄豆大小的斑秃非常均匀的遍布整个头部。
6、他让几个人把住大法弟子的头,他用两个管状的辣根,深插进学员两个鼻孔里,他再用力往鼻孔里挤压。使受刑者感觉好象整个脑壳里都挤满了辣根,痛苦难忍。挤到一定时候,他突然将两管辣根从鼻孔里拔出,瞬间两行血柱喷出,极度痛苦难忍。

张健被酷刑折磨承受不住承认自己参与,但三次回答都对不上条幅内容。这时恶警们才算确定条幅与张健无关,又将张健送回通化县看守所。后因市局恶警非法到张健办公室搜查,抢走张健私人的用品和大法资料,于是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提二审,询问资料来源。这次,他们使用电棍与拳脚。张健被送通化长流看守所,强迫劳动,前后共计十八个月。最后又对他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

通化市东昌派出所也多次到他家骚扰。

零四年三月和六月,张健又有两次被非法抓捕。此时,由于多次非法抓捕造成他的家庭背负债务二万多元。

零七年四月四日中午十二点,东昌派出所所长师元博领片警林某等七、八个人到张健家砸门。张母不给开,僵持近两个小时。

因为张健与母亲长期遭受迫害,家人为营救他们母子,在吉林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荆贵泉身上花了很多钱。荆贵泉极会伪装,家人被他的伪善所骗。当晚张健父亲给荆贵泉打电话问他怎么办好?荆贵泉说:“家里没东西就开门让他们进来;如果有东西千万别开门!”这话让张健父亲感觉荆贵泉在为自己着想。派出所砸不开门,也请示荆贵泉。荆贵泉说:“他家有东西,可能破个大案子”。于是,东昌派出所所长师元博派警察在楼下前后和侧面窗户看守,所长和其他警察在家门口强行要撬门。父亲害怕这伙流氓,只好把门打开了。他们进屋就翻,抢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及私人电脑、打印机、硬盘、电话等。他们走后,国保大队荆贵泉又派人到家抢走私人锅盖式卫星天线,强行把张健母亲(大法弟子)带走。

当张健母亲回家时,恶警对她说:“告诉你儿子回来吧,没事了!让他到派出所来核实一下就没事了!”大法弟子都知道,这是各地恶警们惯用的圈套。随后,张健母亲被非法判劳教。后因身体出现异常,东昌派出所才不得已将其母亲送回家。

目前,张健被迫流离失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