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西赵春迎被虐杀器官遭盗事实追记(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

一、器官被盗

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学员赵春迎四年前在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和鸡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被看守所狱医王丽君等邪恶警察虐杀而死。在家属强烈要求尸检追查死因时,参与迫害的执法者无视法律、践踏人权、利令智昏的借尸检之机盗窃了赵春迎的心脏、脾脏、胰脏三个器官。四年来家属虽然被迫息诉,但是很多人仍在关注着这件人命关天的案中案。

目前,经诸多明白了法轮功遭受迫害真相世人的关照,目前已得知:赵春迎丢失四年的三个器官被鸡西市检察院、鸡西矿业集团总医院用做了人体器官标本。在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致死数千人的今天,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国际人权组织已经参与调查此事。

因此,我们正告那些至今仍被蒙在欺世谎言中的执法者,快快了解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和这件事情在全世界发展和急剧变化的形势,揭露邪恶,摆正自己。历史的将来,谁违法,谁犯罪都会一点不少的承担所有责任的。呼吁有良知的世人伸出援手,严厉谴责这种违反所有国际人权法律与普世准则的罪恶行径。

二、赵春迎被虐杀的大致经过


赵春迎遗照

赵春迎,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生人,小学文化,生前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铁路委。被迫害致死时间: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时年五十四岁。

一九九八年四月,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赵春迎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患病的身体得到了迅速的康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全面镇压后,赵春迎去北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因上网揭露邪恶的迫害,再次被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身体状况极佳的赵春迎被鸡西市第二看守所迫害遭虐杀而死。

当家人看到遍体青紫瘢痕惨不忍睹的遗体后,决心向执法者讨还公道,他们在极其恶劣恐怖的环境下与鸡西市公安局、鸡西市检察院、鸡西市两级法院及黑龙江省司法鉴定委员会等部门演绎了一场停尸二年不盖棺的人权悲剧……。

一九九八年四月赵春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此前她曾患有最严重的三种疾病:双侧股骨头坏死(做过两次手术没有效果)、鱼鳞癣和眩晕症。那时她几乎就是一个废人,连家人的衣服都不能洗,每走一步身体必须向两边摇晃。炼功后,坏死的双侧股骨头奇迹般的恢复了生机,她不但能象正常人行走,而且挑着水走路也是一身轻;鱼鳞癣曾使两条腿上的皮肤粗糙的跟鱼鳞似的,这种病不但经常脱皮而且刺痒。修炼后,皮肤很快变得特别光滑细腻,犹如换了皮肤一样,她皮肤惊人的变化使得周围的姐妹们赞叹不已;眩晕症也曾使她非常痛苦,说迷糊就迷糊过去了。多年疾病的折磨使她忘记了没有病是个什么滋味;然而,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些病奇迹般的好了。

赵春迎身心的奇特变化使她萌生了一个念头,如果有更多的人来修炼法轮功,摆脱病痛的折磨,成为一个身心健康、与国、与家、与己都有利的人该多好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了全面打压和破坏,十三亿国人都面临着如何摆放自己生命位置的重大机遇,受益于法轮大法的赵春迎来同样选择了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六月,赵春迎和大法弟子在恒山区岭前委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邪恶的警察一直关了她四十多天;

同年十二月十号赵春迎进京上访,被恒山区非法抓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赵春迎被强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回家后因为上网揭露恶党迫害的事实,当地恶警伺机非法抓捕赵春迎;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晚七点多,由赵春迎居住地恒山街派出所所长于宝山带四个警察绑架了赵春迎,在派出所,赵春迎被恶警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面壁而站。至于对其施用了什么刑具目前还不得而知;

四月十七日,赵春迎被强行送鸡西市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刘丽芝是十一号监室的包班女狱警(第二看守所会计)。该监室关押三十多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十多。赵春迎和其他大法弟子向同一监室的姐妹们讲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和大法的神奇美好。那些人听后对大法弟子都生起羡慕之心;

四月三十日恒山区公安分局刑警队队长宫喜海带领多个恶警到看守所对赵春迎非法审讯,他们让赵春迎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遭赵春迎拒绝,恶警临走时扬言说,过了“五一”(国际劳动节)都送你们劳教(劳动教养)。

为了抗议这种违法的恶行,赵春迎首先采取绝食的方式反迫害,第二天,全监室的炼功人全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

五月七日下午三点多钟,第二看守所狱医王丽君带领为其壮胆的十多名男警察,强迫监室的其他在押人员将被灌食者固定住,被灌食者需五个人强行将其固定在一个姿势上,就是两个人分别按住两只胳膊、一个人抱住腰部、一个人按着头部、一个人捏着鼻子。被固定的身体无法活动,还没等灌食,有的人就快窒息了。

狱医王丽君在监室里亲自兑制只有极少量奶粉的浓盐水,她把精盐倒在一个脸盆里加上水,再让人灌到塑料瓶里,王丽君亲自拿着剪刀和螺丝刀站在修炼人面前,撬开大法弟子的嘴,命令男监一个叫高勇的在押人犯用装满浓盐水的塑料瓶直接往修炼人嘴里倒。少则一瓶,多则两瓶,灌完后恶警们对监室的人骂骂咧咧后扬长而去。

女恶医王丽君因该监室的常人按压大法弟子的行动迟缓(这些明白真相的常人不愿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就气急败坏的把她们打跪在地上,十几个嫌犯跪了整整两排,这些无辜的女孩子在又凉又硬的水泥地上足足跪了一个小时,王丽君还不准她们起来;晚间被灌食的修炼人都出现了剧烈的咳嗽和干渴状态,很多人的嘴唇已经干裂爆皮,五十四岁的赵春迎咳嗽的尤为厉害。第二天(八号)她开始发高烧,监室中值班的人几次通报狱医王丽君说有人发烧,她问是谁,当听到是赵春迎时,不但不管,还破口大骂。

五月九日下午在赵春迎咳嗽并发高烧的情况下,毫无人性的狱医王丽君在十几名男警察的护送下到十一号女监,因王丽君嫌十一号监室的人配合不好,就将十二号监室(王丽君为该监室的包班责任人)的十名在押人员带到十一号监室对大法弟子进行第二次野蛮灌食。此时,高烧中的赵春迎已处于昏迷状态,王丽君不但不管还指使人把她拖拽到铺边,这时有人再次告知赵高烧挺厉害。王丽君说一会给点退烧药,她把事先准备好的白色药粉倒入浓盐水中,给赵春迎灌了两瓶,赵艰难的咳嗽并痛苦的呻吟着,从嗓子以下的气管处一直呼噜呼噜的响着。

女恶警刘丽芝见赵不停的哼哼,就用皮鞋踹赵的身体并辱骂她。当夜十一点多赵春迎大小便失禁,下半夜二点二便再次失禁,大法弟子为她擦洗干净身体并换了内裤,赵春迎在发高烧和被灌入不明药物的作用下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开过歌厅、卖过摇头丸进来的铺头高月英(协警的监室班长)骂了赵春迎并冲她喊道,别哼哼,再哼哼我就把你踹铺底下去。高月英还指使值夜人员:用被子把她的嘴堵上。值夜人员多次跟高月英说赵春迎高烧挺厉害的,报告管教吧?高月英说什么都不让。

五月十日凌晨四点多钟,最后一班值夜人于秀兰告诉铺头高月英说赵春迎好象没动静了(停止呼噜声),高月英骂了于秀兰:你瞎咧咧啥,把她的嘴堵住。那个值夜的颤抖着手把赵春迎盖在身上的被子往上拉到嘴部,这时一大法弟子告诉于这样会把人憋死的,那个值夜的非常惧怕高月英,看看高没敢动,这时一大法弟子起来把盖到赵春迎嘴部的棉被拉了下来,此时有几个人已经醒了,发现赵春迎真的停止了呻吟。有人掀开了赵春迎的被子,在她的鼻子和嘴角处试了试,发现赵春迎确实停止了呼吸,这期间只有五六分钟,同监室的人为赵春迎做了人工呼吸,也没有抢救过来。

五月十日早晨五点多钟,十多名男警察把赵春迎的遗体放到担架上,用绳子从上到下一道道的捆绑在担架上,每一道绳子都勒出了深深的凹痕,赵春迎被抬走后看守所所长王国财等恶警走马灯似的安排着后事:他们首先找铺头高月英和杨光谈话(此二人都是所长的照顾对象),而后找值夜人员谈话,告诉她们如果外界来调查时口径必须一致,就说赵春迎在这次灌食之前没有发烧,并且没有人报告管教说赵春迎发烧,命令凡知情者对赵春迎致死前后的事要守口如瓶。这是所长王国财向她们下的死令。

几天后市检察院驻所办、六一零办公室、公安部门和第二看守所的部份领导把值夜人员分别找出去谈话,三个班每班三、四个人都掩盖着赵春迎发烧和昏迷等事实真相,这样一个有组织有计划的经层层包装了的事实真相编造成功。一时间监室内外都在说赵春迎是得病死的。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早上七点多钟,当赵春迎的丈夫王福仁听到妻子突然死去的噩耗,与孩子们火速赶到鸡西铁路医院,王福仁看到妻子憔悴而痛苦的面容,犹如晴天霹雳。他迅速的扒开赵春迎的衣服,他震惊了,妻子身上呈现了大面积的青紫瘢痕,双目微睁,面色青紫,头后部有一口子,血迹斑斑,多根肋骨骨折,王福仁意识到妻子二十三天狱中所遭受的是什么。他决定留下这罪恶的见证,随来的警察告诉他不许照相录像,王福仁哪还管得了这些。真是上天助他,在偏远的郊区他竟以最快的速度找来了相机,拍下了遇害妻子肉身表面的累累伤痕(明慧网已有报道)。

没有人解释赵春迎身上的片片瘢痕,赵春迎的丈夫不得不把天大的冤情诉诸法律。他们想不到请律师竟无人敢代理,好歹找到一位愿意接案子的律师,没想到被市政法委书记李玉刚和六一零头目杨大仁等勒令其停止代理。一个好好的人怎能白死?王福仁几经周折,又聘到了一位律师为妻子申冤。

在这期间,赵春迎的女儿王丽君(与看守所狱医同名)为了给冤死的母亲讨说法,她曾去过鸡西市公安局、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和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市人大、市政府,那里官官相护,没有人肯于帮他们解决问题,于是她走出家门来到省城,她找到了公安厅上访,被看门人拒绝入内,她长跪不起诉说冤情。然而,结果是没有结果。她又寻求法律援助,她给黑龙江省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法制频道打电话咨询,接待的人非常答应王丽君完全可以帮助她为母亲讨说法,可是当谈到母亲是法轮功修炼者时,中央和黑龙江省两个电视台都没有了声音;她两次进北京上访,信访办的人告诉她可以回当地解决。王丽君真是无奈,当地要是解决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来这儿呢?

对于赵春迎被迫害致死案,家属在有理有据的置疑公安局为何违法办案时,又出现了赵春迎遗体内三器官被盗的案中案,这些都是在鸡西市公、检、法及市委政法委互相勾结和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前市委正副书记的支持得以完成的。案发后一些部门极力引导家属打赔偿官司,而逃避追究杀人凶手的重大刑事责任。

终于在赵春迎遗属精神上悲愤交加、身体上精疲力竭、经济负债累累的绝望情况下,这起虐杀案历经了798天的不平凡的诉讼时日后,不得不与执法犯法的鸡西市公安局私下签署了给付赵家5万5千元费用(检察院给付两万元、公安局给付三万五千元)而暂时息诉的契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