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次酷刑折磨,黑龙江大法弟子陈伟君被迫害致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黑龙江省嫩江县大法弟子陈伟君含冤离世,四十九岁。当晚电闪雷鸣,大雨瓢泼,老天为陈伟君哭泣。直至凌晨三点多,在去往殡仪馆公路南侧道上,黑布白字横幅“沉痛哀悼陈伟君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没有错,中共杀害八千万人!” 短短数语,使人了解了更多的真相。


大法弟子陈伟君生前照片

大法弟子陈伟君被绑架关押迫害,六年来遭三十七次酷刑折磨,2005年3月18日那一次被关在昏暗的小号折磨长达三个月。陈伟君2000年到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抓,2000年4月5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遭到大队长王岩用电棍连电带打,曾经被吊起来、被野蛮灌食、被关在小号里的小号折磨。陈伟君2001年11月被嫩江公安局非法抓捕,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她丈夫(当时并不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七年,2002年7月29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陈伟君受尽摧残和虐待,遭到上大吊、罚坐、背铐、关小号、插管灌食、管子插入后来回拉、管子插到胃里长期不拔出来而长绿毛,等等酷刑折磨,多次命危。二零零五年七月被医院诊断为子宫癌晚期扩散,最多活不过三个月,保释回家,十月十七日再次被绑架,再次被嫩江县公安局绑架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下午,陈伟君左手的脉没有了,右手的脉却特别快,人半撑在床上,随时有死过去的可能。第二天院长赵英玲叫一个犯人医生简单地问了一下病情后说,赵院长说了,让本人在病历上签字,说谁拒绝用药,死了医院不负责任。陈伟君被再次保外就医。嫩江县国保大队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又来骚扰。

陈伟君为什么被迫害,因修炼法轮大法真心向善,因在恶党迫害大法时向世人讲真相,传播善的种子;因为中共太邪恶!

下面是嫩江县东凤街居民、大法弟子陈伟君在迫害中三十七次被酷刑折磨的情况简介:

第1次:2000年2月,嫩江看守所,小白龙抽打身体,伤处呈紫黑色;恶人张××。

第2次:2000年2月,嫩江看守所,打嘴巴子,脚大叉开,双手举起罚站半小时;恶人高所长等。

第3次:2000年4月,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五大队长王岩用电棍电,用电棍击打陈伟君的腰部。陈伟君等十人被关小号,在小号整天罚蹲,并挨个叫出去问:还炼不炼功了,说炼就往死里打,打完回去后逼迫蹲下,大小便在屋里,每天只给极少的洗漱水,还让用这水擦地,擦完地盆底都是泥也不让涮涮。一天刚刚被叫出去打完回来,王岩又去办公室,王岩、赵某一起对陈伟君拳打脚踢,接着用绳子把陈伟君绑在床柱子上蹲着,不许站不许坐,陈伟君的腰被踢肿,腿被踢成青黑色,蹲在那里苦不堪言,比女人临产生小孩还痛苦。

第4次:2000年5月24日,被关进齐市双合劳教所小号,绝食。犯人何杰给灌食,陈伟君嘴被筷子、勺把硌出大泡,嘴唇裂开大口子。一天犯人何杰、赵静等人把抹布塞到陈伟君的嘴里,把嘴贴住,绑起挂到暖气片上,大小便让人接。三、四个小时后陈伟君休克,昏死两次,参与迫害的警察:刘某、李某。

第5次:2000年6月,齐市双合劳教所,恶警拽头发,拳脚踢打;恶警王慧,犯人张静、李小阳、何杰等。

第6次:2000年6月,齐市双合劳教所,绝食后插管灌食反复插管, 狱医说“吐我身上整死你” ;恶警王岩, 恶人何杰、张静。

第7次:2000年6月,齐市双合劳教所,拳打脚踢,电棍电,恶警恶人一起打;恶警王岩、赵秀梅,恶人张静、何杰、李小阳。

第8次:2000 年6月,齐市双合劳教所,拳脚相加(恶警恶人一起打),灌食,罚蹲,背铐床上; 恶警王岩、王慧,恶人张静。

第9次:2000年7月,齐市双合劳教所,拳脚、灌食、背铐;狱医及王小娟,恶人何杰、张静、李小阳。张静用勺子把捅口腔,牙床捅出个大口子,鲜血喷出好远,至今疤痕还在。

第10次:2000年8月,齐市双合劳教所,关進小小号(小屋里有一间小小号,一米宽,两米长,没窗口,地板靠地环七天);恶警王岩、王梅、赵秀梅,犯人何杰、李小阳。

第11次:2000年8月,齐市双合劳教所,拳击脸,拽头发,头塞到树杈里蹲半小时,左右两人吊一个绳上,一个人动另一个人也得动;恶人护卫队四个男恶警,犯人何杰、李小阳。

第12次:2000年9月,齐市双合劳教所,背宝剑,床铺板上一手反另一手正扣背铐,脚尖点地,半蹲式;恶人王梅,犯人:何杰、李小阳。

第13次:2000年8月,齐市双合劳教所,灌食(用铁勺把撬开牙,牙床口子象小孩嘴一样);恶警王梅,犯人张静。

第14次:2000年12月回大组没几天又关小号,戴背铐,整夜坐在地上,后来迫害升级,让半蹲式铐,脚尖点地,一只手在床上一只手在床下,俗称“苏秦背剑”,是酷刑。被迫害的还有沈子力、付振英等,参与迫害的有队长王梅、犯人何杰。

第15次:2001年7月,哈市故乡看守所,灌食(拳脚踢打,狱医用双拳击脸,犯人用拳脚),连续三天;用铁钳子撬牙,牙被别坏了,玉米糊加了盐,七八个犯人按住,边按边打。一次次插,一次次吐,吐出来的玉米糊被血染成红色,每次折磨两三个小时,灌一次食就如同过一次鬼门关。邓伟国被迫害致死。参与迫害的有嫩江公安局、哈尔滨公安局警察马、刘 等人和故乡看守所王所长、犯人李婉、杨路等。

第16次:2001年9月末,哈市故乡看守所,拳打脚踢,灌食(狱医犯人一起打,五天胃出血,吐血);恶警狱医等,恶人杨路、李婉等。

第17次:2001年11月末,九三农垦局看守所,拳打脚踢、背宝剑、别扫帚、不让大小便;恶警杨晓明、王庆军、左何等。

第18次:2001年12月初,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灌食(面朝天,手脚上下拉开手铐,地环脚铐铐在床边);所长、武警等,狱医汪记祥。

第19次:2001年5月—6月,九三农垦局看守所,灌食(隔一天插管不拔,早插晚拔)、坐铁椅子53天(隔一天坐一天铁椅子);所长、狱医、武警。

第20次:2002年中秋节,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小号,拳打脚踢,恶警反复打,副科长肖林亲自到小号毒打;恶人杨丽伟。

第21次:2002年9月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小号,拳打脚踢,五个恶警一个犯人一起打;恶警肖林、吴雪松,犯人王淑荣。

第22次:2002年10月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小号,拳打脚踢、灌食:狱长褚淑华指使,背铐吊起,男警拽头发,插气管反复3次,昏死后醒来再插;恶警褚淑华、杨立彬、郑杰、丛新、陶丹丹、吕晶华、王晓丽、王星、赵院长,犯人商小梅等。

第23次:2003年5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灌食,用管插到胃里上下来回扯;恶警崔艳、吴雪松,犯人商小梅。

第24次:2003年5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拳打脚踢,背铐(吃饭给打开铐子,用人喂);恶警康亚珍、崔艳,犯人杨淑华、付秀玲等。

第25次:2003年8月,陈伟君、毕运平、王淑霞、刘永娟四人因不配合邪恶而被关小号迫害,她们四人一起绝食反迫害。恶警肖林、王星、褚淑华、杨丽斌、赵应玲和犯人商晓梅对大法弟子开始了野蛮的灌食。男恶警于永成抓起陈伟君的头发,然后把开口器插进陈伟君的嘴里来回的转动,又把开口器放到最大限度。这时监狱医院恶院长赵应玲拿手电筒往嘴里照,似乎在找什么,突然她说我找到了。赵应玲不怀好意的对陈伟君说,你想吃饭就点头,不吃你就摇头。陈伟君坚持绝食,赵应玲就命令犯人商晓梅用管往嗓子眼儿里插进去。赵应玲恶狠狠的问,你吃不吃!陈伟君忍着剧痛摇摇头。赵应玲又恶毒的命令犯人商晓梅上下来回的拽插管子,继续问吃不吃饭,陈伟君还是摇头。赵应玲发了疯的命令犯人商晓梅,“给我使劲的上下拽管。”陈伟君大喘着粗气,浑身瘫软,几乎要昏死过去,赵应玲这才叫停住手。然后她们把管拽出来,又从新插到胃里去,半钵子糊糊粥撒了两把咸盐,灌了进去。 毕运平、王淑霞、刘永娟三人也遭受了同样的迫害。由于身心的严重摧残折磨迫害,毕运平被逼疯了,没过几天就被迫害死了。

第26次:2003年10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拉外冻、打(早8点,拉外罚站至下午4点多共7天);恶警崔艳、江晓丽、林加、肖林、吴雪松、康亚珍,犯人杨淑华、崔雪、付秀玲、张宇。

第27次:2003年11月—12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住水房,灌食,背铐在水房里,罚站24小时,数天昏倒,坐在地上,恶警不让擦地上的水,犯人洗漱也不让出去,衣服、鞋拧出水,整整一个月;恶警康亚珍、吴雪松、林加、姜薇等,犯人杨淑华、胡小丽、付秀玲。

第28次:2004年1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住便衣库,在住便衣库背铐一个多月,有的同修数月睡地上;恶警康亚珍、吴雪松、崔艳等,犯人杨淑华、付秀丽、郭广英、陶华、胡小丽、王选丽。

第29次:2004年2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住便衣库,灌食,插管不拔(背铐住地上数天)。恶警康亚珍、吴雪松、崔艳等,犯人商小梅、任海艳、付秀玲。

第30次:2004年3月,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住便衣库,灌食,插管不拔,七天换一次;恶警康亚珍、吴雪松、崔艳、林加,犯人杨淑华、付秀玲、胡小丽、商小梅、任海艳、郭广英。

第31次:2004年7月10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上大挂,背铐吊在二层床最高处,脚尖点地,昏死为止,放下走廊被背绑坐一夜一天;恶警崔红梅、周莹,犯人王博涛、白小丽、张希、谭红伟、关红英、韩建英。

第32次:2004年12月29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大吊,背铐吊二层床至最高处,脚尖点地;恶警崔红梅、夏凤英、于丽、吕翠君、鲁敏、卢恒、岳××,犯人韩建英、温翠、李艳平、张秀圆、胜巧妹、满运月、孙秀云、冯晓波、李艳静等。

第33次:2005年3月14日下午1点多,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在干警吕翠君、岳秀凤的带领下,六十多个犯人从车间返回监舍,将陈伟君、于秀英、高秀珍、高桂珍、张静、关淑玲等大法弟子强行裹挟到五楼卫生间隔壁空屋。犯人李丽、郝伟、张帆、王丽颖、温某等搬、拽、踹、踩、掐大法弟子的手、脚等处,犯人郝伟、温翠等甚至还坐在大法弟子的腿上,使用最下流的语言嘲笑、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郝、温等还时时大声威逼其他犯人效仿她们对大法弟子施暴。

第34次:2005年3月17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下午3点至6点多的三个多小时内,狱方竟然两次给她插管,强行鼻饲迫害。陈伟君只有14日晚没吃饭。狱方有明文规定,绝食第四天和第七天(女性第八天)可灌食或鼻饲。

第35次:2005年3月18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被犯人告知夏大队找谈话,一直没回监舍,结果被关在昏暗的小号三个月,因不穿囚服,犯人夏俊丽用膝盖跪在肚子上,当时陈伟君正来例假,从此流血不止。长时间在小号严重损害了健康,从小号出来又被两名犯人监管包夹。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和迫害致使陈伟君又一次流血不止,晕死过去,被送医院诊断为子宫癌晚期扩散,没有手术价值,最多活不过三个月,监狱让保释回家推卸责任。

第36次:从2006年元月起,黑龙江女子监狱把当天的食物用手捏碎放到搅拌机搅碎,掺入大量大蒜等,还有大葱、辣咸菜等,美其名曰“杀菌”,实质上故意将这种刺激性食物灌入空腹中,伤害胃、肠等内脏。被灌食的还有王涛、闫淑华、左云霞、朱香芹、张林文、张丽萍、刘淑芬等。

第37次: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恶警将陈伟君强行抬去住院,说是给她找一个“好的地方”。陈伟君在医院住了十多天,没有一个医生问过一次她的身体状况。十月五日晚立掌发正念被犯人看到,犯人徐金兰打她嘴巴子,犯人道长修淑芬让两个犯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看管她,还经常一帮犯人围着陈伟君嚎叫,她们说是狱长赵英玲下的令。犯人用套餐盆的塑料盖抽她的脸,用拳头使劲打,将她从这张床扔到那张床上去,腿摔成黑青色,毛细血管充血。十月七日下午,陈伟君左手的脉没有了,右手的脉却特别快,人半撑在床上,随时有死过去的可能。第二天院长赵英玲叫一个犯人医生简单地问了一下病情后说,赵院长说了,让本人在病历上签字,说谁拒绝用药,死了医院不负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