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都匀监狱迫害王国钰、黄磊事实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王国钰、黄磊现仍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都匀监狱。

王国钰被迫害致心、胸、腰椎结核

王国钰,自2003年8月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到贵州省都匀监狱后,一直遭受恶警恶犯的残酷折磨。

2003年10月,法轮功学员徐仕文被迫害致视力急剧下降,1米内看不清人影,不能穿磁环,恶警钟山再次关他禁闭。王国钰反映了徐仕文的实情,恶警钟山恼羞成怒,第二天将王国钰也关禁闭,15天后又直接转去“严管”30天,接着又关了他两次禁闭第三次关禁闭时,王国钰绝食绝水8天,生命垂危,送去医院抢救才作罢。这一回关禁闭、严管共72天。

2004年元月,恶警钟山设下陷阱,事先准备好了手铐、脚铐,然后在走廊上、厕所里贴出诽谤大法的宣传画,王国钰与邓树斌为维护大法的尊严,撕下两张邪画,恶警教唆的几个犯人苗宇、张昌财、彭传应、卢庆林、赵高荣一拥而上,进行暴打,把王的腰打伤(后导致腰椎结核,现在站、坐都疼),恶警钟山用高压电棍打王国钰的脸、脖子、手,随后他铐在床上,强制看诽谤大法的光盘,音量开到最大,从早上6:30放到晚上12:00.晚上睡觉后,每隔半小时就由维纪组的犯人严宁、晏光俊等叫醒一次,目的是不让他睡着。在这期间,王国钰绝食绝水五天抗议迫害。15天后,以教育科长王华川副科长、左胜利为首的一个强制转化小组企图“转化”他,王国钰不予配合,王华川凶狠的打了他5、6个耳光,左胜利用手指戳他的头。

他们没有达到目的,王华川指示对王国钰将采取一种特殊的帮教方法,有了这句话,钟山就指使犯人苗宇、严宁、彭传应、晏光俊等开始通宵不让王睡觉,白天将他的手“扎鸡翅”(向后反掉,站不能站,坐不能坐)且专门选了一副最小的手铐,将他的手往死里卡,乌肿后约30分~1小时,再松开一次,专门铐、吊王国钰的是吸毒犯马恩金桐,这样的状态持续到37天后才解除。

2004年5月底,恶警将王转到烧成监区,包夹人员由最初的5人增加到7人,中午不让王睡觉。晚上随包夹人员的心情,想让他几点钟睡就几点钟睡,但一般都是晚11点到1点之间。有一次,到凌晨5点。他们整天让王坐在木凳上不让走动,7人除1人没有参与外,6人轮流侮辱、辱骂王。殴打他的有熊千里(用手指戳王的头,拧他的耳朵)、李光友(四劳毒犯,用膝盖顶王的腰部,致使他的腰伤加重,他还用拖鞋扔打王),烧成监区的恶警教导员(副监区长)喻文林,阴险狡诈,整大法弟子的毒招很多,他纠集另外四名狱警组成“转化”小组对王实施“转化”,没有得逞。

2005年6月上旬的一天,原教育科干事文勇向烧成监区犯人王马朋下命令:“整死他!”当晚他们折磨王国钰到凌晨5点才让睡觉,后王国钰绝食抗议,他们才作罢。

2005年6月,王国钰被诊断患有心脏心脆结核、左右胸腔结核、腰椎结核。尽管如此,恶徒仍不放过对王国钰的迫害。2006年3月,王国钰又被转到四监区“严管”,整天被逼坐在凳子上不让走动,上厕所都由包夹犯人跟随。

黄磊遭“严管”迫害

黄磊,28岁,贵州工业大学学生,二零零三年被贵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2004年3月26日入都匀监狱。黄磊表明大法弟子无罪,被恶警钟山下令坐小板凳,强令背监规,遭拒绝后,便不让黄磊正常睡觉,有时每天只让睡两小时。在长达20天的折磨后,黄磊绝食、绝水3天。恶警钟山对他说:“我们有一整套流水线的(迫害)方法。你要绝食我们就给你灌食,但灌食的费用监狱不会出一分钱,全由你的家属承担,灌食就是用管子从鼻孔插进去,插入你的胃部,从管子中输入食物。你灌食的时候管子给你插进去又拔出来,多搞几次,让你尝尝灌食的滋味。”

恶警叫犯人彭传应、苗宇、严宁、晏光俊、赵高荣将黄磊按在床上强行灌食。

原四监区监恶警区长郑家军要求加产量,由于黄磊拒绝生产,被犯人彭传应多次用手打黄磊头部,随后是长达两个多月的辱骂、威胁。

2004年7月,黄磊被恶警强行“转化”长达30天,由彭传应、晏光俊、龚建国等犯人直接实施迫害,不让正常睡觉,一天只睡两小时,甚至两、三天不让睡觉。彭多次棒击黄磊的膝盖骨导致红肿、发紫、浸血。钟山还无耻的对他说:“干部要不保护你,这些犯人打不死你。”恶警王世军打开电棍要黄伸手过去,黄没有配合他,他则凶狠的将塑料瓶砸在地上,对他进行威胁。而另一个狱警应旭经常半夜来找黄谈话,还对他说:“反正我是睡好觉才来找你谈话的,而你没睡,我无所谓,我们慢慢谈。”由于长时间无正常睡眠,黄磊几次差点晕倒。

2005年7月20日,恶警将黄磊转至基建监区强制性超时奴役,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有时甚至达18个小时。

2006年3月5日,恶警又将黄磊转至四监区进行严管,整天坐在号室内不让走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