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法弟子程桂香被迫流离失所二年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公安局由想要提拔为科长的李峰占带头,在大年夜监听大法弟子程桂香家人的电话,大年初一非法拿着程桂香的照片,到她流离居住的小区四处盘查。十九日(大年初二)开着三台车,妄图再次绑架她。四月三日又一次勾结当地派出所妄想迫害大法弟子程桂香。

从二零零二年至今,北兴公安局恶人多次到大法弟子程桂香家非法抄家,骚扰她家人。八年来,北兴农场公安局个别人紧跟江氏流氓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被劳教的、有流离失所的、有多次被拘留抄家的,有罚款超万元的。

下面是程桂香自述几次遭受迫害经过。

我叫程桂香,四十六岁,家住七台河市北兴农场公安家属楼。九八年六月有幸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体的病痛不翼而飞,还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邪恶的全国性的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我与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在七台河火车上被北兴公安局马宝云、马文秀(我丈夫)还有几名干警截回。让我们到公安局看电视,我不相信电视上所说的谎言。我坚修大法,相信师父,我没有放弃修炼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北兴公安局副局长恶警朱风营、还有二名干警开着车来到我家干洗店,说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马上跟他们走,我不去,他们不走。朱风营看到窗台放的书《转法轮》就要拿走,我从他手中夺回。我说你们先走吧,一会我自己去,他们走了,我想去看看也好给他们讲真相,就这样我去了派出所。到派出所恶警朱风营叫一名干警做笔录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就给他们讲了一些我炼功身心受益和告诉他们电视媒体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一些真相。之后恶警朱风营说就因你还炼法轮功,给你办学习班。我说不去没时间,从派出所往家走,恶警朱风营就拽我的胳膊往车上推,绑架到北兴拘留所,同时还有二名大法弟子。

在拘留所里他们对我们进行洗脑迫害。我家人知道后到公安局去找,我妹妹对教导员马宝云说,我姐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马宝云说你就不能说“真善忍”。局长鲁自亭到拘留所问我说你炼功能炼出钱吗?如果能炼出钱我们都炼。经家人不断找,另二名大法弟子已绝食三天,第五天我们从拘留所出来,但没结束对我们的迫害,让我们每天到公安局会议室进行洗脑迫害,让我们写所谓的“保证”与法轮功决裂,我们不写,就持续一个月的洗脑迫害,最后我们妥协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北兴农场场部出现大量的真相资料,横幅、不干贴、油漆喷“法轮大法好”标语震慑了邪恶。公安局恶警朱风营还有一名警察来我家问我,那天晚上你在哪,我说星期日孩子上学回家在父亲家吃饭,吃完饭回家,没配合邪恶。因有一大法弟子被绑架,遭到酷刑折磨,他没守住,三名大法弟子先后被绑架,我也被监视,警车在我家门前停了三天,恶警朱风营还带着警察跑到我孩子的学校骚扰。

二零零四年四月,因孩子要高考,为了让她高考阶段不为我担心,我陪读二个月,在这期间,恶警朱风营又到我家找我,我妹妹不告诉他,他说你不告诉,我们到学校找孩子。多卑鄙邪恶。就这样我妹妹带他们到我陪读住处,恶警朱风营问我说,有人看见你三月二十八日晚六点到某某家(大法弟子),我说是谁说的你把他叫来我可以对质,我没配合。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恶警朱风营、治安科长刘春山、干警李文生又到我家来,刘春山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叫我看,我不看给他推回去了,朱风营说这是你的笔迹,鉴定结果证明真相标语是你写的,就看你的态度。我说你们想迫害人,费尽心思什么都搞的出来,我不看。他们说这是经过鉴定的。我妹妹马上接过来说,中央新闻还造假呢,天安门自焚是个骗局,接着我就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恶警朱风营对干警李文生说,她们说什么你就记什么,最后让我看签字,我没看也没签,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早七点多,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大法弟子就开了门,一看是公安局的闫晓梅、刘红,她们说让我到公安局去,我说不去,你们走吧,她俩不走站在门口就等我一起走。那时有一大法弟子在我家,我只好下楼,到楼下一看我家楼前后都是警察还有车,差不多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来了。我到洗衣店(和妹妹一起开的),随后恶警朱风营、赵文开进屋,朱风营叫我到公安局,我不去。这时我家人弟、妹、父亲听说都来了,他们也都能正念对待邪恶。朱风营到我跟前拽我胳膊,我说你放手,他说我是尊重你的,我说你就应该尊重我。然后他叫门外的警察进来拽我,他们都不进屋,有进来的看看就出去了,没有人动我的。他叫闫晓梅进屋记笔录,赵文开是一直跟在朱风营身后的,他们在我面前什么也说不出来,呆了半天朱风营问了我一句,信是你邮的吗(大法弟子给他们邮的真相资料)?我说我没做坏事,没危害社会,我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们没有敌人,就是今天你这样对我,我也没有恨,我只是跟你讲我们是受迫害的。他们在那坐着,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闫晓梅让我签字,我不看也不签。就这样他们在我家楼前后开着车守着。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家人一起到饭店吃饭,闫晓梅、姜运昌就跟着,还有赵文开开车跟着。吃饭时,弟、妹们说大姐你必须得走了,他们是要将你劳教。我是不承认的,我说不走,我不会有事的。家人都为我担心,也很着急。弟弟说,大姐今天他们要是动你,宁可我死,也不能让他们把你带走。

看到家人为我担心的样子,我决定走了。吃完饭,我们又回到洗衣店,在师父的保护、家人的帮助下,我脱离魔爪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当天在绑架我的同时,还有一大法弟子叫宴树斌,他家楼也被围,他没开门。下午恶警们破三道门而入,绑架宴树斌,非法决定三年劳教,在绥化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在北兴公安局新调局长张震、新上任政委(主管迫害大法弟子)张春华、新上任副局长刘立影,利用三万元奖金及官职诱惑那些为名利甘愿出卖良心的人,由准备想要提拔为科长的李峰占主管,赵莹光、闫晓梅、刘立影参与利用监控、监听我孩子的卑鄙手段,在大年夜监听我孩子与男友的电话,大年初一非法拿着我的照片,到我流离居住的小区七台河市富强矿,勾结不明真相的人四处盘查。十九日(大年初二)开着三台车,妄图再次绑架迫害我。苍天有眼,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也不会得逞。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被利欲熏心的恶人,竟然又一次到富强矿勾结当地派出所妄想迫害。

从二零零二年至今北兴公安局恶人多次到我家非法抄家,但一无所获。多次骚扰我的孩子。

八年来,北兴农场公安局个别人紧跟江氏流氓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被劳教的、有流离失所的、有多次被拘留抄家的,有罚款超万元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