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大法弟子刘丹,毕业于佳木斯大学,现年三十一岁,二零零五年十月在鸡西市遭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刘丹曾数次绝食抵制迫害,监狱怂恿犯人残酷的摧残和折磨刘丹,刘丹现已被迫害的身体十分虚弱,时常出现昏厥现象,状况堪忧。监狱非但不赶紧放人,还指使犯人徐某等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刘丹。


刘丹在佳木斯大学读书期间的照片

以下是刘丹被迫害经过:

遭鸡冠区公安分局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回鸡西市探亲的刘丹在法轮功学员刘淑兰家被恶警绑架,在鸡冠区公安分局遭受恶警王伟军、张伟、焦阳、刘加学等五天四夜的酷刑折磨。

恶警以污言秽语谩骂和侮辱她,双手背铐,长时间面壁体罚,将刘丹双手高高倒扣在铁门上,并绑上她的双脚,迫使她头朝下大弯着腰,此种姿势令人痛苦不堪。恶警王伟军强行将刘丹头贴腿、蜷曲塞在凳子下,他在凳子上坐了一上午。练过武术的市局恶警刘加学反复狠狠的掐、捏刘丹肘关节处的穴位,使刘丹心跳加速,几乎休克。一恶警用皮带狠狠的抽打刘丹的手心、手背,将她打倒在地后,又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拽起来,让她的头靠着墙,弯腰体罚。

在多名恶警轮番殴打下,刘丹全身青肿,嘴唇被打的翻了出来,手部严重淤血,头发被抓掉了很多。

在鸡西看守所两次生命垂危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刘丹被劫持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后,两次出现生命垂危,两次被送市医院抢救,被插胃管灌食。后被劫持到戒毒所,戒毒所对刘丹强行打针、灌食,见刘丹生命垂危,戒毒所要求鸡冠区分局接人,鸡冠区分局推给了刘丹户口所在地的恒山区公安分局。恒山分局恶警副局长孙孟山也拒绝接人,十二月七日才让刘丹家人接人。十多个警察在刘丹住处二十四小时监控。

遭恶警教唆下的犯人折磨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在鸡西市“六一零”的操纵下,警察突然将刘丹劫持到法庭,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期间,恶警教唆犯人肖立华、张静、高红等利用灌食之机折磨刘丹,每次都要把她绑上,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或扯着头发摔她。刘丹的身体被迫害的极为虚弱,邪恶之徒只得将她转到病号监区,由杀人犯李桂香包夹迫害。李犯对刘丹打骂不止,每次灌食时,李竟指使犯人商晓梅加入大量的大蒜,用开口器将刘丹的嘴支住撑大到极限,而且每次都要撑一个多小时,来折磨迫害刘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九日,犯人张芳清、周凤丽、修淑芬、赵丽、周凤丽在恶警纵容下折磨刘丹,致使她被迫害致心脏病发作,小便失禁,昏迷过去,苏醒后躺在地上呕吐不止。监狱院长赵英灵、教导员张秀丽、大队长于英民看见后叫嚣:“谁让她躺着,到地上码坐!码坐到晚上十点!”有了赵英灵的命令,犯人赵丽等更加疯狂迫害刘丹,几乎每天都强制刘丹在地上长时间码坐,将她两手绑在床边,用胶带封嘴,或将刘丹铐住双手高高吊在床沿上,使她蹲不下站不起;犯人每天都将刘丹从床上拖到地上,用力踩刘丹的脚、向后拧她双手,打耳光、拽的头发,拳打脚踢毒打一番再吊上;刘丹被吊的呕吐不止。犯人赵丽用纸把呕吐物涂在刘丹的脸上、脖子上、耳朵上、胸前,还用袜子沾上呕吐物往刘丹嘴里塞。

曾经迫害刘丹的犯人还有包夹韩英。参与迫害刘丹的犯人后遭到报应:赵丽肺结核加重,瘦得象骷髅,被关到严管队;周凤丽心脏病发作;张丽荣右侧面瘫,眼睛闭不上;修淑芬害刘丹的当日就被别的犯人殴打。

在此提请同修对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等邪恶黑窝处的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与实际营救能够重视起来,同时提醒大家能设身处地的考虑考虑被非法关押同修的非修炼家人的心情和处境,请与被非法关押同修家人能联系上的同修经常去关心一下他们,借此不断深入细致的向他们讲清真相,唤醒他们对大法的正念,并与我们一道为“立即终止这场迫害”发挥正面作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