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劳教所对孔令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从二零零六年秋到二零零七年三、四月份期间,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给大法弟子孔令金几次注射不明药物。每次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孔令金都是头晕得走不了路,血压最高升到达250,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甚至两人扶着一点一点的往前挪,一两个月后才渐渐恢复正常走路。

自二零零六年开始,孔令金的家属就几次到绥化劳教所要求释放孔令金,都被劳教所拒绝。

勃力县法轮大法弟子孔令金(音),五十六、七岁,二零零五年被绑架到绥化劳教所迫害,每天被逼走队列训练,被迫做奴工生产,最多十几个小时。迫害中,孔令金的血压经常高达二百左右。

二零零六年秋,当时孔令金因血压高,走队列有些跟不上,恶警就把孔令金弄到卫生所强行注射一种不明药物。

孔令金感到天旋地转,走路脚像蹬空一样。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大队副指导员龙奎斌恐吓,辱骂等,逼孔令金参加队列训练,当孔令金说原来还能走队列,打针后才出现走不动路的状态,而且血压反倒增高。在场的一中队副队长李成春破口大骂,并不许孔令金再说下去。

后来,劳教所还叫普教侯士臣和韩普江二人按着孔令金强行打针。孔令金实在头昏不能挑牙签,要求装盒,恶警也不让他休息,晚上仍然要码小板凳到八、九点才能上床。

二零零七年四月一天早上,孔令金突然倒在地上。狱警带他到医院检查,竟称一切正常,现仍每天逼他到车间干活。

望所有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