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邪党媒体宣传反观佳木斯劳教所的恶警恶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九日】2007年3月13日,见习记者王冬在《佳木斯日报》二版发表了一篇题为《风雨中的铿锵玫瑰——记市司法局劳教所第五大队》的文章,从其中所鼓吹的劳教所女警们的所谓“先进事迹”中,可以看出:这些积极追随中共恶党流氓集团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学员的女恶警们近年来恶报连连。

文中提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第五大队副大队长、教导员王秀荣在一次夜间“遛廊”时,心脏病突发昏倒在“岗位”上,被人发现后送到医院才脱离危险。更为可悲的是昏倒在“岗位”上的,还不止是王秀荣一个人。因为夜间“遛廊”,第五大队80%的女警患有不同程度的心脏病,大多数还得了静脉曲张。

文中在谈及佳木斯劳教所第五大队中队长刘亚东时,说她母亲得了双腿股骨头坏死,不能行走;刘亚东的父亲因糖尿病引起视力急剧下降看不清东西;刘亚东的公公先是患上心肺癌后转至淋巴癌,每年都要到北京化疗3个月,患病期间大小便失禁。刘亚东的公公在临终前还因刘亚东的工作太累而再三告诫刘亚东,“你可要记住我的话,不行咱就不干了。”而刘亚东为之疲于奔命的所谓“事业”究竟是什么呢?从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的刘亚东凶残迫害善良的大法学员的事例中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2003年6月25日8点钟左右,教导员祝铁红、李秀锦和手持电棍的打手王铁军强迫大法学员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所谓“作业”,强迫按照它们的要求写,李秀锦喊着:“一个字也不许差!”大法学员卢静坚决不配合,被恶人祝铁红、李秀锦、王铁军、孙慧强行上“大背铐”。恶人们逼着几个不写的大法学员割自己的脉。恶警刘亚东、何强、高晓华、慕振娟伙同犯人荷亚芹、王洪艳等将大法学员们一阵暴打,刘亚东对郑迎春猛抽了一阵子嘴巴子,还不时拳脚相加,慕振娟一脚踢在郑迎春的右眼眉上,使郑迎春一下子坐在地上。从这天起,八名大法学员被上“大背铐”长达一个月之久。

看了《佳木斯日报》对佳木斯劳教所第五大队的鼓吹宣传后,我们不禁为这些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女恶警们的厄运感到由衷的悲哀。更为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上述这些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并累及家人的情况,还仅仅是真实全部情况中的很小一部份。据明慧网报道,因迫害大法学员而遭恶报死亡的有名有姓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员目前披露出来的已达到一万多人。

中共邪党对大法学员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罚款、抄家、开除公职、劳教、判刑、虐杀,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而这些中共邪党官员和警察们却放着杀人放火、偷、抢不管,嫖、赌不问,不去维护人民的利益,专以迫害善良民众为生,以为只要跟着邪党走就有了保护伞。可是别忘了,共产邪党向来是卸磨杀驴,中共邪党为了维持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和应对国际上日益高涨的谴责声,会用怎样的方式对其迫害罪行灭迹呢?文革结束时,把那些当时积极响应邪党的“号召”杀老干部的一批警察秘密枪毙的事会不会重演呢?请三思。现在全球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的人数,截止到2007年6月7日已经超过2257万。

时间不等人。是紧跟邪党给其充当殉葬品,还是选择正义,呵护善良,将功赎罪,必须马上作出抉择。

附:《佳木斯日报》
一版主编:纪彦西  编辑:李瑞发
二版主编:刘波
三版主编:王旭   责任编辑:尉海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9/156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