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六月,二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零七年六月,二十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十四人被迫害致死于零七年一至六月期间,六人被迫害致死在刚刚过去的零七年六月;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十四位,占百分之七十;除五位遇害者的年龄有待进一步核实外,遇害者中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八位;年纪最轻的是山东省胶州市大法弟子刘亮,年仅二十四岁。

至此,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九九年七二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至少三千零六十二宗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已经得到证实。大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被活摘器官牟利焚尸灭迹案,由于中共严密封锁迫害真相,目前仍被掩盖着。

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坚持做好人的权利,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失学失业、家破人亡,遭到中共灭绝人性的精神洗脑,各种酷刑折磨,不明药物摧残,性摧残等等,甚至活摘器官牟利;他们的亲人遭遇着令人发指的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维护做好人的权利是在维护全人类的根本利益。历史上圣人、先知们留下的警示和预言,都告诉过人有关最后的大审判,当大审判到来的时候只有好人才会被留存下来,进入新纪元。

六月份的二十个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陆十个省和市。其中河北省、山东省各四例;黑龙江省三例;吉林省和北京市各二例;辽宁省、湖南省、湖北省、广东省和山西省各一例。

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在中共最近一轮严厉打压中被迫害致死。这些案例进一步证实,中共正在以零八年北京奥运的名义变本加厉的实施其灭绝性迫害政策。据外电披露,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在北京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并向全国公安部门下达指令,要求落实这一行动计划;今年零七年三月,中共公安部长周永康向全国下达了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紧接着大陆一些地区连续发生大规模抓捕绑架,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

山东胶州刘亮被谋杀 年仅二十四岁

刘亮,男,二十四岁,山东省胶州市张应镇大河流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底曾被胶州六一零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胶州市拘留所半个月后放回。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青岛市六一零、公安局为配合中共借奥运之机对法轮功进行的新一轮迫害,下令胶州市公、检、法联合搜集所谓证据办刘亮的“案子”,加剧迫害。

零七年六月五日,六名便衣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闯入刘亮的家,象土匪似的东翻西找。警察对刘家的房间和刘家开的小工厂都录了像,并恐吓刘家人说:录像是给检察院看的,你们不能看。抄家时,刘亮恰巧不在家。警察什么也没搜到,就走了。

据透露,当天晚上八点,刘亮骑摩托车从朋友处回家,在村口小路上遭遇便衣、警察堵截。这段小路上有一口直径七、八米的大口井,大口井与地面平齐,从路面上看不易察觉。便衣、警察将刘亮连人带车赶到井里后,便匆忙离去。

六月七日中午,一村民在大口井里发现了刘亮的尸体,还有刘亮当时所骑的摩托车……村民报了警,来了三辆警车,是武警,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也来了,还有很多村民在附近围观。当时这些公安、“六一零”人员让刘家人提条件,问有什么要求。

刘亮的父亲提出,一、追查杀人凶手,二、告派出所、六一零到他家去录像、抄家是违法,三、要看看在他家录的录像带。

第二天,胶州“六一零”头子王荣海及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勇,来到刘家扬言道:他们公安一点不负责任,他们所做一切都不违法,刘家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事后,恶党公安、“六一零”人员一方面捏造刘亮因学法轮功跳井自杀的谎言欺骗世人,企图逃脱罪责;另一方面做贼心虚,威逼、利诱刘亮的家人,强迫家人私了,说这样有好处。

刘亮是独生子,现在他的父母痛失爱子,整天以泪洗面,非常凄惨。

刘亮于一九九七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只有十五岁,刚上初中一年级,是老师、家长、同学们都公认的好学生、好孩子、好同学。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策划了针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电视、广播、报纸一股脑儿的诬蔑造谣。刘亮说:“不能再沉默了,这强加的不公,应该让它停止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刘亮开始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途。他因此几次被抓被关,家里被勒索。二零零零年七月,刘亮第三次进京上访被关进北京昌平看守所。那里的警察打刘亮的耳光,用烟头在他手腕上烫出三个伤口。在昌平看守所关押三天后,刘亮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押回来,铐在室外的一棵大树上整整一下午,后被送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这一年他才十八岁。

腿被打折,眼睛被整瞎,吉林王敏丽含冤离世


王敏丽

王敏丽,女,四十三岁,原吉林市毛皮厂团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她因坚持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被迫流离失所,多次遭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联合国监察专员曾为王敏丽发出紧急救援的呼吁。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王敏丽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训练基地,遭到毒打和酷刑折磨。王敏丽的一条腿被警察用木棒打折。警察把王敏丽的嘴用胶带封住,然后往她鼻子里灌芥末油,王敏丽几次被灌的昏死过去。警察又疯狂的将一瓶芥末油倒在王敏丽的眼睛里,导致她的一只眼睛当场失明。

王敏丽被绑架后,家人曾去非法抓人的公安部门问询,得到的答复说:不判也不放人,等奥运会开完才放人。

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王敏丽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河北张家口付桂菊被迫害性灌食摧残致死

付桂菊,女,年龄有待核实,河北张家口大法弟子,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被恶党指派的邻居监视。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桥西分局刑警队队长武建国等人竟将付桂菊的孩子从学校劫持到刑警队,非法搜查孩子的书包,拿到家门钥匙,伙同明德南办事处孟燕萍、唐丽萍二人打开付桂菊的家门,非法抄家。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晚,张家口桥西国保大队钟森林等与张家口新华街派出所、明德南街派出所出动大辆警车,疯狂绑架包括付桂菊在内的十二名大法弟子,其中多数是老年人。

付桂菊绝食抵制迫害,在身体出现生命危险时放回。

六月四日,桥西公安分局与明德南派出所警察将刚被放回家,身体还未恢复的大法弟子付桂菊、秦月玲再次从家中强行绑架,送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继续迫害,并抢走秦月玲家中的电脑等。

六月十四日前后,张家口桥西邪党检察院非法宣布将付桂菊、秦月玲、程秀娥三位大法弟子非法转捕,欲加重迫害。

零七年六月十八日,付桂菊在十三里看守所遭遇迫害性灌食时,被活活折磨致死。

北京密云县王亚清被施不明药物致死

北京密云县大法弟子王亚清二零零六年八月中旬被密云县滨河派出所和国保科警察绑架,在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中被施不明药物,导致视力减退、记忆力衰退、呆傻、哮喘、全身浮肿,最后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在痛苦中离世。

王亚清,女,四十六岁,家住北京市密云县密云镇季庄村,以理发为生。王亚清于一九九九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人非常善良、诚恳。她的理发技术很好,周围三里五村的人都经常去她那里理发,常常有很多人排队等她理发,就连二、三十里地远的人也常慕名而去。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王亚清数次遭到中共警察绑架、监视居住。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下午一点二十分左右,密云县滨河派出所和国保科的七、八个警察闯入理发店,把正在给顾客理发的王亚清抬起来,野蛮的扔进警车带走。

直至零六年十月二十日,王亚清的家人才收到北京劳教调遣处的一封信,得知王亚清已被非法判了二年劳教。就在家人收到信的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钟,调遣处来人问王亚清的丈夫:愿意她回来吗?王丈夫说愿意。调遣处的人说王亚清得了病,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让她回来。

大概过了五、六天,王亚清被放了回来,但是身体状况很差,而且一天不如一天,到后来出现了视力严重减退,连站在跟前的人都模模糊糊,记忆力也变得很差,显得木讷、呆傻,同时哮喘、全身浮肿,到最后生活不能自理。

王亚清在经历了七个月的痛苦煎熬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据王亚清生前说:她先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后被劫持到调遣处一夜,然后就被劫持到劳教所内部医院。在医院里,大夫从她腰部抽出一针管水,然后又给她打了一针不明药物。打完针之后王亚清就感到昏昏沉沉,警察答应让她躺一会儿。王亚清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时听到警察说:看着她,她愿意怎么呆就怎么呆着。

王亚清刚刚咽气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红十字会的女人打电话询问王亚清的病情,当王亚清的丈夫告之王亚清已经死了,对方立即挂断电话。据王亚清的丈夫说,从来不认识红十字会的人,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亲戚朋友。

王亚清死后,调遣处来人取走了王的死亡证明,并给了王亚清丈夫七十元钱就匆匆离开了。

王亚清周围的人都知道她被警察绑架前身体一直很好,大家都说她是让共产邪党给害死的。

王亚清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还有年迈的父母、婆婆。王亚清这一走,使原本经济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 * *

由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共同发起的对信仰“真善忍”修炼人的迫害已经持续八年了。八年来,一个个惨绝人寰的罪恶虐杀不断的发生在世人的身边,发生在这个地球上。这是对全人类人性和道德的亵渎。

如今,中共正在以象征世界爱好和平、尊重人权的奥运会名义,变本加厉的实施其邪恶迫害。中共正在全面公开的挑战全世界人的道德和良知。面对这赤裸裸的邪恶挑战,无论人以什么样的原因或理由保持沉默,装聋作哑,甚至助纣为虐,都是在善与恶、正与邪的天平上摆放着自己良心的位置。

“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使众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向世间转轮》)对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的惩罚终将全面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