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涞水易县张术萍、贾爱芳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河北保定涞水、易县百福村张术萍、贾爱芳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遭当地恶人迫害。以下是部份事实。

张术萍,易县高陌乡百福村人,女,五十多岁。一九九八年得法,没有学法前有多种疾病:肺结核,糖尿病,肾炎,心肌炎,骨质增生,心脏病,全身哆嗦,嘴唇发紫等。可以说每天都在病痛的煎熬中生不如死。就在这种情况下,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她满身的病不治而愈,直到现在一粒药也没再吃过。

可是就在一九九九年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她也没有幸免。二零零零年邪党政府在乡里办所谓的“转化班”,强行写保证书,因为她学大法受益了,更知道大法好,大法是正法,不愿放弃,就被关押二十多天。正是秋忙时候,不让回去收秋,被强迫拔草,扫马路。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在保定打工期间,被保定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后被易县派出所所长李洪军绑架回高陌乡后转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三天才被放回。

二零零四年被恶人举报,乡派出所恶警马长保抓住头发,在马路上劈头盖脸的打,用穿着皮鞋的脚踢腿,打倒在地滚的满身是土,又来了李洪军、南海涛、赵德路拽着头发强行塞到车里,拉到派出所拽着头发拖到屋里,打嘴巴,打的嘴里吐出的都是血块。马长保、南海涛和村长闫副顺把她家抄了,抄走了400元钱,广播喇叭,照象机和大法书。身上带着仅有的七十元钱都被他们抢走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她回家收麦子。李洪军还有一个恶警闯进她家,强行把她绑架到易县拘留所,勒索五百元钱,绝食九天,人才被放回家。从那以后经常到家中骚扰。就连她不修炼的儿子都经常被骚扰,恐吓。她只好和不修炼的儿子在外流浪。就连她儿子要结婚,他们都不给办结婚证和户口本,还要出手打她的儿子。

贾爱芳,易县高陌乡百福人。二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刚一看书,特别不好治的妇科病、胆囊炎就好了。可是好景不长,就被邪党江鬼打压,不炼后,旧病复发了。妇科病每天痛痒难熬。哪个医院也看不好,没有办法只好又开始学法炼功。可她家老人就不高兴,对她不好。甚至老公公都出手打她,夜里不让她亮灯。丈夫又要和她离婚,她不同意,他就贴出大字报声明离婚。那时孩子还不到一周岁。公婆家以她炼法轮功为借口,孩子不给她,家里的财产和东西什么都没有给她。年纪轻轻的她失去孩子又承受离婚的痛苦,只好漂泊在外,靠打工生活。

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因为恶人举报,被保定新市区分局抓捕。在分局她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长时间站立,不让合眼,不让睡觉,晚上还让她站在菜地边上让蚊子咬她。打她耳光,用脚踢她小腿,然后又被送进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劳教所强行剃头发,让犹大用车轮战术攻击,被罚站,强行写四书,长期做奴工。因为长时间做工导致眼睛看不清,眼睛疼。劳教一年出来后没有家可归,没有固定的住所。

二零零四年在涞水小吃部,因无身份证又知道她是炼功的,被涞水镇派出所绑架。当天夜里她走脱。王福才和戴春杰等人就骗她的亲属,说把人找回来说说,什么事都没有就叫她回去。亲属信以为真。就把她送到王福才那。结果不但没放走,还给易县打电话,易县来人问明情况就要走,王福才拦住车不让走。就这样把她带回易县,在易县拘留所绝食六天才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5/159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