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孙景素全家遭恶党迫害 历尽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孙景素和丈夫马新顺上有老人,下有一双儿女,修炼法轮大法后,是个幸福之家。然而,自从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孙景素夫妇被望都县贾村乡书记耿新奇等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和酷刑迫害。尤其孙景素和马新顺双双被非法劳教后,他们的儿女精神受到极大迫害,孙景素的父亲因精神长时间极度紧张,饱受摧残,以至含冤离世。

孙景素原是一个疾病缠身,精神失常,不能过正常人生活的人,每天痛苦不堪。去了好几家医院,花了好多钱,也无法医治。一家人和亲朋好友都为她担忧,她的两个孩子当时都很小。

自从一九九六年,孙景素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康复,她丈夫见她的身体神奇般的好了,深知法轮功是自古以来难遇的好功法,所以也走入了修炼之路。全家四口人从此生活幸福美满,和睦相处。亲朋好友都为他们高兴,全村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因为一个跳梁小丑江××的妒忌,导致中共恶党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全国性非法镇压法轮功,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抓人、抄家、毁大法书籍、谩骂诬蔑我们的师父。孙景素于七月二十号去北京和平请愿上访,想告诉政府真相,却因此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恶人对她进行了审问、恐吓和威胁,并诈骗她和她丈夫共一千八百元钱才放人。

在九九年十月,邪恶之徒利用恶党把法轮功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打成×教。法轮功本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让人身体健康的一种功法,对社会精神文明、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弟子听到此消息后非常痛心。身为大法弟子不能让政府的谎言继续下去,她和几个同修决定再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不料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勒索钱财三千八百多元。

二零零零年正月,贾村乡书记耿新奇带领一帮恶徒又闯入她家把她抓到乡政府,用手铐把她铐在旗杆上,乡政府的许多人蜂拥而上,把她围住,其中一个人踹了她几脚。乡书记何东恶狠狠的说:“你炼法轮功,我叫你家破人亡,扣押你一万元。拿不出来就让你拆房捣碱,也得拿出来。”

她丈夫马新顺去乡政府给她送衣服时,被当场扣留,派出所所长杨泽江把他打倒在地,使之长时间不能动。后来又用手铐把他铐在门前的石柱子上,丝毫不能动。又过来一群恶徒拳打脚踢,把眼睛打的紫青,肿起来很高。后来把夫妻二人非法关押四天后,送到县拘留所。家中只留不满十七岁和十五岁的孩子,由亲朋和邻居照顾,孩子的精神一次次受到极大的伤害。

回家不久,耿新奇还是三番五次到她家骚扰,强迫她放弃修炼,她能放弃吗?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古语有云: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她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想向政府说明真相,能够更好的修炼。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孙景素又一次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为法轮功讨公道。谁知有理无处说,孙景素又一次被绑架回望都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们指使犯人胡素梅、小先、建平狠狠的打她们,孙景素浑身被打的紫青,犯人还用辣椒水让她们洗手和胳膊,不让擦。她们后来不配合所有的邪恶之徒,照常背法炼功。在被关押期间,乡书记耿新奇到被看守所关押的大法弟子家中欺骗家属钱财,说要罚款一万元,因家中不配合,他们没得逞。

她们几个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绝食期间,她们多次被强行灌食,从鼻孔里插管子,邪恶之徒残酷折磨四十五天后才释放。

孙景素因绝食导致身体非常虚弱,还没有完全康复。七月,她和那几个大法弟子又被乡派出所非法抓到乡政府关押,拘留十多天后,勒索饭费三十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八,牟平军带领四、五个邪恶之徒,闯进马新顺家,二话不说,就把孙景素架上车,随后把行李装上车。景素问:“你们把我带到哪里去?”邪恶之徒牟平军说:“没事,让你到乡里住几天。”就这样孙景素被绑架到乡政府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孙景素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八天后,邪恶之徒有预谋放孙景素回家,邪恶之徒不让孙景素拿回自己的东西,强行把她送回家,一直到现在被褥和生活用品都未归还。

回家后,孙景素身体修养不到一个月,一天晚上,突然来了一群邪恶之徒用脚踹开门(有计生办的),二话不说,抓住孙景素的头发,强拉硬扯,把她带到乡政府,牟平军硬把她踹到铁笼子里。不到一个小时,县六一零恶徒尚红志连夜把她送往洗脑班。

丈夫听说妻子又被抓后,从工地赶回家,看到家中被坏人翻得乱七八糟。就到县六一零要人,邪恶之徒不放人。几天后,孙景素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而恶人多次跳墙进入家中翻箱倒柜。

二零零一年十月,孙景素和几个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后被公安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强行逼问家庭住址,并威胁如果不说则被送往辽宁、新疆、沈阳几处。孙景素不配合签字,三个恶警,一个拧着胳膊,一个揪着头发,一个拿着印台,拽着孙景素的手按手印。但恶人没有得逞。

在石景山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望都县贾村乡去认领人后,又被强行绑架回本县公安局。把孙景素和另一个女法轮功学员用一把手铐铐在一起,拳打脚踢,脸和嘴都被打破,不能吃东西。后来把孙景素的胳膊拧到背后,摁在地上后毒打。后又被连夜押往县看守所,到县看守所后,孙景素绝食抗议邪恶之徒对自己的无理迫害,被邪恶之徒绑在床的两侧,整个人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就这样被捆绑了两天后,孙景素口吐鲜血,这才给松绑。

没过几天,又被邪恶之徒用刑具把两脚和两腿之间用铁棒支起来,双脚用铁环套住,不能走路(刑具名称:脚叉),邪恶之徒又命犯人拉着孙景素的两只胳膊,在地上拖着着走,膝盖和脚被磨破,直到有人说:“看,孙景素快不行了。”才被犯人抬到监所,当时两脚麻木,没有感觉,有时丢了鞋也不知道,有时把鞋带到床上也没有感觉。

就这样在县看守所被残酷迫害两个月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送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两年。送到劳教所后,被迫害,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上厕所,上水房都有恶人监视,一说话就被辱骂,白天强制给劳教所干活,干到晚上九点,晚上睡不着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双眼被迫害的看不清东西,只看见物品的影子,腿脚麻木,后被送到保定二百五十二医院检查,结果被迫害成肺炎,但他们还不放人,过了一段时间,身体虚弱到不能吃东西后,劳教所才让她的亲属(当时家中没有人)接回家中。

丈夫马新顺二零零一年去望都县城寻找自己的儿子回家过年。在寻找儿子的途中被邪恶之徒牟平军绑架,被关在洗脑班里。马新顺绝食抗议对他的无理绑架,后来邪恶之徒不得不放人。回家后,邪恶之徒又多次到家中骚扰,马新顺被迫害的在外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十月,马新顺在保定被邪恶之徒绑架到满城县看守所,邪恶之徒把马新顺捆在一把椅子上,用带线的胶管,用力打他的两只脚心,脚面,直打的两脚肿得不能走路,才找了两个犯人轮流照顾他,至今两脚还麻木,行动不灵活。而后被望都县公安绑架到县看守所,又非法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三年。马新顺在劳教所拒绝邪恶的“转化”要求,多次遭到邪恶之徒的吊铐,死人床和电棍电击,他和其他坚定的男大法弟子受尽了邪恶之徒的凌辱。有一次邪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电击,从脚心一直电到脖子,惨不忍睹。

马新顺和孙景素双双被非法劳教后,他们的儿子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当时女儿正在念书,每当星期天,节假日回家,看到家中空无一人,倍感凄凉,只好在姑妈,大伯家吃住。孙景素的父亲在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疾病全无。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遭到迫害后,老人家中的大法书籍和师尊的法像被抄走,邪恶之徒恐吓并威胁老人。老人的两个儿媳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到邪恶的迫害,抄家,抓人和罚款,加上女儿和女婿被非法劳教,又担心自己的外孙和外孙女无人照顾,精神长时间极度紧张,饱受摧残,以至于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含冤离世。当时马新顺夫妻二人还在劳教所非法关押,俩人连老人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造成这一切悲惨遭遇的不只是孙景素夫妻二人,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被绑架,抄家,拘留,劳教,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甚至于被迫害致死。正是共产邪灵利用邪恶之首江泽民造成的,这只是恶党政府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象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把孙景素和马新顺夫妻被非法迫害的事例写出来,只为那些,为了自己的职权、利益而不明善恶、不辨是非追随邪恶迫害好人的世人,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这样下去你不但害你自己,你还会殃及到你的家人,迫害法轮功和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恶报的例子在望都县已有很多,希望你早日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得福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