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学员周孜的迫害是故伎重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董翠(又名董翠芳)是2003年3月被北京女子监狱虐杀的。北京女子监狱对外宣称董翠是“自然死亡”,女监内部都认为这是个别干警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意外事故”。监狱做转化洗脑的干警此后似乎调整了迫害方法,监狱似乎也加强了对干警的督察,其实都是表面文章,随着女监头目对干警的高压,迫害手段从赤裸裸变得更加隐蔽狡诈,女监积累了更多的迫害、掩盖迫害的经验,女监头目也继续纵容、默许、包庇违法干警。

从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学员周孜的迫害、打压及罪行掩盖过程就可以看到,女监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的邪恶本质决定了恶警在董翠被虐杀后一直在故伎重演。类似对董翠、周孜的迫害不是个别干警的个别行为,是女监对法轮功学员普遍实施的制度性、系统犯罪,事后掩盖处理方法说明北京女子监狱各科室部门都在参与迫害、是同谋,而女监头目周英、李瑞华必须对女监所有迫害事件负领导责任。

周孜是2003年7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并被不断反复迫害的,此时距董翠被虐致死才四个多月了,女监并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3年7月~2004年5月,周孜被关押于女监二分监区,监区长郭兰香,以株连周孜家属的方法恐吓、威胁周孜,不许周孜睡觉,还熬着全班不许睡觉,周孜被逼得头撞墙。可以想见,如果周孜当时因撞头出现生命危险,女监也会说她“自伤自残”,自负其责的。后来有半年时间郭兰香每天只让周孜睡一、二个小时觉,10来个帮教以倒班运转方式,用车轮战集体围攻,每天侮辱、谩骂、人身攻击都持续到深夜二、三点。恶警在冬天曾强迫周孜罚站,往身上浇凉水;夏天太阳最毒的时候,把她拉到太阳下曝晒,都爆一层皮。有一次连续罚站三天,几次要晕倒,两腿严重浮肿,一按一个坑。

2004年5月下旬,周孜被转入臭名昭著的十分监区迫害。监区长田风清继续怂恿狱内虐杀迫害董翠的原班人马李小兵、李小妹、勒红卫、朱宝莲几人将周孜关在所谓的“心理咨询室”攻坚折磨。此时女监已搬入新监舍,规定不允许象老女监那样将法轮功学员关进队长办公室,每间房都有监控头,犹大李小兵竟然给干警出主意深夜关掉心理咨询室的灯,这样就很难看清屋里发生什么,以逃避总监控。因为虐杀董翠事件败露,十分监区的恶警田风清、陈敬等当时还不敢明目张胆迫害周孜。

2004年7月18日,北京女子监狱迫于外界压力,将虐杀董翠的主要责任人田风清及残酷虐待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陈敬调离,任命郑玉梅为十分监区长,郑玉梅专调最邪恶的帮教和包夹进行攻坚,对周孜进行折磨。恶警唆使李小兵、李小妹、黄孝红等十几个犹大、帮教彻夜围攻周孜,谩骂、侮辱之声整个楼道都可以听见。邪恶犹大还在周孜的鞋底上写上师父的名字,要不想践踏师父的名字就只能光着脚。曾有一周多的时间将周孜单独关押在浴室内,吃住都只在浴室内,不许离开。

2004年11月,女监监狱长周英再次贯彻监管局指令,给监区长郑玉梅等施加压力,下令必须转化十监区所有学员。在高压与利诱下,为“完成任务”,郑玉梅与干警肖蕊再次不择手段,采用侮辱、谩骂、不让睡觉等方式不奏效后,调动包夹黄孝红等人整治周孜的积极性、居然使用苦肉计。11月中旬,肖蕊同犹大黄孝红、李翠文对周孜进行攻坚。见周孜无论如何不肯放弃信仰,黄孝红说:你不转化我就给你跪下,说罢立即跪在周孜面前。周孜赶紧去拉黄,李翠文也说,我也给你跪下了,说罢就也跪下了。队长肖蕊也加入了演戏的阵营,也要给周孜下跪。事后黄孝红居然向干警申请200分的加分。

2007年1月底,因周孜不配合恶警转化,坚决不戴狱牌,监区长郑玉梅亲自上阵,叫嚣:“豁出去不穿这身警服”,踢、踩周孜。事后反而颠倒黑白,说周孜骂监区长,将周孜关进集训队进行迫害。周孜为反迫害,于2007年2月底开始绝食,要求监狱方惩办打人凶手郑玉梅。监狱不但不惩办郑玉梅,还进一步迫害周孜,将周孜绝食说成与监狱无关,抵赖干警的罪责。

目前周孜被关在集训队,监区长是杨小东,她曾以卑鄙手段打击报复给女监提建议的普犯,还曾以伪善手段哄骗大法学员放弃对女监的控告。

从2004年到2007年,周孜历经北京女监三个监区,四个监区长,从周孜被迫害打压的过程可以看出:

1、北京女子监狱每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监区都是一直利用非法的包夹制度以株连、剥夺睡眠、集体围攻、车轮战、体罚等违法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每个做所谓的“转化工作”的监区长和干警都是公然执法违法,迫害大法学员或竭力掩盖女监罪责,从2000年到2007年,这种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

2、北京女子监狱每次在迫害事实败露后,都是以撒谎、欺骗手段掩盖罪行、开脱责任。监察科与狱政科的工作不是调查处理,竟是作伪证掩盖罪行。董翠被虐杀后,女监狱政就伙同监察科利用董翠的帮教包夹李小兵、李小妹等人作伪证掩盖罪行,将草菅人命说成“自然死亡”,对严重触犯刑律的干警不作追究,对狱内犯罪的杀人凶手包庇,对揭发检举人实行打击报复。周孜被恶警郑玉梅踢踩,当周孜与其家属要求调查时,狱政与监察科再次利用包夹伪证,说干警没有打人违纪现象,并说周孜绝食是个人行为,与干警无关,推脱女监的罪责。

3、封锁消息是北京女子监狱掩盖迫害行径的制度性方法。当年董翠家属要上告女监时,女监威胁恐吓甚至收买其家属,迫使其放弃控告,恐吓其家属不许上网外传,如今又恐吓威胁周孜家属不许外传、上网;而且都是由狱政科科长高云启出面处理。

从2003年董翠被虐致死到2007年周孜被继续迫害,女监再次调动各科室故伎重演,充份说明北京女子监狱的所谓“转化工作”就是迫害、打击报复、封锁消息、竭力掩盖,这已经成了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惯常步骤和手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