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广州天河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广州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而天河又是广州的高新技术区,广州的许多高校都集中在这个地方,这里又有广州最大的体育馆――天河体育中心,广州申办二零一零年亚运会的开幕场地就在这里。每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闪烁的街道游人如织,人们悠闲的品尝着各色晚茶,车水马龙的景象使人们沉醉于开放城市的现代物质文明中。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天河棠下的一个小区,却隐藏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间地狱――天河看守所。

一九五八年 “大跃进”时期,中共党魁毛泽东一行曾视察了当时地处广州市郊的棠下农业高级合作社。也许是此原因吧,这里的暴力肃杀之气显的尤为的严重。在广州曾经被看守所羁押过的人员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死在天河。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看一看天河看守所大院内发生的惨绝人寰的暴行吧。

每一个被羁押的人员入仓前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当差的犯人喝令被羁押人员脱光衣服不停的蹦跳,目的是检查是否带有凶器,实质是对人的人格进行侮辱。如果被羁押的人员随身带有行李,则没收。随身的现金每一百元可以换取一条毛巾和一个黑心棉的被子,囚衣则五十元一套强行出售。按照中共邪党的法律,被子、囚衣及一些日用品由国家拨款购买,在天河看守所这些拨款全部被贪污。家人送的钱要扣除百分之三十作为监仓的公用费,劣质产品价格极高,小炒有时吃的人肚子拉个不停。

天河看守所的原所长朱文勇虽然迫害法轮功极为卖力,但后来朱某因贪污事发遭报,他的主子仍以“贪污罪”将他下牢。这里也奉劝天河看守所的狱警,中共恶党向来是卸磨杀驴,不要为眼前一时的利益而丧失做人的良心和底线。

在押人员每天只能吃两顿饭,早上十点一顿,下午四点一顿。伙食极差,烂冬瓜皮加发馊的黄豆芽反复的循环。但是他们每天却被强迫劳动十二个小时以上。完不成任务的则要被施以古代的“杖刑”、戴镣、扎针、冷水浇灌、打耳光等酷刑。

每天早上监仓的门一开,一股阴风扑面而来,狱警早已坐在一把椅子上,后面是抗枪的穿红马甲的打手。只见狱警把手一挥,牢头小步跑到跟前递上昨天的劳动任务表,狱警便开始从后面往前面点名,完成任务差的则被叫出来施以杖刑。当差的打手把枪托抡圆用力打下,只听见“啪啪”的击打声和凄惨的叫声在天河看守所的监仓里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令人毛骨悚然,仿佛到了人间地狱。臀部被打的发黑发紫或血肉模糊或鲜血四溅。法轮功弟子王金华就受过这种杖刑之苦,当时人行走都有点困难。

而戴镣则是在押人员的家常便饭。戴镣还分好多种,有两个人戴一条镣的,三个人甚至更多人戴两条镣的,还有一个人戴一条镣并“穿针引线”的、钉镣的。在天河看守所关押过的大法学员绝大多数都受过戴镣的酷刑。狱警经常以完不成劳动任务为由对坚定的大法学员施以此种酷刑,有的甚至长时间几个月不给卸下来,直至臀部长蛆。扎针在天河看守所也是那些狱警的一大绝活,完成任务差的手上脚上到处被施以“针灸”之术,美其名曰“治病救人”。大冬天用水浇灌在押人员和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学员也是狱警常采用的手法,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最无耻的是每当狱警行刑完毕后还要逼迫在押人员大声喊道“谢谢管教”,才肯放走,不大声说谢谢则要继续用刑或拳打脚踢。

在天河看守所你找不到一点做人的尊严,虽然墙壁上“在押人员的权利”写着:“在押人员的人格不受侮辱”,可事实上那是摆样子给人看的。我曾亲眼看到一个在押人员因犯小错被狱警穿针戴镣,脖子上拴一条绳子被牵着走进监仓,狱警让他学狗叫,并让监仓内的在押人员往他身上吐唾沫,直到唾沫顺着身子往下淌才作罢。

值勤本来是狱警自己的事,可在天河看守所却成了在押人员的事。晚上狱警在走道里巡仓发现值班的睡觉,会让值班人把手伸出窗外,用脚狠命的踢打,直到踢的血肉模糊。所以这里夜晚尤其显得阴森恐怖,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

在天河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除了遭受一般在押人员的困境外,还遭受着长期的精神折磨。狱警会派牢头暗中监视大法学员的言行,及时向他们汇报。有的大法学员因坚持炼功被发现或告密就遭到狱警的拳打脚踢或是戴镣。有些在押人员在明白真相后想要学习法轮功被狱警知道后被施以“杖刑”。

为了隔离法轮功弟子,狱警单独把他们调开长期坐在马池边,人格受到极大侮辱。狱警还隔三差五的逼迫法轮功弟子写认识,迫使他们放弃信仰“真、善、忍”,甚至有以“入党”作为释放条件的。看来中共恶党真是到了饥不择食、苟延残喘、穷途末路的时候了,法轮功弟子当时内心都在笑了。天河看守所自办的墙报和期刊“新生”定期的刊登诬蔑大法的文章,和一些犹大的胡言乱语,妄图动摇大法学员的正念。零一年天河区政法委书记曾亲自到天河看守所做大法学员的“转化”迫害,有一位在校读书的法轮功学员因在高压下轻信了他的只要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就可以复学的谎言,写了“保证”,最终反而被邪党法院判了重刑。邪党的话什么时候都不能相信啊!

对于坚定信仰的大法学员,天河看守所的狱警们则进行法西斯式的迫害。大法学员高献民就是被以朱文勇为首的恶警灌浓盐水致死。大法学员张春媚则被灌盐水致昏迷多日。大法学员徐菊花、饶超远、朱裕红、朱茂娣等都因坚持信仰而被长期的穿针戴镣或关小号。自一九九九年到现在被天河看守所非法羁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高达几百人次,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非人的酷刑和精神折磨,其中就有法轮功学员张孟业。在今年四月份被集体绑架的大法学员徐菊花、林建平等仍被关押在天河看守所内。估计目前仍有十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人间地狱天河看守所。

广州,一个毗邻港澳的国际大都市,改革开放带来的只是表面上的物质丰富,而却不见一点人性的解放、人权的改善。在对法轮功迫害的八年里,以李长春、黄华华、张德江为首的地方中共恶党官员极力推行江氏集团的镇压迫害政策,也是广州人权不断恶化的原因之一。

广州的一些医院甚至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每一个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弟子都面临着险恶的处境。在此奉告天河看守所的狱警和中共恶党政法系统的每一个参与迫害的成员,要给你们自己留一条退路。

“善恶有报”是自古的天理,永不改变。目前中国大陆已有接近二千四百万人声明退出中共相关组织,许多中共官员相继在海外弃暗投明,其中就包括以前和你们干同样性质事情的人员。“三退保命,解体中共”已是大势所趋,是天定的事实,不可逆转。为给自己和子孙后代留一条生路,希望你们不要再替江氏集团卖力,早日选择“三退”,从新捡回那被恶党泯灭的人性。

电话区号:020

附部份相关电话:
广州市公安局总指挥室(局长专线)  83347347
广州市司法局(法律服务咨询电话)  83966148
广州市监察局(举报中心电话)    83552911
天河区人民政府(区长专线电话)   38623347
天河区人大       38622631   E-mail: huangqsh@thnet.gov.cn
广州市妇女联合会          87386602
中共广州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     80909795    传真:83549491
天河区现任区长:徐汉添
天河区现任区委书记:杨建城
天河区现任政法委书记:林赛龙
天河区公安分局长 :  吴煜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