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

  • 致鞍山教育界的公开信

  • 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高秀丽

  • 致山海关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的一封信

  • 致鞍山教育界的公开信

    鞍山教育系统的工作者,校长,老师们:你们好!

    本来不想打扰百忙中的你们,但眼见别有用心的坏人又把魔爪伸向无辜的孩子们,良心使我们不得不说话。

    早在一年前,罪恶的鞍山610组织加重对教育系统的迫害,他们已下达文件给各学校(小学、初高中),让写诽谤大法的文章,让每个学生都要写(不写不行)。鞍山12中的学生,竟然周六周日被派到新兴市场巡逻,举报一个讲真相者奖励2000元钱!最近,610组织在全国不同地区利用其骨干以“拒绝××、热爱生命”煽动强制学校师生签名诽谤法轮佛法。

    为什么要这样干?为什么要搞个强制签名,为什么要写诽谤佛法的文章呢,610恶人们真的是为可怜的孩子们好吗?他们真的珍惜生命吗?如果珍惜,为什么平均十年就要搞一次政治运动,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四清,文革、八九屠杀学生到九九迫害法轮大法,累计有八千万人惨死与各种运动中,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历史上任何正的信仰,都教人向善,古人说:上天有好生之德。邪党却不然,一贯利用“政治运动”为名煽动一部份斗争另一部份人,从中渔利,珍惜生命是假,邪党公开说,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它搞的是对鲜血的崇拜啊!

    法轮佛法教人信仰“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吗,如果真善忍都要定为邪的,那什么是正的呢,为什么逼迫孩子们写批判信仰的文章,为什么让孩子们扭曲对正与邪的判断,不是因为广大法轮功修炼者对真善忍的实践冲击了中共恶党假恶斗的现状,妒忌的心使恶人们感到自己的不正受到了威胁,骗不了大人了,才想对孩子们洗脑啊!

    举报一个讲真相者奖励2000元钱!为什么害怕讲真相,说真话不好吗?真不对吗?老百姓不应该了解任何一个事情的真相吗?老百姓不应该在真正的事实面前做出自己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干扰的选择与判断吗?为什么害怕真实,只有邪的才会怕正的!中共恶党根本就没想真正为孩子们考虑,它只不过觉的孩子单纯,没有明辨是非善恶的理性,所以才故意引诱孩子犯罪,泯灭孩子的良知,让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成为不会思索的工具与奴隶啊!不然,为什么要赏2000元钱呢!让金钱来成为人行为的动力,这是别有用心的邪恶之徒才能干出来的呀!

    我们是好人,我们的大法也教我们做好人,我们法轮佛法的修炼者,从来就没对政治感过兴趣,如果邪党不迫害我们,我们也不会出来讲什么真相,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做人的基本权利啊!

    其实,人类有信仰,才使人类社会维持了几千年,因为古老的正信都是相信“真、善、忍”,人类都向善,才能做事考虑别人,才能体会别人的疾苦;人类有了忍,才会相互包容,才能思索自我的不足,才能在矛盾面前退步;人们都说真话,办真事,才能彼此信任。今天的孩子们为什么不能认真学习,不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确学习的目的吗?如果他们都能想到父母的辛苦付出,想到学不好对得起老师,对得起家长吗,哪一个孩子不会成为品学兼优的学生呢!

    尊敬的校长,老师们,我们也曾做过学生,我们也有自己的儿女,我们信任我们的老师胜过我们的父母,我们爱我们的儿女,我们也珍惜别人的儿女,救救可怜的孩子们吧,别让孩子们再对人类的良知与法则犯罪啦,这不仅仅是为了别人,为了人类的永远,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啊!

    鞍山大法弟子


    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高秀丽

    --给铁岭县看守所所长金永阁、铁岭县公安局有关人员的公开信

    金永阁、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高秀丽的铁岭县公安局警察:

    我们是铁岭市大法弟子、也是普通公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迫切要求:“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高秀丽”。

    调兵山市大法弟子高秀丽于2006年9月因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铁岭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铁岭县看守所,至今已有八个多月。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高秀丽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承受了双重痛苦。不知你们对她用了什么刑罚与手段,造成她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心理压抑;呼吸困难,全身发抖抽搐,已说不出话来。原来高秀丽的身体非常健康,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现在瘦成七八十斤。

    金永阁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高秀丽的有关人员,你们知道迫害大法弟子意味着什么吗?“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迫害者自己的迫害,这是宇宙的特性决定的”。大法弟子在救人,在救自99年7月20日以后在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下、被造谣媒体欺骗的中国人。由于江泽民出于小人之见,妒忌之心,利用手中掌管的党政军大权,凌驾于政府与法律之上,一意孤行,在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六个人反对的情况下,恶意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并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江泽民及其帮凶罗干等人集中了中国历史上各次运动的斗争经验,采用了集古今中外一切最邪恶的手段、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全面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把上亿的大法弟子推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当时所有的媒体、广播、电视、报纸等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李洪志师父采用了无中生有栽赃陷害、编造谎言,连篇累牍的报道,铺天盖地,一时间大有天塌之势,而且迫害不断升级。致使很多人在不了解法轮功的情况下自觉不自觉的在思想上产生了对法轮功的不理解、猜疑或仇视,或直接参与了迫害。

    广大法轮功修炼者为了世人不要对佛法犯罪遭天谴,怀着大善大忍的胸怀,慈悲的善待每一个生命。为了使每一个人都能了解明白法轮大法真相,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不顾个人生命安危,冒着被抓、被打、被罚、酷刑折磨、劳教、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的各种危险,从自己微薄收入中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做成真相资料,不辞辛苦默默的送到每家每户或个人手中,目地是让所有人都能了解法轮功真相: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正法。什么“自焚”、“杀人血案”都是骗人的伪案,是栽赃。从而解除人们心中对大法的误解和仇视,那么这个生命也就有救了。这不是在做好人吗?这何罪之有呢?“迫害好人,修炼的人,只有最邪恶、最愚蠢的东西才能干出这种没理性的事。”

    而你们却为了眼前的私利、地位,一味的趋炎附势、逢迎权贵,把大批法轮功学员抓进看守所,送进监狱,并对其施以酷刑,大有赶尽杀绝之势。有的被打成重伤、有的致残、也有的因长期不让炼功旧病复发,总之你们铁岭县公安局和看守所都积极的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犯罪,将来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就是对你们的清算之时。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们所做的一切,众神都有记载。自己的罪恶就得自己还。中共能为你承担罪责吗?它的流氓本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历史的教训不是太多了吗?还不能使你们警醒吗?

    金永阁,你与铁岭县公安局密切配合,积极的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铁岭县看守所关押过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你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非常凶狠残暴。你们单位的管教和县局办案的警察都把你作为一张“王牌”,对大法弟子说不“转化”就把你交给“金队”那意思是:让你尝尝他的厉害。可见你对大法弟子的狠毒是出了名的,最起码是在你系统内部。

    今天给你们写信的主要目地还不是为了说这些,因为这毕竟属于你们的工作,对错与否可能有上级的压力。也可能是受了江氏邪恶集团造谣媒体宣传的毒害;对法轮功及修炼群体不了解和不理解;最最可能的是你们不知道这样做会给你和你们的家人造成灾难和可怕的后果,因此我们本着善念给你们写信,奉劝你们今后不要迫害法轮功。

    几年来被你们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已有数百人次,他们虽然被你们关押,失去了人身自由和正常人的权利,甚至遭毒打,酷刑和辱骂等精神上和肉体上的迫害。可是他们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的心灵善良而圣洁,道德高尚,他们的一言一行,所思所想都是为着别人,他们的刚毅和气度是那么与众不同,用自己的作为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你们做公安工作这么多年,见过这样的“罪犯”吗?这一切的一切说明了什么?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事,做好人没有错,大法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无辜受迫害的,迟早有那么一天,历史会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还给大法弟子应有的一切。同时也将对迫害过大法弟子的所有人进行一一清算,这并不是有意恐吓。现在江泽民正在世界多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被起诉、并接到几个法庭的传票;罗干、曾庆红、刘淇、刘京、周永康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在海外被多国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审江大联盟早已成立,等待他们的必将是历史的审判!

    法轮大法现在已经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翻译成多种文字,并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唯独中国大陆是禁止并遭迫害的,难道还不能明智的深思吗?多年来,由于大法弟子不断的讲真相和海外大法弟子的声援,世人逐步觉醒,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大法弟子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在中国法轮功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很多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公开站出来,揭露迫害内幕,为法轮功直言上书或法庭辩护,反对这场迫害,呼吁停止迫害。继驻澳洲领事陈用林、沈阳司法局长韩广生、天津610办公室郝凤军先后脱离中共,在海外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中国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他用颤抖的心和笔记述了被迫害者的惨烈和境遇。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六位律师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首次冲破中共禁区,从法律层面上系统的、全面的为法轮功受冤者——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三个当事人做了精彩的辩护,伸张正义。

    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就是站在了错误的基点上,打击善的必是恶的;压制正的必是邪的。八年来,法轮功及广大修炼者不但没有倒下,没有被“消灭”,而且越来越得到国内外世人的理解和同情,得到了联合国人权组织和各国维权人士的共同关注,而中共却把自己搞垮了。自奇书《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使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流氓本性,通过各种渠道纷纷发表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及其一切相关组织。退党人数现已超过二千二百万,而且每天还在以三至五万的速度递增,退党大潮势不可挡,深入人心。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借随团出国访问之便,出国后立即脱团退党,请求当地政府庇护,并带出几百人退党声明名单。

    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一派出所全体党员在全世界郑重声明,全部退出中国共产党。他们说:“坚决不做历史的罪人,不当共产党的走狗,不再为虎作伥,中国共产党的气数已尽,顺应历史潮流,善待法轮功,全力支持法轮功的善举和正义行动”。他们为自己的未来作出了明智的选择,必将得到上天的福益。

    其实大法是怎么回事,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从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八年了,你们一直是直接参与者,你们都很清楚。如果现在你说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那你就是在装傻,但骗了别人,骗不了神佛,真正骗的是你们自己。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已经给了人充份的机会来了解真相,之后人再对大法犯罪,迫害法轮功,天理难容,那等待着的就是可怕的下场。这不是危言耸听,一桩桩一件件遭报事例触目惊心。近年来很多恶人突遭横祸暴死,各地公安局局长、科长、610头目和法院头目非正常死亡、遭恶报的事实比比皆是。仅举一例,你们公安内部的任长霞就是因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恶报,至今中共还在向人们隐瞒事情的真相,可在你们内部都很清楚。

    告诉你们“善恶必报是天理”,这是永恒不变的,愿你们能珍惜大法给人最后仅有的一点机会,“诸恶莫为,多行善事”,释放大法弟子高秀丽,定能得到苍天的宽恕,为自己和你的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但四门贴告示,总有不识字的,善恶本是两本帐,何去何从自己选!愿你们弃恶扬善。对待中共给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任务,你们真正的装傻吧,别再为中共卖命了。释放大法弟子,给自己赎罪的机会。

    愿:做真正的自己
    真正自己主宰自己

    铁岭大法弟子


    致山海关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的一封信

    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

    首先请大家看一组近期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实: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山海关一科张德岳、付勇带西关派出所干警绑架了大法弟子韦丹权并非法抄了他的家;十四日,在山海关公安局局长赵然的指挥下,张德岳、付勇带人先后绑架了刘长富、安玉敏、程超、郑志成、杨小勇,并分别对他们非法抄家;四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关押在第三看守所的刘长富、安玉敏、程超、韦丹权、杨小勇被付勇等人不经任何手续秘密送往保定劳教所和唐山开平劳教所;五月十九日左右,韦丹权被迫害肺结核发作,生命受到威胁,劳教所才被迫让家属接回家;五月二十一日山海关法院图谋对被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的郑志成非法判刑,但至今案情都被秘密封锁;五月二十九日,恶警以检查身体为由,再次绑架韦丹权。

    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韦丹权因为曾是一名军官,又坚修大法,某些人认为可以通过对他的迫害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从零一年起几乎每年都要对他进行绑架、抄家等。恶警们绑架、抄他的家时根本不避讳任何人,甚至当着他不足十岁的女儿的面施暴!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你们也有孩子,你们是否可以想象韦丹权的这个孩子当时是何等的惊恐?当她目睹父亲被抓走,家被抄的七零八落时,惊恐万状的她再次听到开门声,吓的躲到了门后面,身体瑟缩一团。正好是一位好心人进来,见此情景拉起她。请想想,如果你们的孩子处在这样的境地,你们会是什么心情?

    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你们也有妻子。四月十四日韦丹权被绑架后,他的妻子一直没得到有关他的确切消息,他被关押在哪?作为妻子能不着急吗?她去山海关公安局找,警官、员们要么避而不见,要么互相推诿,有一次好不容易见到了一科科长张德岳,他不但不告诉人在哪,态度还强硬粗暴,仿佛他什么坏事也没有做。韦丹权的妻子例数几年来韦丹权遭受的迫害,指出张德岳从来都是积极的参与、执行者,因为过于激动,她差点背过气去。张德岳见状不是急忙救人而是借机逃走了。

    郑志成九九年起先后两次被非法判劳教,每次都被关押了三年。九九年时,他才二十多岁,他的青春中最宝贵的时间是怎么度过的?六年之中,山海关公安局、劳教所恶警的酷刑从未间断。零五年他走出劳教所大门时已经三十多岁了,他与程超结婚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谁能想象他与妻子会同时遇难呢?当年郑志成在荷花坑劳教所,未婚妻在外面痛苦的等待,现在他们一个在开平劳教所,一个在秦皇岛第一看守所,这种痛苦语言怎能形容的出的?

    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你们都有母亲。郑志成的母亲同样是韦丹权的岳母,九九年以来,这位老太太从未安宁过,儿子被非法劳教;女婿不断遭到迫害,身体一直不好,多少年都没有工作。老人的丈夫伤心过度离开人世;见到女儿常常带着幼小的外孙生活,收入微薄、生活艰难,自己这么大年纪,那种酸楚,各位官员和干警们,你们可以想象吗?

    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为了迫害法轮功,公安局真是不惜重金,他们在韦丹权租房处正对他家的房上安了监控器,秘密监控韦丹权达一年半之久,为了什么,就是等到合适的机会“名利双收”。前不久,河北省拨专款十万元,要破获所谓法轮功用卫星破坏“十七大”、“奥运会”,赵然、张德岳、付勇之徒马上实施了一系列行动,多名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

    法轮功被镇压八年了,这八年之中,恶党一面暴行镇压,一面堵住法轮功学员的嘴不让说话。“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法轮功学员采用平和的行为让人们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有什么不对呢?恶人们却为了自己的私利非要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多邪恶呀!

    “善恶有报”,古来如此。做了恶事,人不报天也要报,在全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比比皆是,尽管中共邪党严密封锁这些消息,可是每天的《明慧网》上都有报道。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任职期间,四名法轮功学员因在登封市政府大院散发真相资料而被绑架。任长霞得知后恶狠狠的说:“法轮功太胆大了,传单发到政府院里来了,我非治治不可。”然后这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就因此,她把自己的命葬送了。在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的车撞上了前面一辆车的尾部,任长霞坐在车的后排却死了,其他人安然无恙;

    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庭长张辉(四十六岁,农安籍人),在非法审判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地区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事件中任审判长,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多人被判刑,更有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零六年三月二日张辉突发脑溢血死亡。

    山海关参与行恶的各位政府官员和公安干警,为了你们个人和家庭,希望你们立即停止行恶,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韦丹权、刘长富、安玉敏等所有法轮功学员。我们不希望看到你们步任长霞和张辉的后尘。你们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从另一个角度说,你们放着杀人、偷、抢不管,嫖、赌不问,不维护百姓的利益,专以迫害百姓为营生,以为只要跟着邪党走就有了保护伞,可是别忘了,共产邪党它向来卸磨杀驴的。现在国际上支持法轮功的呼声日益高涨,全球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的人数截止六月三日已经超过2245万,加拿大著名犹太学者、“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北美分团团长鲁文•鲍克博士(Rabbi Dr. Reuven P. Bulka )五月三十日在加拿大国会山表示,如果中共不能在零七年八月八日前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允许国际社会不受限制的调查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情况,该组织将在全球范围结合所有正义力量共同抵制中共举办零八年的奥运会。中共邪党为了维持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会用怎样的方式消灭证据?文革时把杀老干部、地富的一批警察秘密枪毙的事情会不会重演呢?请你们三思。

    时间不等人。是紧跟邪党给其充当殉葬品,还是选择正义,呵护善良,必须马上作出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