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韩甸镇一农村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永和村的大法学员柳全国。二零零四年正月的一天下午四点,有韩甸镇政府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人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与韩甸镇派出所所长和一些恶警还有双城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等人,闯入家中强行把我抬上车。

一个恶警脚踩着我脑袋一直到镇政府。他们写好了什么东西,逼着我签字。我不签字,恶警用手铐把我双手倒背铐上,一边一个人打我,最后把我打倒在地,用脚踩着脑袋。当天晚上送往双城看守所。正月天气也很冷,衣服被扒光,用凉水浇,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浑身发抖,迫害十五天,又送往哈市万家集训队迫害五天,最后送往长林子。

刚到长林子分到四队,队长叫纪刚一进去,搜身,纪队长逼写三书,转化。不答应,把我强行扔进水缸里,水房里放着一排排装满水的缸,还有一些专门打人的镐把,塑料管,专门往脑部打,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不写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泡着。正月季节,浑身冷的难受。

后来我又被调到五大队。五大队迫害大法学员是最严重的。队长叫赵爽,外号“黑面判官”。五大队叫“无声”大队,在这里就是强行劳动,说话都不让,一天分很多的工作量,超负荷的工作量,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有犯人看守,犯人看守给犯人减刑。我分的工作量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轮班看守。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强行让干活。给他们粘纸盒箱子,身体被迫害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便血。赵爽指着我的脸说:“让家拿钱就给看病,不拿钱死里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家人知道我身体极度虚弱,要求放人。全村人知道了,上访签名的联名信,证明我是好人,让赵爽看见了,用皮鞋踢,打脸,打的鼻口出血。赵爽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就这样一个人性全无,禽兽不如的人,把大法学员迫害致死。

有一个同修亲自讲述他受到的迫害:他站在一尺见方的地板上,一站就站到晚上十二点,到时间看着不怎么样的,用凉水从脖子倒进去;恶警抽完的烟头从脖子扔进去烧;睡觉还不让脱衣服,弄的身上全是脓包。

我说的只是冰山上的一角,不知还有多少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没有写出来,希望同修拿起笔来,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实写出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