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依然残酷(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上海提篮桥监狱内部通用有个专用词叫“技术处理”,大概意思就是里面警察借用各种理由运用各种方法与手段来处理整治犯人而又不被外面人发现找到把柄。实际上提篮桥监狱处理问题最主要的特征就是阴险狡猾并且狠心毒辣。为了要摆平他们认为难搞的人时一贯有这样的做法--“不让家属接见”。原因在于不想让恶行败露,维护虚假名声,目的是为了更好迷惑家属与世人,这就是中共真实的本性“假、恶、斗”。

近来得知几个大法弟子已经几个月没有得到正常的接见,几个大法弟子现在被关押在提篮桥一监区内。监狱方无视家属应有的正常权力,剥夺了家属的探视权与知情权。610则轻描淡写声称是大法弟子在监狱中的表现不好而导致的。大法弟子在4、5月份与家人接见时就嘱咐把冬天的衣物准备好送入监狱,而另有大法弟子则告诉家属:“最多失去生命也决不低头……”

从这些只言片语中,不难看出一监区内对大法弟子所迫害的形势相当严重。

一直以来,提篮桥监狱警察口口声声为自己辩解是“讲法律”,而且是在公正执法,声称大法弟子曝光出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情况是编造的。对此借曾发生在提篮桥一监区内残酷“依法执法”的事情述说一下,让世人再次看一下上海这百年“文明”老监狱在这“人权最好时期”是如何“改造”人的,如何体现出恶党的“人性化”管理。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一大队绝食期间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成头皮脱落头盖骨外露

一监区(重刑事犯大队)四中队(暴力犯中队),恶警指派多名死缓、无刑期的重刑犯看管法轮功学员熊文旗,直接指令 “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也没有关系”。 少则四五个多则七八个人,两人一组轮番迫害熊文旗,累了就换人,从早到晚每隔二小时搞一次,每天搞得熊文旗精疲力竭瘫倒为止。

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内,熊文旗被这些流氓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直至休克,提篮桥监狱竭力想掩盖事实,对外宣称说是他自己绝食造成的。

打手们为了得到“劳改积极分子”减刑一到二年的利益,不顾熊文旗被绑在床上一年多,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强行拉他从早晨5、6点钟开始罚坐到晚上8、9点钟,那些无人心的罪犯在“罚坐”上翻花样,大凳子改为小凳子,后将绕电线圈的塑料圆盘当凳子来罚坐,圆盘表面凹凸不平,时间一长肉与骨头就会陷落凹凸中痛苦异常。这样的罚坐每天15个小时不然就不给熊文旗睡觉。

平时打头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随手就来。恶徒们把熊文旗的鞋子袜子脱光,用木棍狠命的打脚底,把棍子都打断才罢休,它们说这样疼又看不见伤痕。犯人打手还拿肮脏的扫帚往他的脸上猛戳,弄得满脸伤痕,对外说是他自己抓破的。熊文旗的头被这些流氓打得到处是血泡、血肿,结起来的血痂厚得象戴了一层头盔,当有外人质问时,他们就说是他自己撞的、摔的。

在恶警的强大压力下,犯人打手不断的加大“力度”并赤裸裸叫嚣:“现在不需要你配合,不需要你放弃绝食抗议,现在就是要搞你,搞到你出去,让你生不如死”。恶警指派的打手借口缺乏运动需要“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夯,吊起来往墙上撞,还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搞得熊文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

打手们不断想出各种方法来折磨熊文旗,如“喷气式飞机”、“跷跷板”、“简易老虎凳,这些犯人打手还以“灌食”为借口,在每次给他“活络筋骨”折磨之后,将他摁住把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呛得他透不过气来,把刺激物都呛到气管里去了,直接导致熊文旗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出现生命危险而被迫送往监狱医院。

在提篮桥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杜挺,强迫灌食而呛入肺中2000多毫升流质,造成的肺部严重水肿,监狱方面不给他与妻子接见的理由是杜挺身体不好不能接见。而现在加拿大公民林慎立的弟弟林鸣立,在既无人证又无物证的情况下,普陀法院宣判了他6年刑期被关押在提篮桥一监区,已经几个月没有与家人见面,理由是他在监狱中表现不好而剥夺了家属的探视权与知情权。

另一位大法弟子郭锦富于2006年7月被绑架失踪后,家人一直没有他一丝的消息,可是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徐汇法院对郭锦富非法秘密判刑3年现被关押在一监区内。他的妻子与女儿已有几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了,不知他现在的处境怎样?

这些所谓的执法者,你们能真实做到依法执法而不是为了利益为了职权,根本不需要口头上的认识与作为,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大法弟子本着善意一直在与你们讲述大法的真相,讲述当今中共利用手中的权力、不讲法律迫害着大法弟子与世人,同时共产党也在利用着你们对世人在真正犯罪。人唯有道德的存在才配称作为人。如果当人没有了人的思想与良知、做人的标准的时候就如同动物一般,是要被老天所淘汰的。每个人的生命来之不易,不要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儿戏与玩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