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近期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阴毒虐杀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在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被广泛曝光,遭到国际社会谴责声讨的情况下,中共依然行恶不辍,而是采用的手段更加隐蔽、阴毒和凶残。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摧残和肉体酷刑不能改变人心时,中共操纵的恶警、黑医普遍用有毒药物及其它杀人不见血的阴毒手段予以残害和虐杀。为逃避正义的谴责与清算,中共竭力用血腥高压和谎言欺骗掩盖罪行,本文所披露的只是近期法轮功学员揭露出的中共暴行的冰山一角。

*  杀人不见血的“白衣魔窟”

医生的天职本该是救死扶伤,然而邪党却利用升迁、奖金等手段,诱惑、胁迫一些医院的领导和医护人员罔顾医德和良知,对信仰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用杀人不见血的“医疗”手段进行残害,将医院变成了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白色魔窟”。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该院听命于成都市“六一零”,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性灌食和输注有毒药物,是恶名远扬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目前已知该院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有赵忠玲、邓建萍、陈桂君、段世琼、黄丽莎、胡红跃、沈立之等十人。


被成都青羊人民医院虐杀的邓建萍


被成都青羊人民医院虐杀的陈桂君


被成都青羊人民医院虐杀的段世琼


被成都青羊人民医院虐杀的胡红跃

青羊医院在四楼的左侧,设立了戒备森严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警戒区,由荷枪实弹的武警一天三班、每班三人、二十四小时把守,严密封锁消息。医院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了伪造姓名、年龄和“病历”等方法消除迫害罪证。遇害法轮功学员的遗体被运往成都铁二局中心医院的太平间,在指定的温江殡仪馆做不记名火化。

一位六旬女学员从该院死里逃生,以下是她对青羊医院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亲身见证片段:

“我旁边病床的是三十多岁的黄丽莎,四川峨眉人,因不放弃修炼、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从看守所转过来。她被强制二十四小时输入不明药物折磨得吐血、便血,我进去的第二天,极度痛苦中的她整夜不断的惨叫,零二年十月十七日早上她含冤离世,几分钟后就被送走火化了。


被迫害前的黄丽莎。她修炼后绝症好了,皮肤白里透红,人都说她长的象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第六天即十月二十一日,又送来两位同修,叫胡红跃、张亚林。之前,她俩已绝食三十多天。每天恶警不堪入耳的辱骂,甚至拳打脚踢,不给开脚镣,她俩只得在床上解便,睡在又脏又臭又湿的床上,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到了十一月,恶医开始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她俩精神恍惚,失去了记忆。十一日,胡红跃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挣扎了一夜,第二天上午逝去;张亚林虽逃脱死难,但已精神失常,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亲眼看到青羊医院害死二个人!”

今年五月初,又传出成都市锦江电机厂女职工赵忠玲被该院虐杀的消息。

赵忠玲是个工作认真出色、有口皆碑的好人。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前,单位曾一个月就发给她上万元的奖金。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她前后被非法关押五次。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的人反复打电话找赵忠玲,要她去一趟,赵忠玲这一去就再没回家。几天后,心急如焚的年过七旬的父母才得知女儿已被非法抓进郫县看守所。她以绝食抵制非法迫害,被转入青羊医院,被强制输入不明药物,丧失了说话能力。五月五日凌晨,四十四岁的赵忠玲遇害身亡。

活生生的人给害死了,恶徒还毫无人性的不准家人见其遗体。当赵母悲愤质问:“你们给她扣上‘利用×教扰乱社会治安’的帽子,具体她干了啥?犯了哪条?哪款?!”恶徒叫嚣:“对法轮功,我们想抓就抓,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据悉,目前还有好几个学员在该院遭受摧残,其中,原成都市乡镇企业管理局(成都中小企业局)副局长黄敏已绝食80天,另一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也生命垂危。

哈尔滨市公安医院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后院”。二零零六年十月,大庆法轮功学员张忠在那里遇害,不久前一位农村法轮功学员也被夺走生命。

从哈尔滨公安医院正门走廊进去,左侧第二个门直通后院,这里有栋四层楼房,窗户都被用白布挡着,楼的四周有两、三米高的铁栅栏,楼前门房由两个着装的彪形大汉守卫。自张忠被害曝光后,这里被改叫“病犯医院”,但没挂牌。


哈尔滨市公安医院的秘密“后院”

张忠原是大庆喇化职工,二零零六年八月在哈尔滨鸿朗花园小区会友时,被恶警绑架后关入南岗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间遭到酷刑折磨。十几天后,张忠被送哈尔滨公安医院继续迫害。一个月后,张忠的朋友前去探视被拒,负责接待的辛某称,张忠在医院门诊检查没什么病。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公安医院突然通知说张忠死亡,并拒绝他父母亲友见其遗体。

张忠修炼大法后成为一个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却因坚持修炼和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二年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真相后,他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在大庆监狱受到酷刑摧残,被迫害致全身器官衰竭、长期处于昏睡状态,血压在四、五十之间,只剩一副枯骨。在濒死状况下,他才被同意“保外就医”。


被迫害前的张忠


遭迫害后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张忠(二零零四年七月拍摄)

在同修的帮助下,已生命垂危的张忠开始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他能动了之后就开始了炼功,仅一月他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为免再遭迫害,张忠流落他乡,最后不幸遭公安医院虐杀。

*  近期被用不明药物残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大量近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显示,中共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公安医院、甚至普通医院,普遍仍在用不明药物虐杀不愿背弃良知正信的法轮功学员,中共这种“转化”不了人的思想,就以阴毒手段摧毁人的神经、甚至消灭肉体的骇人听闻的暴行一天也没停止过。

赵文鹏是贵州贵阳邮电通信设备厂职工。二零零六年八月,就因告诉世人他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和被迫害的事实,他被从家中绑架到贵阳市云岩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左腿外侧腐烂出大洞,不停往外流脓水。后来他被转至贵阳公安医院,经过“打针、吃药、输液”的“治疗”后,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出现四肢麻木、大小便失禁等状况,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在贵阳公安医院被害,年仅四十多岁。

五十七岁的周佐福原是江西瑞昌市麻纺厂职工,曾先后八次遭瑞昌市“六一零”和公安局非法绑

架、洗脑和劳教迫害,长期遭受严刑摧残,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降到八十斤。马家垅劳教所对他施用了各种酷刑,仍无法改变他对“真善忍”的信念,就在他的食物中掺入不明药物毒害,导致他精神错乱,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周佐福含冤离世。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女学员徐宏梅、沈子力,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逼她们违背良知出卖同修,经五天五夜的严刑摧残后,她俩浑身是伤、内脏衰竭、咳血、抽搐、全身水肿、奄奄一息。二月十七日,她们被戴着脚镣送入第二医院内科病房。因她俩家属实在无力交付“六一零”恶徒敲诈要的两万元放人费,恶徒称宁让她们死也不放人。二月二十七日,她们被恶徒注射“白蛋白”之后,立即双目呆滞、张嘴倒气儿、不省人事。几小时后,俩人在极度痛苦中离世。徐宏梅年仅37岁,沈子力49岁。


徐宏梅


沈子力

常永福,黑龙江木兰县人。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因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恶警从家中非法抓捕。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长期遭到恶警和犯人的毒打。后来,他被劳教所和县“六一零”秘密送哈尔滨江北普宁精神病院摧残。零六年十月,精神病院才通知他姐将他接回。此时,他已被迫害得面目全非、鼻子肿大、昼夜无眠、精神失常。神志清醒时,他告诉家人,精神病院强行给他注入过不明药物。到后期,他双目失明、鼻子越肿越大、终日流血。零七年一月十八日凌晨,四十四岁的常永福停止了痛苦的呻吟。死时,他眼、耳流血,口、鼻中积满血块。


常永福去世时

史宝齐,男,四十岁,家住山西太原市。零六年十一月,史宝齐被绑架后关进太原市看守所,受到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十二月五日,史宝齐被送往公安一零九医院,被恶医强行输入不明药物后不久,突然大汗淋漓,在被送回监号后随即去世。事后,恶警企图以五万元封史宝齐家属的口。此前,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一零九医院虐杀。


史宝齐的遗照

柏淑芬,五十九岁,家住辽宁阜新县。她修炼法轮功以前患肝硬化导致全身浮肿,修炼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家务农活样样能干,她全家都无比感激大法的救度之恩。恶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她依法上访、以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却遭到严酷迫害。在阜新看守所,她被以强制坐板、关小号、双手背铐、坐老虎凳等酷刑摧残。之后她被转到马三家劳教所,常被电击、上大挂,一年多后,她被注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神志不清。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柏淑芬含冤离世。

……

此类报道,从明慧网上就可检索出上千篇,被中共用有毒药物残害致疯、致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难计其数。另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中国精神卫生观察组织”所做的联合追踪调查显示,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全国二十三个省市自治区,大多数的精神病院、科都被迫违背医德与人伦参与了迫害。接受调查的多数医生明确表示,他们明知这些学员都是正常人、好人,还违心对他们大量使用有严重毒害的药物,因为这是政治任务,不做就得下岗。在这场中共自上而下系统部署、实施的罪恶中,无数世人被谎言毒害,被胁迫、利诱出卖良知而被卷入犯罪的深渊,成为真正可悲的受害者。

*  勒颈击头——劳教所出阴毒杀人新招

用绳子紧勒被害人的脖子致窒息昏迷后,再猛击其头部致人颅内大出血,这种影视小说中的杀人犯采用的杀人不见血痕的凶残手段,今天却成了北京女子劳教所残害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阴毒新招!


北京女子劳教所奢华的外表下不知还掩藏着多少罪恶?

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为逼张连英放弃带给她身心重生的法轮大法,劳教所恶警指使“包夹”犯人用绳子死命勒住她的脖子,待她几近窒息时,再用拳头狠劲击打她的头部,过程中勒劲的绳子并不松开,反而越勒越紧,直至张连英颅内大出血、重度昏迷。经北京大兴区仁和医院手术急救,张连英十多天后才脱离险情。这已是劳教所集训队恶警第九次用这种令人发指的手段残害她,有两次她曾被勒打致小便失禁。

四十六岁的张连英,原是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修炼大法后,过去百病缠身的她没再请过一天病假。她清正廉洁、任劳任怨,处处为别人着想,曾把单位分给她的一百二十平米的新房让给了居住困难的同事,而自己一家却挤在四十平米的旧屋里。有同事感叹:“要是领导都学法轮大法就好了。”就这样一个公认的好人,却为坚持“真善忍”正信和做人的良知,在这黑白颠倒的八年中被非法抓捕了七次,她和家人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被迫害前的张连英


与小女儿在一起


在北京仁和医院做完手术后的张连英

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在家中照看尚在哺乳中幼女的张连英再次被绑架,并被判以两年半劳教。在北京劳教所调遣处的十个月里,为逼她“转化”,恶警张冬梅指使八个犯人,每天轮番用苍蝇拍连续抽打她十多小时,其间从未允许她洗漱、如厕,大、小便只能便在内裤中,来月经也如此。她被长时间剥夺睡眠、被脚尖刚触地的吊起、被扭曲着身体绑在木凳上、被整天的毒打,把她摧残得浑身是伤、面目皆非、眼底出血、耳聋、精神恍惚、行动艰难。转到女子劳教所后,她受到更非人的残害,近几个月里,一直被关在集训队的仅两平米的封闭小屋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

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张连英的丈夫、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冲破封锁,会见了赴京考察中国人权状况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接受了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特别是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就在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下,恶警队长竟唆使“包夹”犯人对入狱以来一直绝食抗议的张连英,用勒颈击头的凶残阴毒手段欲置其于死地。

在迫害张连英的恶行被曝光后,狱方曾试图切断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并不顾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秘密将尚在危险期的张连英劫回天堂河医院(劳教所内部医院)继续迫害。

*  结语

法轮大法修炼者从“真善忍”佛法的修炼中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身、心、灵得以净化和升华,他们个人、家庭乃至社会都从中获益无穷,然而中共恶党却对这群修心向善的无辜民众进行了长近八年的灭绝人性的迫害。面对恐怖、危险和巨难,大法修炼者为何不屈服?为何百折不回的讲真相、反迫害?

明白真相后的世人说,大法修炼者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实践和维护“真善忍”的信仰,他们是在澄清恶党的欺世谎言、呼唤世人的善念,让每个可贵的生命都能认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不再与之为伍,做好自己的历史选择,从而拥有美好未来。有评论人士指出,大法修炼者对这场邪恶迫害的揭露,是在抵制中共邪灵对人性的毒害与对人的毁灭,他们的承受与牺牲使得人间的正义在最邪恶的迫害中免遭沦陷;他们对真理的浴血维护与唤醒良知的大善之举,反衬出中共的邪恶与疯狂,在道德普遍低下的社会,愈彰显“真善忍”信仰的伟大与珍贵,并带给人类以巨大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