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纵华人社团渗透主流社会 中共伎俩加拿大遭揭穿(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陈用林在加拿大国会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揭露中共利用使领馆在海外控制华人社区和中文媒体渗透西方主流社会和影响华人社区,威胁利诱西方政界以达到迫害法轮功及其他异议人士的具体操作。


陈用林在渥太华国会山新闻发布会上揭露中共如何操纵华人社区和渗透西方主流社会

陈用林特别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各国华人团体联合会(华联会),或是华人团体总会,和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以及专业人士协会,这些都是中共在背后操纵成立的团体。

高精度图片
加拿大民主联盟代表大卫•哈瑞斯分析中国间谍会给加拿大社会带来的影响

五月一日,加拿大情报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CSIS)主任吉姆•裘德(Jim Judd)告诉参议院一委员会,大约十五个国家在加拿大国土派驻间谍。并委婉承认,中国派驻的间谍居榜首,令情报局将“接近”一半的时间花在对付中国派驻的间谍上。加拿大情报局前战略计划主任、加拿大民主联盟代表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在六月六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从三个层面分析了中国间谍会给加拿大社会带来的影响。

* 中共将法轮功问题放在首位

高精度图片
陈用林在美国国会作证所用澳洲中领馆内针对法轮功的机密文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陈用林表示现在在海外,在中共派驻各国的领事馆都设有政研处,或叫政治处,监视和打压海外异议人士团体:包括法轮功、台湾、民运、西藏、新疆等问题。

陈用林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共海外的政策其实是国内政策的延伸。现在中共最主要针对的是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有巨大的人群及坚定的信仰。”他们用百分之六十的财力和精力对付法轮功,甚至在有的领馆内为此还设立了专门针对法轮功的“斗争涉外工作小组”。

在陈用林出示的一份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悉尼总领馆的名为“反法轮功涉外专门小组分工表”上显示,该小组包括各个部门的第一负责人,包括政治研究、文化、签证、领侨、商务、教育部门,并有具体分工,协同配合反法轮功的工作任务。他还指出,该小组最高负责人是馆长(即大使或总领事)。

* 华人社团和媒体被利用

在新闻发布会上,陈用林说,“在加拿大,有一个组织叫全加华人联合会(National Congress of Chinese Canadian,NCCC),它位于伞形间谍活动的顶端。而几乎所有的澳大利亚、美国及加拿大大学里面的中国学生会都是由中国教育部所设立,并由中国海外委员会所资助。”陈用林还特别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各国的华人团体总会,和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以及专业人士协会,这些都是中共在背后操纵成立的团体。

对于海外的中文媒体,陈用林表示,“因为它们的规模都比较小,所以中共就通过了直接投资或者联合操作等方式进行渗透和操控。比如澳洲的‘星岛日报’就是一例。”

陈用林举例,二零零一年五月,一个有四十多人的华人团体向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写信反对法轮功,说法轮功法破坏中加关系。中共传达给各国领、使馆,说加拿大的使、领馆做的好,效果不错,各地都要向他们学习。

* 各种方式包括色诱操控主流社会政要

陈永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国外情报机构就如其警察国家一样出名。我们知道他们对加拿大和其它国家进行了广泛的渗透,这些渗透行为及目的包括通过绥靖影响他国的政策、通过所谓宣传机构的宣传造成广泛影响等,还有一些低下的伎俩如色情引诱等。”

对于西方的政界和官员,陈用林举了一位澳洲议员的例子。该议员在中国与一位十六岁以下的少女发生性关系后,被拘留并写了一份记录,然后被秘密释放。后来该议员有好几次在电视及其它的场合公开为中共说好话。陈用林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说,“不管是加拿大还是澳大利亚,重要的人物去访问中国的时候都在严格的监控之下,如有必要,中共就会设下陷阱。”

加拿大民主联盟代表大卫•哈瑞斯对此说,“在中国和一些其它的国家,对于那些从事访问的西方官员来说,色情陷阱设计的很高级且有效,而且宾馆都是由军队掌管。以前就有西方的协约人和中国方面因为必须在新宾馆里面安装防虫及通讯设备而产生纷争的事。要我说,根据他国的国家安全来说,中共这样做是不合适的。请记住,在中国的宾馆中属于你自己的最亲密的时刻,你正被别人观赏着。”

* 中国侵略性间谍威胁加拿大主权

大卫•哈瑞斯从三个层面分析了中国间谍会给加拿大社会带来的影响。他说,“所有这些敌对行为都是违反加拿大国家主权和自主性的敌对活动。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意味着,加拿大法律没有被充分实施会带来风险。这是深奥的法律权限和独立性问题。

第二点,哈瑞斯指出,“从加拿大公民受宪法保护的权利的角度讲,这也意味着那些受到在中共指挥下的外来影响的加拿大人,尤其是华裔,无法享有加拿大宪法中人权宪章中规定的全部权利。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现实。”

最后,他说,“此外,从经济和基本国家健康的方面考虑,中国具有攻击性的海外间谍机构,对破坏我国经济健康、绥靖贸易和其它国家机密、敏感信息构成风险,总的说来,对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地位构成风险。”

五月初,加拿大通讯社、渥太华公民报、多伦多星报、环球邮报等加拿大主流媒体纷纷聚焦外国间谍问题。环球邮报的报道说,“尽管情报局主任不愿直接指出间谍的来源国家,……但是,克林•肯尼(Colin Kenney)国家安全和国防参议院委员会的主席却说,当公众报道都查询到了在加拿大‘有侵略性的’的间谍计划是由中国人进行的时候,不指出中国这个国家,几乎是不合适的。”

“多伦多星报”报道,“两年前,在澳洲寻求庇护的中国官员称,中国在加拿大派驻了数千名间谍和线人,主要分布于温哥华和多伦多。”

“多伦多星报”报道,在哈珀总理还是反对党主席的时候曾断言在加拿大的中国间谍可达一千名。他援引情报局官员的话说,每个月中国都会从加拿大窃走价值十亿加元的技术机密。

陈用林此次将一些从澳洲中领馆带出的文件带到加拿大,这些文件都是早前未予公开的,包括中领馆迫害法轮功和民主人士,以及澳洲西藏委员会被监控的文件。一位领馆人员以“保罗”的名字加入该委员会,这一点可以查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7/156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