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张家口恶警迫害致死的付桂菊八年来受迫害经历(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五十八岁的女大法弟子付桂菊,生前是张家口市石油公司退休工人,家住张家口市明德南塞北商场旁边。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付桂菊与同修在一老年大法弟子家学法时,被张家口市桥西公安国保大队长钟森林、国保局副局长张一凡、新华街派出所所长孙瑞、明德南街派出所所长孟刚等邪党人员绑架,关押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五月二十一日接回家中。六月四日上午,在付桂菊回家仅两个星期,身体还未恢复,桥西公安分局警察、明德南派出所所长孟刚、副所长郭龙与一戴眼镜的胖子和一警察从家中再次绑架了付桂菊,关押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六月十五日张家口邪党检察院将她转捕迫害,六月十九日,明德南街派出所突然来人告诉家人,付桂菊于六月十八日死了。家人问怎么死的?死在哪里?明德南街派出所推脱说:不知道,这得问看守所。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死了?据了解,付桂菊在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被恶警强行撬嘴灌食,弄的嘴边都是血;六月十五日、至十六日,付桂菊已被迫害折磨的生命危在旦夕,明德南派出所与看守所恶警互相推脱,导致付桂菊两天后死亡。

人命关天,付桂菊到底是怎么死的?每个参与迫害者都推脱不了罪责。

两名男狱警掐鼻子灌凉水又塞一把盐

付桂菊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严重的类风湿、颈椎骨质增生、胆结石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后,她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好了。特别是她退休专心修炼以来,身体得到了不可想象的净化,受益匪浅。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与邪党互相勾结残酷迫害法轮功,付桂菊与丈夫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邪党党徒、恶警的骚扰、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晚上十一点,付桂菊与丈夫无辜被张家口市新华街办事处主任刘晓彦等五人劫持到办事处非法审问。第二天,又被劫持到新华街派出所,后又转到大境门派出所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付桂菊进京证实大法,遭劫持后被新华街派出所警察送张家口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绝食抵制迫害中付桂菊遭狱警和号长史某的掐鼻子灌食,脚踢,并遭新华街派出所警察和第一医院女大夫插鼻管灌食,身体虚弱的付桂菊被两名男狱警掐鼻子灌凉水后又塞了一把盐。她和其他七名同修被逼睡在水泥地上,而刑事犯全部睡在床上,第六天她被迫害的不能站立,上厕所都需要两人搀扶,白天只铺一床褥子,盖大衣睡在水泥地上,还要用穿堂风冻她,经亲属和单位多方找人,第十五天才让两名刑事犯用褥子将她抬出,家人将她背回,她已不能站立、不能翻身。

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在邪恶残酷镇压中,明德南派出所等邪党人员还三番五次到她家骚扰、威胁、恐吓、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明德南派出所恶警孟刚等与办事处、单位7人到付桂菊家,逼迫她交大法书,被她拒绝。孟刚威胁要搜家,还要将人带走,最后逼迫她的哥哥和嫂子进行看管到所谓的“敏感日”五月十三日。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十一点多,明德南派出所孟刚、办事处唐丽萍、单位等又到付桂菊家,让其“学习”去,付桂菊告诉他们:我炼功做好人没错,家里孩子生病没人照顾我不去。三、四个人不由分说,抬起付桂菊下楼,强行将她塞到车里,拉到桥西“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下车后付桂菊不从,要往回走,他们从身后提起她抛到床边上。付桂菊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七天后被放时,明德南办事处又打电话勒索单位三千元“转化费”或“陪教工资”。

付桂菊被劫持期间,其生病的女儿吓得一直躲在厕所,明德南办事处的唐丽萍强迫石油公司司机将付桂菊的女儿送到孩子的二叔家。直至付桂菊回家多日后,孩子的病才好。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点,明德南派出所以孟刚、办事处主任孟燕萍为首的六、七个人又闯入付桂菊家,进屋就搜,孟燕萍见门上贴的小法轮图上手就撕,非法搜走大法音乐带和法轮章等私人财产,付桂菊再次被三、四个男人仰面朝天强行抬下楼,其外甥媳妇正好碰上质问:你们干什么?一警察二话不说,上前一拳把她打倒在地。付桂菊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被扇了一耳光并再次强行送到桥西“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进行迫害。付桂菊不停的向周围的人讲真相,被洗脑班的邪党人员从二楼转移,关在一楼原来放过武器、圈警犬铁栅栏的屋子里,其他三人都被关在二楼。邪恶洗脑班校长杨某某非法把她铐在铁栅栏上,付桂菊抵制给她上背铐时坎肩被撕破。在抵制迫害绝食绝水中被办事处书记许要武带轻工医院一女医生摁胳膊、摁腿的插鼻管野蛮灌食,第一次没插进去,拔出来又插第二次,胶管上带出许多血。当她质问许要武地上的血时,许要武无赖的说:“那是油漆。”第九天,也就是张家口大法弟子宋翠玲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办事处主任孟燕萍逼付桂菊哥哥写了保证才放人。

在付桂菊被邪党人员劫持期间,女儿放学回家找不到妈妈,到晚上被同学接回家住了两夜。孩子的奶奶听说后才派人找到孩子把她接回。邪党电视诬蔑说炼功人不管家庭、不管孩子。究竟是谁在破坏这一切?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明德南办事处主任孟燕萍在水母宫“转化”班对付桂菊说:“你哪也别去,保证没事。”孟燕萍和办事处的唐丽萍二人还对付桂菊的亲属说,看住他们,不会随便抓人的。可是就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桥西政法委指使明德南派出所办事处孟燕萍、唐丽萍等十人第三次又将付桂菊绑架到“转化”班。那天早上七点,付桂菊开门倒垃圾,长青路社区主任二人从楼上下来要进付桂菊家,因不认识,付桂菊拒绝。争执中,办事处主任孟燕萍二人从楼下上来,付桂菊被迫锁上门下楼,办事处唐丽萍和三个男的早已守候在楼道口,付桂菊给他们讲真相,办事处书记许要武带派出所一人让她“学习”去,付桂菊严厉的说:“上次已告诉过你,我死也不会放弃(修炼)。”话音没落,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第三次被三、四个男人强行抬走。付桂菊高喊“法轮大法好”!派出所的警察照付桂菊左眼就是一拳,顿时左眼和左脸肿了起来。

付桂菊再一次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十月一日下午三点多放回。她哥质问唐丽萍:你们不是保证说,只要她哪儿也不去,保证没事,为什么还抓她?唐丽萍无言以答。其实在八月九日,唐丽萍带付桂菊单位的四人以单位“送防暑费”为幌子,欲将付桂菊绑架到市“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强行“转化”,因人不在家,而未能得逞。

在一年零一个月间,明德南派出所、办事处三次从家绑架付桂菊到桥西“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企图逼她放弃修炼;并利用欺诈、诱惑等手段给其单位领导和亲属施加压力,逼迫付桂菊放弃修炼。付桂菊坚定信仰,恶徒一直未能得逞,直到十月一日才将她放回。

丈夫吴刚屡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晚九点,张家口公安桥西分局指使明德南办事处伙同长青路社区主任,让付桂菊家的邻居监视付桂菊的丈夫吴刚。第三天,桥西分局刑警队队长武建国等将付桂菊的孩子从学校劫持到刑警队,非法搜孩子的书包,找出家门钥匙,伙同明德南办事处孟燕萍、唐丽萍二人将付桂菊家的门打开,非法抄家。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张家口公安桥西分局又指使新华街派出所的警察多次骚扰租住在付桂菊空闲房内的租户,打听付桂菊丈夫的下落,欲进一步加以迫害。

二零零四年夏天,付桂菊和几个同修到内蒙宝昌讲真相、发资料,被城交乡禹仁围子村不明真相人举报,付桂菊等被绑架,付桂菊一直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送内蒙宝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天。张家口桥西公安分局接回后,敲诈付桂菊单位三千元,(从付桂菊工资扣除)才将人放回。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六日,付桂菊到新华街派出所给孩子办理身份证时,派出所恶警故意刁难,非得让孩子的父亲吴刚亲自去办才给办理。付桂菊找到所长王春丽,王春丽却说:“所有办理身份证的人都得签字。”真实的情况是,他们想抓捕付桂菊的丈夫吴刚。

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腊月二十七)上午十点,张家口市桥西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七个不法警察私闯大法弟子付桂菊丈夫的老母亲家,以“到分局问几句话”为由,将正在侍候七十八岁、刚做完第二次直肠癌手术老母亲的吴刚绑架到桥西“六一零”、国保大队非法审问。下午四点多,桥西国保大队队长古建国又指使三名警察到付桂菊家非法抄家。当晚,将付桂菊的丈夫吴刚非法劫入十三里看守所,后又将付桂菊的丈夫送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

这只是付桂菊与亲属在这几年遭受邪党迫害的一部份。一个快六十岁的人,只因她要修炼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邪党就将她绑架、关押、直至迫害致死。邪党是多么邪恶。

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共同制止邪党人员的暴行。

同时正告仍在继续为邪党卖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邪党人员:理智的想想吧,你们的所作所为不但违背了宪法,而且违背了天理良心,不管是谁的命令和指使,自己做的坏事自己要承担责任,善恶有报是天理,眼前的功名利禄很快就会过去,别糊里糊涂的当了江氏和邪党的替罪羊。当恶报降临,就再没有机会了。

参与迫害相关人员及单位:
张家口市公安局:总机 0313-8681234
总机 0313-8688888 指挥中心 0313-8682110
办公室 0313-8682211
张家口市桥西分局: 局长: 张一凡
张家口市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钟森林
手机:0313-8687325
张家口市桥西检察院检察长:张亮
手机:13703136881 办公室电话:8038126
家电:4081158
张家口市桥西明德南派出所 0313-8072502
张家口市桥西明德南派出所所长 孟刚
张家口市桥西明德南派出所副所长 郭龙
张家口市桥西新华街派出所 0313-8032977
张家口看守所所长:崔卫东 0313-402194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