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九台劳教所劳务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劳务大队成立于二零零四年初,狱警有教导员张国新、改造大队长李成舟、生产大队长王伟彬、干事胡向东,队长郭一平、张明财、李杰、周凯明等七人。二零零五年初变动为:教导员张国新、改造大队长李成舟、干事杨宝林,队长郭一平、李杰、陈树果、张国慧。二零零五年春更名为半开放管理三大队,大约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份调入生产大队长姜敏。

劳务大队是九台劳教所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大队之一,近几年来数十名大法弟子遭到他们的摧残。以下曝光劳务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

一、“强制转化”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春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以张国新为首的恶警们先将王蛟龙用电棍把眼睛电的充血。尚福英晚上在被窝内看经文时被恶警李成舟发现,然后将其送进小号关押,恶警郭一平找孙占钢谈话,一谈就是后半夜,第二天还照常出工劳动,一连好几天,郭白天还组织孙兆远、王晓新、张君、孙占钢等人参加洗脑班,逼迫听其讲课,回答问题,完成作业等。

此“强制转化”期间还先后将郝景春、刘长友、李德生、邵长普、李文君等送严管大队(专门迫害关押法轮功的大队)进行迫害。

二、以“冬训”为名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开始,以“冬训”为名,通过座谈会、讨论会、洗脑班等形式,人人过关,逼迫大法弟子认罪认错,写思想汇报等。

孙兆远在“认罪认错”座谈会上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恶警李杰当即将其叫去谈话,后隔离严管,从此成立了“转化班”,转化班有两名普教(非法轮功劳教人员),一名帮教(当时是松原人魏立威)和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组成。转化班人员与其他劳教人员隔离吃住在一间教室,每天早四点钟起床,晚十点钟就寝,除吃饭方便外,坐板学习王志刚、宋剑锋编写的诽谤大法的书,然后由帮教组织讨论,谈体会认识,写思想汇报等。如认为谁的认识合格了,就解除严管,再换其他人,如认为不合格就继续严管学习。期间大队恶警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买王志刚的书,当时除李文君、梁圣、王晓新外其他学员都被逼迫至少买了一本书,转化班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五年过年前,期间先后有孙兆远、王庆林、张君、王青山、郑玉明、李松林、王希安、崔成松、陈玉柱、范广圣、李继峰等近二十人被强行洗脑,每个法轮功学员从转化班出来都面黄肌瘦。当时看管洗脑班的普教张立波(舒兰人)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大多数人都被他打过,李松林的牙还被他打掉一颗,张后遭恶报被加期。

为了迎接每年年末上级考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冬训”期间教育科对全所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问卷考核,当时劳务大队法轮功学员王连春、王晓新、李文君、梁圣没有配合邪恶,信息返回大队后,大队又对本大队所有法轮功学员再一次考核,这四名法轮功学员仍未配合邪恶,这样恶警就对这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先把王连春送严管大队迫害,让李文君、梁圣、王晓新、看王志刚的书,他们拒看,后将他们送转化班或严管强迫洗脑一个月。

此期间多数法轮功学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发烧、咳嗽等,较严重的是王晓新,当时骨瘦如柴,持续低烧一个多月,以致有一天虚脱过去。

三、对刚被劫持进来的学员和将要到期学员的迫害

每个刚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隔离严管,由两名普教监视坐板,逼学诽谤大法的书,每个人时间不等。

二零零四年,舒兰法轮功学员王庆林在严管期间,被看管他的普教王非(榆树人)将其头往墙上撞。二零零五年四月,永吉法轮功学员杨春满在严管期间,由于不配合邪恶,被看管他的柴富(德惠人)殴打,后送严管大队。二零零五年九月桦甸法轮功学员刘玉和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戴上手铐。二零零六年二月,珲春法轮功学员李英虎曾被严管很长时间。

二零零四年八月,和龙法轮功学员金凤天已经到期,但恶警仍不放人,将其严管,在严管期间,金凤天的腿被普教夏华(德惠人)打瘸。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舒兰法轮功学员李继峰将要到期,恶警要求他写所谓个人鉴定,恶警说他写的不合格,将其送一密室由普教张立波看管,东北的十一月份天气非常寒冷,房间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又是阴面,张将所有的窗户都打开,让李继峰坐在地板上,李继峰两个踝骨都硌烂了,张立波还用打火机烧李继峰的手指,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

二零零五年九月,大安法轮功学员吴桐林将要到期,大队恶警将其严管,整天坐板,每天只让睡一两个小时,甚至整夜不让睡,恶警和看管他们的普教还以防止他困为由,逼他摔跤、做操,吴桐林困得直撞墙,被帮教魏立威打。

汪清法轮功学员金光旭,二零零五年八月由农业大队转入劳务大队,此时他已经在劳教所关押了三年,无论怎么迫害他都没有被所谓的“转化”,来到劳务大队后,恶警们从九月下旬开始对他又一轮的严管迫害,看管他的普教是赵罡(九台人)和杨立怀(榆树人),开始时每天让睡一两个小时,九天后整夜不让睡,后来金光旭出现幻觉,摔跟斗、撞墙,身体非常消瘦、咳嗽、发烧,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一直到十一月十日整整五十一天。后来卧床不起,不能自理。

四、奴役迫害

劳务大队是全九台劳教所奴役强度最大、时间最长的大队,从来没有休息日,中午从没有过午休。

二零零四年四、五月,劳务大队的奴工生产项目是焊铁丝,即将废旧钢筋、钢丝焊接起来拉直、做钉子,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七点,中午不休息,收工回来后还要坐板,有的人累的坐着睡着了。

二零零五年春天和二零零六年春天,劳务大队曾在一草厂打草捆,此工作也是相当累而且非常呛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开始在空心砖厂做空心砖,早六点至中午十二点或中午十二点至晚六点,强度也非常大。

每年冬季的奴工生产任务是挑向日葵籽,从早晨起床一直到就寝前除中间吃两顿饭,规定的任务很高,如完不成任务就被找出谈话,用各种方式施加压力,有时还加班甚至到后半夜。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零零五年三月“冬训”期间每天还要冒着严寒走队列,为准备二零零五年三月的队列会操比赛,从二零零五年二月起大队每天都进行队列训练无论刮风下雪,恶警都不让学员们戴帽子,一练就是几个小时。

为庆祝“七一”二零零四年六月开始,每天除劳动外还要抽时间练习合唱,唱不好就遭到恶警的侮辱。

这只是半开放管理三大队(原劳务大队)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而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


九台劳教所大门

九台劳教所恶警榜:

张国新,四十二、三岁,回族,家住九台市,其妻九台师范教师。
李成舟,三十八、九岁,警号2200537,家住九台市教育小区。
王伟彬,三十八、九岁,家住九台劳教所家属区,妻白血病,无子女。
胡向东,三十六岁,榆树人,妻长春某教师進修学校教师,其舅聂文权(省干部)。
陈树国,三十岁左右,榆树人,警号2200433,现家住长春市。
李杰,三十岁,榆树人,警号2200415,现家住长春市。
张明财,四十岁左右,其妻为九台一学校教师。
杨宝林,三十岁,警号2200437,家住九台市吉林省结核病医院附近,其妻吉林省结核病医院职工,其女先天斜视6岁。
郭一平,四十二岁,农安人,警号2200583,家住九台市,妻李咏梅,九台劳教所干警。

九台劳教所恶犯榜:

柴富:男三十一、二岁,德惠人,2005年6、7月份其父因杀人被判死刑。
张立波:男 二十二、三岁,舒兰人,因侮辱女干警被加期(2005年)。
赵立民:男 三十岁左右,九台人。
王非:男 三十八、九岁,榆树人,吸毒。
赵罡 :男 三十二岁、九台人,判刑、教养共7次。
杨立怀:男 三十一岁,榆树人,曾因纵火、强奸被判过刑。
夏华:男 三十岁左右,德惠人。
李岩:男 二十二、三岁,九台市九郊乡人。
杨晓光:男 三十岁左右、榆树人。
吕昌:三十岁左右,榆树人。
郎才:三十岁左右,长春市人。
杨立文:四十岁,九台市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