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坦埠镇阚积香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阚积香,今年46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

以前体弱多病,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为此家庭矛盾接连不断。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从此以后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心情特别好。经过学法炼功,我以“真、善、忍”的法理为标准,提高心性,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问题,发现错误坚决改掉,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尊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所以我自从学了法轮功,我的家庭特别幸福和睦,左邻右舍都知道我是学了法轮功才变好的,所以我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血腥镇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本地的大法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住送往一个不知哪里的地下室。当时我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我和很多很多大法学员被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我们被警察一圈一圈的围住,我也目睹了“人民警察”是怎样对我们这些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有一老年同修被警察打晕在地,她的老伴看到他被打,上前去护,也被打晕,他们就把人抬到车上拉走了。有的被拉着两只脚倒着转圈,后背的肉和衣服都拉破,血肉模糊。我在体育场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不让出去解手,后被送回坦埠镇罚款200元。

二零零零年底,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送回坦埠镇。我在坦埠镇被非法关押了14天。晚上恶徒公方振,还有很多人,把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分开,狠毒的打我们,逼着我们放弃修炼。我被打晕在地,后又办“转化”班,被罚6千元。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一日,坦埠镇派出所仵刚把我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什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后来就是体罚,在雪地里冻。晚上恶徒们好几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晕在地。我被关在坦埠镇两天两夜。后来我逃出去。邪恶之徒抓不到我,就到我娘家去找,使我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我的三个女儿他们更不放过,可他们都是孩子,大的才14岁,两个小的才8岁,他们甚至要抓孩子。大女儿跑了(当时孩子住在她姥娘家),他们狠命的追。幸亏她的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恶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的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我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我哥的家,抢去兔毛8斤。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我在外地送资料,被临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抓住,在公安分局关押两天。公安分局长对我辱骂并拳打脚踢。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邪恶的610办公室,在那里又被关押18天。因为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对我进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610头目类延成,武装部长房思敏一伙对我欺骗、恐吓、侮辱、打骂,最后他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因为我死也不配合邪恶的什么“转化”,他们又判我一年劳教,送到劳教所。

在所谓“劳教”期间,他们不让我睡觉,白天黑夜给我灌输邪恶的谎言,给我洗脑“转化”,对我进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在劳教所我被非法关押了33天,又被罚一千七百元钱,他们才放了我。

二零零四年农历九月九日晚上10点半左右,坦埠镇邪恶之徒王明军,趁我丈夫在外地打工不在家,竟带领十多个恶徒,非法爬墙跳进我家,撬开大门,又砸开屋门。我和两个小孩正在睡觉。王明军闯进屋就抓人。两个小孩吓的哭喊妈妈,他们不管孩子的喊叫,把我拉到车上带走了。两个小孩都没有穿衣服,哭喊着追我追到大路上,当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夜深人静,他们根本不顾孩子的哭喊和追赶,把孩子撇在路上,两个孩子连冻带吓病了很多日子。

王明军等恶徒把我送到610,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喝水。看门的恶徒可以随便打骂,就是给饭也只一点点,常常不给水喝。这样过10多天后,就逼我看电视,全是杀人和自杀的谎言,我不看就打骂,对我进行精神折磨。直到有一天,我刚觉的身体难受,不知怎么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也不会说话了。恶徒们七手八脚把我抬到床上,从此不管不问,不管死活。看门的恶徒还说“看看死了吗,死了拉出去扔了算完”。我两天没吃没喝,他们才找医生给我看病。医生说:是看电视吓的,大脑受了刺激,别让看那种电视,她精神有病。从那以后他们不逼我看电视了,可是从那以后,我的精神有时不正常,好几天不会说话,即使说话也很不理智,就是这样他们也不肯放我。

王明军三天两头找我的两个哥哥敲诈钱财,用劳教判刑来威胁,逼迫我哥借钱。王明军带人半夜把我劫去,也不让我家里人知道,我的家里人几次到610打听,邪恶之徒都说不知道。这样王明军敲诈勒索3000元钱,才肯放人。我在610前后被关押48天。

关押期间,610的恶徒们说的是好话,干的是最坏的事,还逼着让我说邪党怎么好。

回到家我才知道两个孩子那天晚上一夜没合眼,都吓得头晕头疼,一个住在奶奶家、一个住姥姥家。听老师说,本来学习很好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了,严重影响了她们的学习。大女儿回家得知我被抓走,因为家里不能给她生活费,只好回到学校要求退学,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去了。王明军带领一帮土匪把我的家翻了个底朝上。他们甚至砸开了我的衣柜,把衣服扔了一地,王明军拿走了我丈夫去新加坡时的一些手续和一些纪念品,第二天又让大队书记把那些手续捎回来,捎给我婆婆。我婆婆拿给我看,我才知道里面的纪念品让他们给私吞了。

王明军一伙私闯民宅,抢夺钱财,迫害善良百姓,天理不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