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蓝色小屋的诉说(二)

——迫害持续近8年 中共罪恶罄竹难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中,有近三十人经历过遭抓捕、关押、强制洗脑或非法劳教,至今还有三位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亲属仍遭非法关押。在亲人眼中,他们都是世上最好的人,只因修炼了法轮功,一个让人身体健康和心灵净化的功法,竟遭到残酷迫害。

* 对亲人的呼唤

温哥华二零零一年的冬天,下着大雪,法轮功学员身上披着薄薄的简易塑料雨衣,坐在雪地里。抗议者之一张秀莲回忆说:“那天雪很大,身体周围的雪慢慢化成雪水,人就泡在雪水里。从早上坐到傍晚,冰水浸透全身,我在冰水中整整泡了十几个小时。”


张秀莲(左一)坐在雪地静坐抗议

被问到苦不苦,她坦然的说:“这只是皮肉受点苦,与中国的学员根本没法比,他们面对的是来自整部国家机器的高压,不但肉体遭受折磨,精神上更承受无法叙说的痛苦。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向全世界讲述在中国发生的真实情况,从道义上声援国内的同修。”

张秀莲二零零一年移民加拿大。她在中国就职时一直是先进工作者,奖状有一大摞。因为体弱多病,四十多岁就病退(因病而提早退休)。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身体越来越健康,原来的病都不翼而飞,真正体会到人生的快乐。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国性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张秀莲成了当地公安的重点监控对象,被限制人身自由。张秀莲原本好端端的家庭不断被骚扰,被弄的骨肉分离。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居委会带警察,以了解情况为由,非法将她在名牌大学就读的小女儿送拘留所,原因是她给亲叔叔写了一封信,告诉叔叔:法轮大法好,千万不要听信电视、广播的欺世谎言。叔叔一直没收到那封信,小女儿却因为向亲人说了句真话,遭到二十天的非法拘留。同年五月,学校将张的小女儿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同学非法送进劳教所,进行强制洗脑的精神折磨,迫使他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

在劳教所里,张的小女儿说:“那里非常恐怖,经常听到大法弟子被打,腊月里被从头到脚泼冷水,有的学员被戴脚镣,吃的饭也很差。”;而她小女儿则遭到四、五个人轮流监视,不许合眼,直至被折磨的昏厥倒地。

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氏密令“杀无赦”,在全国再一次大抓捕。小女儿不愿再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摧残,不得已离家出走,四年音讯全无。年近七旬的丈夫在国内独居,无人照护,身体越来越差,连走路都困难。

张秀莲倾诉对女儿的思念:“平日里,我端起饭碗却食而无味,流浪在外的女儿,不知可有食物充饥?寒来暑往时,我常常牵挂,流离失所的女儿,夏天可有遮阳的帽子,冬天可有御寒的衣物?苍茫的夜色中,我一次次用心灵呼唤:‘我的女儿,你在哪里?’”

问她:“最后一次听到小女儿的声音是什么时候?”张秀莲眼睛望着远处,眼眶渐渐变红,缓缓的说:“是二零零二年的新年前夕,女儿想妈妈了,电话里不敢讲别的,只是说:‘妈,你快回来吧!’”……(注:现在张秀莲的女儿也已经到了加拿大)

* 失去亲人的张天啸领馆前吁停止迫害

中领馆前和平抗议的人群中经常可以见到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她叫张天啸,来自中国山东省青岛市,原先在温哥华的UBC读医科。她有令人羡慕的良好家庭背景,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妹妹在外资企业任主管会计,妹夫是硕士研究生。


张云鹤(张天啸妹妹)与妹夫邹松涛的结婚照

二零零零年底,一场变故毁了天啸的家庭,也毁了她的学业。由于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年仅二十八岁的妹夫邹松涛遭劳教所迫害致死,当时他的女儿才十一个月。公安为掩盖罪恶,不准家人透露消息,甚至强令家属不准在家哭泣以防惊动旁人。随后母亲过度悲愤去世,妹妹张云鹤遭绑架,家中剩下七十多岁的父亲和幼小的外甥女。自此天啸的生活全毁了,再也见不到她的笑容。

有人曾在劳教所见过她失踪的妹妹,而中共当局始终不承认。老父亲给中共最高领导写过三封信却如石沉大海。张天啸说:“对于妹妹五年多的漫长失踪,我的心情早已不是用‘担心’可以形容。如果不是五年前走入修炼法轮功的行列,我永远无法从那无尽的怨恨中摆脱出来。”

中共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后,张天啸哭了一整天。她无法想象天地间竟有这样非人的暴行存在。中共纳粹式的迫害不仅残害了法轮功学员,也把那些执行中共邪恶命令者变的禽兽不如。她一次又一次站在中领馆前呼吁停止迫害,不仅仅为了救她妹妹、与其他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为唤醒那些盲从中共的作恶者停止行凶。

* 母亲的坚定使女儿走出对中共的恐惧

六十八岁的王女士来自镇压法轮功最严重的中国长春。她二十一岁加入中共邪党,一直在政府部门任职,她五十岁那年老伴去世,此打击犹如天塌了一样,她每天哭泣,哭了好几年,渐渐体弱失眠,面容憔悴。

一九九六年有人给她介绍了法轮功,修炼后她从绝望的悲伤中解脱出来,整个人都变了。小女儿发现妈妈的变化后,也偷着看了《转法轮》。小女儿从小一身病,旁人都认为她活不长。她当时正患查不出病因的淋巴坏死症,连续发烧五个月,每天静脉注射无效。四月她开始读《转法轮》,不知不觉中她的烧退了;六、七月她开始炼功,渐渐连肝炎等病都没了。从此母女俩一起修炼。

迫害开始后,因不肯放弃修炼,王女士在中国大陆整天遭到单位、街道和居委会的骚扰。她熟悉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位被折磨致死,还有一位被酷刑折磨致残后至今仍被非法关在监狱里。她的小女儿也三次被抓、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王女士到温哥华后加入了和平抗议的行列。开始大女儿责怪妈妈抛头露面,担心受牵连。亲人的误解让王女士难过。后来才知道,中国长春发生电视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后,公安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国内亲戚来电,当时警察正到处盘问她的去向,大女儿担心妹妹被迫害,又担心妈妈被中共特务录像后回不去,精神压力很大。

母亲的坚定后来让大女儿感到惭愧。二零零四年读了《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后,王女士自己退了党,大女儿也走出了对中共的恐惧,全力支持妈妈的反迫害行动。王女士特别欣慰的是,在零五年,她的大女儿也开始看《转法轮》了。

* 持续抗议 营救国内亲人

王女士曾把温哥华中领馆前持续抗议的情景发回国内,听说看到图片的每个人都感动的流泪。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持续抗议,是对国内学员很大的鼓励和支持。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台湾籍学员JUNE正在中领馆前静坐抗议,一位男士匆匆来到她面前,流着泪不停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妻子和女儿!”

JUNE疑惑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救的呢?”

男士激动的讲:“我刚从中国大陆出来,国内很多人都知道你们在中领馆的持续抗议,我的妻子和女儿因炼法轮功被抓,就是由于你们的不断呼吁营救,她们被放出来了。临行前,她们一再叮嘱我务必要当面向你们致谢。”

原来,此位男士的儿子是加拿大公民,曾求助于法轮功学员营救亲人,他们在温哥华中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那里的公安局得知迫害事实在加拿大被曝光后非常紧张,情况不久就有了转机。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