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所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现在,我把自己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时亲眼所见写出来,让广大中国民众,国际社会正义人士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共产党豢养的打手们心有多么的毒,手有多么的辣。

大约是在零二年的夏天,大家在食堂吃午饭。过一会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人架着。这位同修双脚无力,不能着地,支撑不起来,象踩在棉花上一样;两臂下垂,手耷拉着。见这位同修引起大家的注意,恶警就顺口胡说这是炼法轮功炼的。其实这是被恶警用电棍电的,伤到了神经造成的。这是医学上认证的。

大约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四小队的一个同修从管教室出来时面色苍白,鼻子流血,浑身无力,双手不停颤抖,胸闷……,这也是被电棍电的,只电了十分钟左右就成这样了。

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四小队的大法学员李雪莹(当年二十八岁左右),因为坚决不与大法决裂,被一大队的管教用电棍电她致严重心肌梗塞。本来是一年的劳教期被强行加到一年半。这是加期的极限(最多只允许加原定劳教期的一半)。但她始终没有任何动摇。恶警无法使她“转化”,只好无条件释放她。劳教所不敢让大家知道真实情况,就让管教骗大家说李雪莹被过院(就是送监狱)了。

当时一大队队长叫闫利锋,女,当年三十多岁;管思想的大队长叫李颖,女,四十岁左右;主抓生产的干事叫陈平,女,四十多岁。管教中抓思想的是叶颖,最伪善。一大队四小队的管教叫王秀丽,女,三十多岁。王秀丽每次强行送大法学员去所外所谓的看病,回来时她的脸色都会特别黑,这是报应。她有妇科病,经常做B超,明明是报应自己却不悟。

闫利锋当着大家的面公开叫嚣:“不决裂的叫你躺着难受,坐着难受,走路也难受……就是叫他难受!”劳教所运用各种阴损的招数迫害大法学员,但表面上还叫别人看不出来任何伤痕。拿电棍电人的时候,专门往女性乳房和阴道里电,有些大法学员只有在洗澡时,才能看到身上被上刑电的或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如果哪位学员被电刑后在皮肤上留下伤痕,管教无耻的说那是皮肤病,是炼功炼的。

零一年到零四年,黑嘴子劳教所劳役时间特别长,劳役特别重,早上五点起床,只给十分钟洗漱、上厕所;每次吃饭只给十五分钟。中饭前允许上一次厕所,十分钟;晚上只许饭后上厕所,十分钟,其余时间都干活,直到晚上十二点才收工。而且劳役环境十分恶劣。

有一次加工小鸟绒毛,怕绒毛飞,大夏天要关窗户干活,大家都很难受,屋里热得象烤箱一样。羽毛到处乱飘,大家鼻孔、口腔以及皮肤表面都是羽毛的颜色,连唾液的颜色都是羽毛色。颜色有毒,刺激嗓子,对人体有害。加工羽绒制作的小鸟是出口的工艺品,盒子上有美国的标志,还有美国的货币单位。那些管教们只在旁边的房间里监督大家干活,是否遭罪他们才不管。有时候还让我们干室外的活,如挖地沟、刨树根等等。

黑嘴子劳教所是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很多都是中、老年妇女,让这些中老年妇女干这样繁重的体力活,真是没有人性!

恶警把大法学员关在黑仓库里進行所谓的“帮教”,很多时候是关在放打扫厕所的卫生工具的小仓库里,而且为了不让人知道,都不开灯,是大家无意中发现的。那里面潮湿、阴暗,让人感觉很压抑,都要疯了似的,让人精神崩溃。在那里面,恶“帮教”不停的对大法学员说一些邪恶的话,有时候甚至打骂。所谓“帮教”都是些刑事犯。最少两个人帮教一个大法学员,因为空间狭小,人多,在里面憋得出不来气。帮教人员也一样难受,她们就把不满和压抑变成对大法学员的几近疯狂的迫害,有时甚至用缝衣针扎大法学员的手。

当恶警们无理说不过大法学员的时候就对大法学员进行体罚,即面壁站着。通常会说啥时候想明白了啥时候睡觉。有的大法学员都站晕过去了才抬出去。许多人都是因为长期不让睡觉熬不住才违心“决裂”的。后来,恶警们发现有的人是被电棍电“决裂”的,于是就使劲电新关进来的和拒绝“决裂”的法轮功学员。

零一年前这里基本不使用电棍电,就是進行所谓的“帮教”。白天干近十八个小时的活,夜晚就搞什么“帮教”,就是不让你睡觉,一直折磨你,念那些邪恶的书,有的时候一夜只让睡一个小时,连续三天下来,一般人都支撑不住了。后来这种酷刑被在外面曝光,迫于压力,劳教所才改了规定,说“帮教”最晚到十二点。

二零零六年春天,大概三、四月份,黑嘴子劳教所对大法学员施用的电刑几乎都是万伏的电压,专门电脖子,因为脖子上有大动脉,是血管最多的地方。点过之后恶警们就要掩盖罪行,不让人看到被电的大法学员。一次,大家吃饭时远远看到大法学员魏凤举的脖子上有很大一片被电的痕迹,虽然已经电过很长时间了,但是她的脖子依然是变形的。恶警对魏凤举施行过很多种酷刑折磨,光电棍电就有很多次,有一次甚至把电棍直接塞进她的嘴里电。

二大队的恶警魏丹,女,三十七岁左右,恶贯满盈。她专门利用吸毒犯、卖淫犯、诈骗犯、盗窃犯等等人渣迫害大法学员。为了刺激这些人渣的魔性,就使劲给他们减期。恶警魏丹常常被其它大队借用去对大法学员动刑。就是她多次用电棍电大法学员魏凤举;酷刑逼死一个拒绝决裂的大法学员,后来叫刑事犯做假证说不是她逼死的;还把五十多岁的许国荣的腿踢伤,又找刑事犯和邪悟者做假证,说是许国荣自己有病造成的;让刑事犯恶人何焕平拿针扎不“决裂”的大法学员郑晓明的乳头;还把大法学员吊起来打,逼大法学员骂师父等等,等等,邪恶至极。

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四小队的大法学员李志玲因为不决裂,一次被一大队主抓思想的女管教叶颖(也叫叶炯,大约三十岁左右,十分伪善,其实是一大队最邪恶者之一)用电棍电。那天叶颖值班,她自己用两根电棍电李志玲一天一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