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回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得大法前我是一名居士,跑庙十九年,但是总觉的修来修去没有找到真法。一九九三年,当地有一位学员到北京躲地震时有缘参加了师父传功讲法班,回来后对我说:“学法轮功最好了。”但是我没有珍惜这次机缘。一九九四年上半年又有一位学员送了我一本《中国法轮功》,回家看了《概论》里面说:“初听起来可能觉的玄,但对有志于气功修炼者,只要细心体悟,奥妙尽在其中。”当时我真的觉的师父讲的很神奇,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自学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当时是单盘,还不会双盘。在做“加持球状神通”时,大概是几分钟,奇迹出现了,亲眼看到身体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鲜红的心脏在跳动,真是太美妙了。当时动了一念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一睁开眼,就从那种无穷的美妙状态回到了常人中来了。但我立刻明白这回我找到了真法,师父讲的是真法,师父是真佛下世。从此以后,我见到有缘人就告诉他:“法轮功的师父是‘真佛’,以后办班我一定去参加,提高层次。”

参加郑州讲法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我有缘参加了师父在郑州办的讲法传功班。当时我带着一岁多的孙女,她天天还要喝牛奶,还带着两个很重的背包。我想,要是来两个人就好了,真的一下子就来了两个学员,有一个是曾跟过师父班的,另一个说要和我们一起去。当时我感到很神奇,我小孙女见到那个跟过师父班的学员就好象见到救星一样,非要他抱,再也不要我抱啦。我觉的很奇怪,小孙女可从来没见过这位学员呀。这位学员抱着她走了二里多路,到了郭林路小学见到法轮章时,她一把抱住,怎么也不愿放下。后来我想大概是这位学员是师尊给清理过身体的缘故吧。通过这几件事,我更迫不及待的想去见师尊了。

六月十日,我乘车到了武昌,就先去龙华寺去和以前拜的师父辞别说:“我明天要到郑州去学法轮功,以后可能不来了。”她说:“你去吧!善财童子也拜了多少多少师父……”她尽管这样说,当时我心里还是很难受,从那出来一直还在掉眼泪。在公共汽车上,一个汉口的学员见了就问:“你哭什么呀?”我说我是从佛教出来的,要去郑州学法轮功。她说:“你读完高中,去上大学你还不高兴吗?”听她这么一说,我的泪马上止住了。参加班前即六月十日晚动身时倾盆大雨,我想雨要停下来就证明我有缘,雨还真的停了。

天快黑时,我们到了郑州,找到地方住下。虽然很疲劳,但大家都没有睡意。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办班的礼堂。礼堂里挤满了人,大家都很兴奋,翘首以待师尊的到来。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师父来了!”大家一听师父来了,都起身鼓掌,真是掌声雷动。师父在礼堂门口停下来,我们抬头看见师父就象看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师父穿着朴素的衣服,表情慈悲祥和。不一会儿,师父走向讲台并示意大家坐下,立刻整个礼堂鸦雀无声。我找了一个离师父最近的位子,还不到一米远,当时师父讲法那个话筒总是有很大的杂声,我就对着师父说:“您就离话筒远一点讲话就好了。”当时师父用手示意并慈悲的说:“你坐下。”师父并没有动,话筒自然好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师父首先自我介绍,然后开始讲法。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师父,慈悲的师父用博大精深的法理把我从尘世中唤醒,给予我太多太多。有一天师父为了给大家调整身体,叫学员跺脚,跺脚前想一下自己有什么病,太大的病就不行。当时我想到了我的近视眼,但又一想近视眼是大病,就没想了。听师父讲:如果自己没有病可以想一下自己的亲人有什么病,我就想到了折磨公公多年的肩周炎。师父告诉我们:“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脚”。当师父喊到一二,还没喊到“三”的时候,有很多人就迫不及待的跺脚了,师父笑着说:“要你们修炼有这么精進就好啦。”等我回家后问公公:“您老的肩周炎好了吗?”他说“多年的肩周炎顽症不知道怎么就好了。”从九四年到二零零二年从来没有痛过了。参加班的头三天,慈悲的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我又吐又拉,我班的学员三天内都有这种感觉。从此人都感到一身轻,大法的玄奥与超常没有亲身体悟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有一天师父正在讲法,天突然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倾盆暴雨从天而降,冰雹打在礼堂的瓦上噼啪作响,不知什么时候冰雹把师父讲台前面的瓦打破了,雨水往下直流。礼堂四周各种各样的动物怪叫声此起彼伏,听了毛骨悚然。大家默不作声,这时师父从座位上起来,坐到讲台的桌子上,盘上腿,打起大莲花手印,过了几分钟,天空亮了,太阳象早晨一样。这时师父从桌子上下来,回到座位上说:“郑州这个班素质特别好,但是带来的东西也不少,你们知道吗?我都给大家做了件什么事情。”当时我听不明白,我想我没带什么呀,连孙女要来我都没带来。第二天有学员到黄河边去玩,看到黄河两边很大很大的树都连根拔起,大家才知道师父昨天讲法有魔干扰。师父打大手印是在除魔呀,同时也将学员身上带的不好的东西清理了。

回家后,我觉的法轮大法好,就到庙里去告诉以前认识的尼姑,可惜的是她们不能够象我们一样珍惜这万古难得的机缘,有的只要法轮章,不要书,即使有的看过书,也没入心。记的有一次我将讲法录音放给她们听,她们听的也很认真,但好象没有我们虔诚;还有一次放录音时,磁带绞了好几盘。现在想起来,是宗教里的乱神为了阻止她们得大法,做了很多坏事。我们有幸得到了大法的,一定要珍惜这万古的修炼机缘,珍惜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辱使命,助师世间行。

参加广州讲法班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又有幸参加了师父在中国大陆办的最后一期讲法班即广州讲法班。因为是最后一期,所以来的人特别多,国外的、香港的、澳门的,真的是盛况空前。虽然是冬天,但处处洋溢着春天的气息,节日的气氛。

办班地址在广州体育馆,因为来的人特别多,好多人没买到票。开班第一天,好多人在礼堂外面听课,师父说里面和外面听课是一样的。第二天好多老学员将自己的票让给了外面的新学员。我们一行三人也没买到票。第二天上课前,有位学生走到我面前,将票卖给了我,我将票让给了一位新学员。下午又有一人退票给我,我又将票让给了另一位学员。这时有位女的找到我说:“她们那边有人正在办气功班,你干脆到那边去听”。我马上回答:“我们师父在这儿讲法,我不去你那儿”。也许这是在考验我的心性。

第三天上午,我看见师父从对面宾馆出来向体育馆走来,这时我正站在大门口,连忙向伟大的师尊合十问好。师父单手立掌微笑向我点头。不久就有位学员出来将票让给了我。我進去时正好坐在一位男学员旁边,这位男学员一边听法一边伤心的哭着。这期班,学员進步很大,心性提高的也很快,许多学员将票让给了新学员。

有一天,住在一所中学的学员突然发现天上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法轮,红光照着一片红,广州许多地方都能看见这一奇景。当天晚上住在党校的学员们看见了师尊的法身。办班结束时我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是否建法轮功基地”;第二个问题是:“我的小孩都大了,我想到基地去”;第三个问题是:“众生苦不堪言,求师父多普度众生”。慈悲的师父都一一回答了我。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学员遍布世界各地。

从广州回来后,我就一心一意的修炼法轮大法,在心性上狠下功夫,到各地去洪法,将大法的福音告知有缘人,配合当地辅导站办炼功点。那时凡是到炼功点上的大多数学员進步神速,天天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

七二零迫害开始以后,我到省城,到北京去讲真相,邪党为了迫害我,非法判我两次劳教,多次抄家,罚款一万多元。然而,这场非法迫害,无法改变真修弟子的正信,在师父的点化和在学法中对法不同层次的体悟中,我更加清醒,更加理智,也更加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助师世间行,圆满随师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