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

  • 听我说句心里话

  • 姜湃之死 中共邪党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 给河北省三河市国保恶警杨希忠的一封信

  • 听我说句心里话

    —致朝阳市父老乡亲的信

    朝阳市的父老乡亲:

    每天,我们忙忙碌碌,为了自己的生计而日夜奔波,无暇顾及自身之外之事。然而在我们的周围,却发生着令人发指、毫无人性的事情。他们到底因为什么要被关押,到底因为什么要被判刑,到底因为什么要承受这种折磨……

    我有一位老乡名叫胡建国,男,30多岁,家住朝阳市双塔区水泥厂附近。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言谈举止很粗鲁,第一印象让我产生反感,随后又听别人谈起过他的各种劣行——吃、喝、嫖、赌。他妻子实在受不了了,提出离婚。

    半年后,因工作关系我们又有了接触。这次让我觉的他这人并非像过去他给我的印象,更不象人们所说的那样恶劣,相反,他爱帮助身边的人,任劳任怨,许多认识他的人也都说他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什么变了?

    他自己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我现在觉的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妻子因他的改变要与他复婚了。

    1999年7月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因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真、善、忍”的做人原则,并于2000年11月22日自己到天安门和平请愿,之后被绑架。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被折磨了1个月,后自己走脱。2001年10月25日,他被双塔公安分局政保科绑架,遭恶警毒打,晚上又被刑警大队吊在墙上。十几个警察轮番看守,对他污言秽语谩骂,拳打脚踢,不让他睡觉,一闭眼恶警就用高压喷水壶喷他,不许他吃饭、喝水,就这样折磨他三天二宿。双塔公安分局到胡建国家里非法搜查,劫走了他的电脑、打印机,存折3个共5万多元,手机、呼机、手机卡等,还抢走现金1万多元。抢走的所有物品没有清单,也没任何手续。

    2003年1月他竟被恶党无理的判刑14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南山监狱一监区。

    在2005年12月14日,锦州南山监狱一监区四中队新调来的管教大队长崔元岐和管教科长牛宝金领着其手下一班警察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将胡建国和盘锦的孙健关进禁闭室,逼迫写“五书”“转化”。胡建国和孙健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袜子把胡建国的嘴勒住,把他俩抱在凳子上。此凳是一种酷刑刑具,是一个高50-60公分、粗30公分左右的木桩,连在一块铁板上,木桩上有两个铁环子,人坐在铁板上,两腿从木凳两侧叉开,两只胳膊从两侧铁环穿过去,然后戴上手铐脚镣,人就无法动弹,腰也直不起来,很多人因此造成身体残废。恶警还指使10多名犯人轮番监视他们,不让睡觉,他俩被逼连坐11天,直到手腕勒破了,屁股也磨破了,才把他们放下来。他俩的腰部受到了严重损伤。精神和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没过几天又继续强迫抱木凳,夜晚天冷要棉衣都不给,如不写“五书”,就不准出小号。

    当他们要对警察的犯罪行为进行投诉时,警察却有恃无恐地说:“你告我们什么?你上哪去告?你现在连自由都没有,还讲什么人权?在这里你什么权利都没有,就是折磨你,让你死不了活受罪。”在此之前,有个姓李的法轮功学员,被关了48天,抱木凳30天,灌食把大便都灌出来了。

    警察给不写“五书”的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消费卡上的钱不让花、邮包给退回去、长期被关在监舍里不让出来,实行精神折磨和生活控制,环境极其恶劣。

    听到这些,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好人要被判冤狱并且长达14年之久?他究竟犯了什么罪?做了哪些损害别人的事情才能有这种结果?修炼后,他从以前的一个“混混”变成了一个好人,他不愿泯灭良心,只是讲句公道话,就被送进了监狱,就叫他“转化”、写悔过书,酷刑折磨他,最终的目地就是让他放弃自己的信仰,说叫他“悔过”,叫他“转化”,是叫他悔改到从前那样,再吃、喝、嫖、赌吗?是叫他从一个现在的好人“转化”成过去的“混混”吗?这是什么世道?!

    当他那位七、八十岁的老父亲见到儿子被折磨的没有人像时,这种打击是无法形容的,老人质问警察:“我儿子当坏人时,没有人来管他,怎么当了好人却被折磨成这样?!”

    其实我们每位善良的人都知道,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没有错,法轮功的修炼者都是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呀!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作为“人民警察”你怎么还能下得了如此的狠手,去那样对待他们呀!

    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经历了8年的打压,不但没有被压垮,反而使法轮功及其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洪传世界。海外法轮功弟子,在国际法庭起诉了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和帮凶,大法洪传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这个善良的修炼群体得到广泛、普遍欢迎和认可,8年来共得到2000多项褒奖。法轮大法越传越盛,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必败无疑。

    在此我呼吁善良民众共同制止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

    我奉劝那些不明真相的干警认真思考一下:为何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要站出来揭露迫害法轮功的黑幕?为何原中国住悉尼领事馆负责政治事务的秘书陈用林先生要出走中领馆,停止执行中共对法轮功团体和民主人士的迫害政策?为何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干警郝凤军要在国外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并指证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为何大陆律师高智晟要公开发表《谁能战胜人性》后,又以《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为题公开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为何郭国汀、蒋海波等人权律师要为法轮功学员维权辩护?希望你们早日醒悟,不要蔑视人间法律,不要与佛法天理为敌,善待大法弟子,弥补罪过,才是明智的选择。

    我也祝愿朝阳的父老乡亲善待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给自己和亲朋好友选择一条光明之路,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道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天理永远是公平的,不管谁干了什么,是善是恶,终会有一个报应。

    请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们关注锦州南山监狱大法弟子的境况,也正告崔元岐和牛宝金及所有参与迫害者: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姜湃之死 中共邪党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大庆女大法弟子姜湃,几年来一直遭到恶党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又被大庆公安、国安、检察院等恶徒残酷杀害。

    而这些邪党恶徒为了死无对证,强逼着家人火化遗体,并丧心病狂的说:“活着是政府的人,死了是政府的尸”。真是邪恶至极。大庆的恶警、恶徒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迎合中共暴政,对大法弟子草菅人命,至今已经迫害致死大庆大法弟子六十人。

    大法弟子姜湃,女,三十四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自觉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使她成为一个善良、正直、热心助人的好姑娘。

    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因她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单位逼迫买断,只给一万多元买断钱,人从此下岗失业。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中午,她依法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绑架,关押在北京崇文区拘留所,姜湃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天左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大庆龙凤区厂西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家中,意图绑架姜湃,因她当时没在家,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从此以后她被迫流离失所,在外面过着艰苦的生活,这期间恶警还三番五次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三年大年三十晚和正月十四,恶警利用欺骗、恐吓的手段,欲从家人的口中探听姜湃的情况,她的单位领导也多次给家人打电话,妄图得知她的下落。家人在恶人、恶警的不断骚扰中,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大庆安全局恶警,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秘密的绑架了姜湃,还抢劫了她身上的一万元钱,并勒索钱财。安全局的恶人,想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企图收买她给它们当特务,被姜湃严词拒绝,并绝食抗议绑架,直到被野蛮灌食后生命垂危,不赶快无条件的放人,还办所谓的“保外就医”才放人,而后又多次对她进行电话骚扰,骗她到安全局谈谈,被她拒绝。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恶警在她家楼下恶警将她绑架,姜湃绝食抗议,恶警将她迫害了一星期后才放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姜湃的单位骗她母亲,让把她找回来上班,家人信以为真,善良的姜湃也没有多想,因为她被迫失业七年,需要最基本的生活费用。就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左右,姜湃走到单位门口,被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局长张义清指使的恶警强行绑架。

    从四月二十六到四月三十日,不知道恶警把姜湃关在哪里酷刑逼供迫害,四月三十日,姜湃被非法送进大庆看守所404监号关押,由于酷刑迫害,导致姜湃在看守所呕吐、昏迷、咳血不止,大小便失禁,不能进食,甚至有时昏迷不醒。原本身体健康,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姜湃被折磨的身体消瘦,不能行走。

    接着恶警又把她弄到大庆油田总医院进行所谓的抢救,实际上是迫害了十多天,在这里发现姜湃患了胆结石。恶党恶徒视人生命为儿戏,既不放人也不通知家人,还非法下逮捕通知书,密谋非法判刑。家人多次要人也不放,张义清还邪恶的说:“谁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

    张义清和大庆市局的恶警把姜湃又劫回到大庆市看守所,看守所的恶警指使犯人把姜湃抬来抬去的野蛮灌食,恶人恶警对她经常恶语相加,骂“活不起了”等脏话对她进行精神折磨。

    六月二十六日,姜湃再次被送进大庆油田总医院二部十六病区十二室,有人亲眼看见姜湃此时被迫害的状况非常凄惨,做核磁共振检查时,恶警还毫无人性的拽她的头发,殴打她。她家人当天得知姜湃被弄到医院,晚上父母来看望心爱的女儿,发现她还被关在监护室内,手、脚被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一男一女恶警看守她,人已经昏迷不醒,脚有青紫处,全身浮肿,插着氧气管,一滴水到嘴里就咳嗽不止,已是生命垂危。

    六月二十七日,家人含着泪去大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市检察院、龙凤区检察院要求放人,恶徒还是不放,并毫无人性的说“要走法律程序”。家人又到大庆市局要人,那里的恶警欺骗家人说:“给治,不放人。”

    姜湃在被迫害致完全昏迷的四十八小时后,于二零零七年零点到一点之间被迫害离世。其时,姜湃双脚还戴着五公斤重的铁镣。试问世上有这样治病救人的吗?

    仅仅两个月,活生生的女儿被凄惨的杀害,失去女儿的母亲痛不欲生,悲痛的诉说:“是他们骗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结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可怎么活呀!”这是中共恶党又欠下的一笔血债,夺走了一个纯真、善良,宽容、忍让的大法弟子年轻的生命。

    姜湃被虐杀的当天晚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巨雷接连在天空中炸响,老天为姜湃的惨死而震怒,使恶人胆战心惊。第二天中午,又下一阵滂沱大雨,天在为姜湃的惨死而哭泣。

    然而中共邪党操纵下的大庆公安局、检察院的恶徒,做恶心虚,为了死无对证,丧心病狂的逼着家人火化,并说:“活着是政府的人,死了是政府的尸”。真是邪恶至极,这就是中共声称的“人权”最佳时期的和谐社会吗?中国人权自由何在?姜湃和那些被虐杀的大法弟子,按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以国际公约法坚持个人信仰,难道犯死罪吗?

    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大法弟子在做高境界中的好人,救度世人,救度众生,现在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对各个国家和民族有百利而无害,人权自由国家的政府关员都支持,光褒奖就有两千多项。只有搞假、恶、斗的中共邪党才镇压。

    鉴于中共恶党五十多年的暴政历史,残害死无辜百姓八千多万,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更是登峰造极,这恶贯满盈的大罪,天理不容,天灭邪党是必然。那些执意跟随恶党升官发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上天一定要清算你们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这里直接参与杀害大法弟子姜湃的恶警张义清等杀人凶手,当你们的罪恶昭告于天下时,难逃天惩,人神都不会留你。

    在此正告那些还不清醒的,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清醒,脱离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将功赎罪,给家人与自己留条生路,否则,天理昭昭,法网恢恢,报应来时悔之已晚。

    世人啊!快觉醒,大法弟子告诉你们真相,意在慈悲救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天意,快看《九评共产党》,退党、退团、退队保生命!

    大庆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


    给河北省三河市国保恶警杨希忠的一封信

    杨希忠:

    在最近发生的几起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中,都有你的积极参与。我们决定给你写一封公开信,希望你能弃恶从善,走一条光明的生命之路。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无理打压迫害法轮功开始,你就积极参与迫害。因你残酷暴打燕郊大法学员颜菊英而在联合国立案,你也因此在绝大多数三河市民中而“闻名”。下面是联合国立案记录:

    颜菊英,女,河北省三河市。在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之后,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被非法抓捕,被关进了三河市警察局(燕郊公安分局)。在此期间,她被警察(杨希忠)踢打,扇耳光。她曾被拽住头发在地上抡转多圈。一个警察(杨希忠)鞭打和电击她多次。这个警察曾威胁要用开水浇她的身体,并威胁要找人来强奸她。据悉,当她不服从警察时,她便遭到更凶恶的毒打。

    当时你正在燕郊公安分局当警察,其间多次参与残酷迫害燕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七、八点钟,你酷刑迫害一名老年女大法学员:骂非常难听的话,打老人十几个大耳光,打得老人嘴里流了血,又让老人跪在石子上三个多小时,并且用电棍又电了老人三个多小时。老人两手腕、两大腿内侧全都被电得黑紫。你又灌了老人两瓶水(一个大雪碧瓶,一个小瓶)。老人不喝,你就叫两个打手踢她。老人跪得膝盖受不了,一起来,两帮凶就踢她。你一边用电棍电老人,一边威胁:“把你扔在潮白河里。把你扔到102国道上轧死算了。”

    后来你调到三河市“六一零”办公室,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你仍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九月底,你和一名姓王的女警到法轮功修炼者杨老太太家,逼问老人还炼不炼了,无故到家中骚扰迫害。二零零四年二月底你与国保大队刘勇、石益民、孟凡宏等人到单位将正在上班的高桂云绑架,将善良好人拖拽、抬下楼,非法撬开私人办公桌抽屉等等,你还以下流言语诬蔑大法弟子的慈悲高尚之举。

    再后来你又调到三河市公安国保大队,充当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黑手。在绝大多数单位、民众都明白真相而不再参与迫害的情况下,你仍然肆无忌惮的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远的不提,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以你为骨干的多名国保大队、南城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了正在家中午休的大法学员孟昭民,并将他劫持到廊坊转化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至今未放。六月十九日中午,你又带人到阳光小区郭松老师家欲行绑架。家属不给开门你便威胁要钻门,家属质问你们不穿警服、不出示证件时你们口口声声叫嚣“我们就是土匪!”僵持约五个小时后,在家属和围观市民的谴责声中灰溜溜溜逃走。

    须要提醒你的是,因积极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你已被收入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网站恶人榜,上面有你详实的犯罪记录。由于你多次作恶并不断更换单位,你一人拥有两个恶人编号830、34216。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二零零三年在北美成立,该组织誓言: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针对你所犯罪行,我们多次进行曝光并劝你弃恶从善,然而你并没有正视你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据说当你看到你暴打颜菊英而在联合国立案的真相传单时说:“我都道歉了,还这样整,这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据我们所查,你道歉是事实,但却不是出自于你生命的觉醒。当时颜菊英及其家属多次向市公安局反映你的犯罪行为,你是怕丢掉饭碗或屈于上级的压力而为,只是演戏骗人罢了。你需要明白的是,不是我们要置你于死地,是你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而且越走越远,我们只是劝你及早回头。

    善恶有报是天理。大恶报已悄然降临,所有参与迫害的都将无法躲藏。

    黄菊掌管金融,给邪恶镇压输血,全中国百姓几乎都见证了黄菊从病起、病重、病危到病死的短短半年多的遭报过程。首任中央“六一零”主任李岚清,其外孙女婿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在沈阳机场遭警方殴打致死。据悉他看到众多恶警恶官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上报材料,随后辞去了该职。继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已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被接替。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现任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现任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畏罪潜逃。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曾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他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熬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杀未遂。

    发生在三河当地的恶报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原皇庄镇派出所所长黄义,男,50岁,曾多次亲自或指使手下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黄义于二零零四年三月患胰腺癌,去好多医院,不但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一年花掉十多万元。在北京通州263医院治疗时,黄义瘦得皮包骨,原来体重190多斤,当时体重还不足100斤,走路需两人搀扶,什么都不能吃,每天24小时输液,疼痛难忍,看见家人就哭。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死去。死前排尿困难,肚子胀的很大,其状相当凄惨。有人说黄义是活活疼死的,整整二年时间,他究竟承受了多少,只有他自己和照顾他的人最清楚。

    杨庄镇派出所恶警周卫国,男,四十三岁,三河市新集镇荣村人。曾多次参与绑架、毒打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多,在荣村街内公路上,一辆开得飞快的摩托撞上推着自行车行走的周卫国,周被撞出几十米之远。被撞后周卫国很快就被送进了市医院,四肢有骨折,透视未见异常,胸腔无积液,但周突感发憋,很快死亡。

    杨庄镇派出所副所长潘广忠,男,四十一岁,老家是三河市李旗庄镇丁庄子村人。多次参与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副镇长张燕生曾经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放弃修炼。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左右,张燕生开车,潘广忠坐车,在三皇路行驶到中门辛村时撞到路旁的一颗小树上,潘广忠被甩下车后被压在车下死亡,张燕生受重伤。

    原新集镇计生办郝庆春,男,五十五岁,三河市新集镇孟庄人。二零零零年二月底,郝庆春和新集镇政府多名不法人员到本镇小王庄一法轮功学员家,要强行绑架这位学员去堕胎。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杨庄镇公路上,郝庆春骑摩托撞在一辆大货车主机与挂斗的连接处,他被挂在大货车上拖走二十米远,脑袋留在头盔里与身体分开,肠子流了一地,全身除两大腿还算比较完好,其余面目皆非、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他的儿子用铁锹和尼龙袋给收的尸。

    原齐心庄镇镇长冯宝才,男,五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在齐心庄镇政府工作期间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贾学云,贾学云后来被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得神志不清,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冯宝才在单位(文化局)上班时心血管病突发,立即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原杨庄镇杨庄村主任陶得贵,男,五十多岁,在职期间曾积极参与破坏大法,多次举报、打、抓、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底陶得贵暴病身亡。

    为了鼓励你们这些打手卖力迫害法轮功,市公安局给黄义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不知你有否参加?如若参加不知你有何感想?

    上天有好生之德,佛法有着无限的慈悲,但威严同在。江××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慈悲为怀,给江及各级政府、官员写劝善信,和平理性地上访、说明真相,三四年的时间劝止不了这场迫害,才有全球起诉江××的人间法律惩处方式,天降奇书《江泽民其人》也就是判了江死刑,到现在为止江在十七国十八次被告上法庭。同时天下诏书,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发现了亿年奇石上显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判处中共死刑。接着天降神书《九评共产党》引发退党大潮,现在退党团人数已逼近2400万,中共灭亡在即。面对中共灭亡后的未来社会,每一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将一个不剩的被依法惩处。杨希忠,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天理报应和人间法律的惩处,都是我们这些修佛向善的人所不愿看到的,所以一再劝善,晓以利害。

    老天爷选中何雪健,用这种特别明显的现世报应方式来警醒世人,也是何雪健自己在卖力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把自己推到了一个特殊的位置。黄菊是求生生不成,他是求死死不了,三次自杀未遂。因为老天不叫他死,就是死不成,“生不如死”是天谴的一种标准方式,除偿还罪恶外,主要还是给看观者一个警告,别再迫害法轮功,那是宇宙佛法,谁迫害谁偿还。

    你在这个邪恶的运动中也把自己摆到了非常显眼的位置,在三河市只你一人因迫害法轮功而在联合国立案。你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更加卖力的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手、绑架大法弟子的骨干。等待你的将是什么,现在你应该比较清楚了。希望你的生命能够本能的觉醒,不要走到何雪健的那一步。

    回头吧,杨希忠,机会已经很小了,也许这是大法弟子最后一次向你劝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