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你们这样的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自《大纪元时报》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发表《九评共产党》后,至今,三退人数突破二千五百万。虽然中共官方至今没有公开回应过退党潮,《九评共产党》和退党讯息的传播,仍然经过多种途径传遍中国大陆。

机缘

新疆的一位商人表示奇怪,怎么会接到「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信息的电话?

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笑着说:「我们远隔千山万水,我哪能知道你呀?这电话是随机自动拨打的,这可是机缘,缘份啊!」

义工给商人讲,现在这年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大活人的器官都弄去赚钱,中共可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干的出来。

商人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还能顾及到这些事?下岗多年了,做点小生意,刚刚解决温饱,对政治早就淡漠了。以前追求什么进步入了党入了团,为的是好提拔当干部涨工资。现在我就是为了赚钱赚钱。生活开始好过一点了,谈这些事有什么用?能当饭吃?

明白的心

对于这位比较看重钱的商人,义工便和他无所不聊,讲人生哲理,谈到钱再多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时,慢慢的越说越投机。

义工问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信吗?」他说:「我信!」再问「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信吗?他说:「我天天在家敬香呢。」义工说:「这共产党坏事做到这个份上,神能放过它?」商人说:「那当然不会放过它」。

义工说:「你不声明退党,你就是它们一伙的,当天灭中共那一天到来时,你想跳也跳不出来了。」商人略停一会儿,好象明白了什么,说:「咳,还真有点意思,是那么回事,那就给我退了吧!」。

没想到还有你们这样的人

义工看商人信佛,就用「信佛」两个字作化名,帮商人「三退」了,也没啥风险。商人乐开了说:「这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了,你们单位真有钱。」义工说:「你搞错了,我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像我这样的义工可多了,全世界各个地方都有,都是自掏腰包。」

商人感叹:「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你们这样的人。」

真名退,我不怕

北京一位六十四岁的老大爷,在电话中告诉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他对恶党的胡作非为见多了,共产党的坏他是清楚的。

通过交谈,得知老人没入党入团,但是曾是少先队员。听的出来他是位正义善良的老人,但长期受到中共无神论欺骗宣传的毒害,对退出少先队感觉无所谓,所以也就没有表态。

为了让大爷能够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义工为大爷讲了宇宙有关成住坏灭和善恶必报的天理及古今中外各类预言,还通过讲俄国一位信神的农妇和宣扬无神论的学者的故事,启发老大爷为了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义工和老人越聊越起劲,最后没想到老大爷说:「给我用真名退了吧。我才不怕呢!」

老大爷还问「这电话讲这么长时间得花多少钱哪?」并邀请义工,「您要是到北京来,一定给我打电话,我接您,到我家住些日子。我家很宽敞,经济不成问题。每天两瓶二锅头,我们再好好聊聊。」

超龄自动退与公开声明退不一样

一位女士是省民盟的负责人,听过「三退」的电话播音后,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就将电话回拨给她。

义工明确的说;「你们民盟是中共邪恶的政治花瓶,给它撑面子,帮它迷惑百姓,你知道吗?」女士说:「我的电话和手机它们能监听,不多说了,说长了不安全。」

这位女士没入过党,年轻时入过团。她说早超龄退了。义工告诉女士:「那是不算数的。」义工给这位省民盟女士讲了超龄自动退与公开声明退不一样的道理。

他说,自动退了只是现在没有参与它的活动。而以前发过的誓言和被打上的印记还在。只有公开声明退出,在天灭中共到来之时,劫难才不会有。这是上天对人的慈悲。

义工举了个例子,「就象俩口子分居,只要没办离婚证,街坊邻居始终会认为是夫妻。」女士立即表示同意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

然后义工幽默的说:「您的这个电话号码后三位数字的谐音是「陆琪琦」(6、7、7)很好听,我就用它作化名替您在退队网站上写个声明退了好吗?」

女士连声说:「好!好!」并非常认真的记下了突破网络封锁和收听「希望之声」的方法。

公安贴举报海报,成反宣传

一位来自中国某大城市的大陆游客阿海(化名)对记者表示,最初了解到《九评》的消息,是二零零六年初,看到当地公安在公共地方贴的海报。海报上写,如果有市民拿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发出的《九评共产党》,一律不准私下保留,要向当局举报。如果私下保留,一旦发现要惩处等等。阿海当时就想,中共打压的,一定是好东西。他就向朋友四处打听,但可惜都没有找到。

后来,他看到朋友手中有一本香港的《开放》杂志,上面有新唐人电视台的广告。他就从大陆打电话到《开放》杂志,辗转找到新唐人义工,经海外邮寄得到一份《九评》光碟和书籍。阿海如获至宝,反复的看、反复的播,他特别喜欢看新唐人制作的《九评》光碟,因为电影资料详尽,看后印象深刻,最多的时候他每天看八小时,至今已经看过《九评》五十多遍。

阿海说,《九评》中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历史的教训」:共产党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证都不会兑现。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

那是因为他有朋友曾经看到工作单位发文件说欢迎举报贪污官员,结果也去举报,但就害得工作都丢了。现在他才明白,中共的话信不得。

《九评》光碟大学校园热卖

阿海成了大陆义务传播《九评》的热心人,要《九评》的朋友也越来越多,阿海后来干脆就到附近的大学去买。他说,他所在城市的几所大学都有《九评》卖,五块钱一盘,他买了好多送给朋友,当中包括了在中共政府部门的官员。

阿海说,别看很多中共官员的人得了共产党的利益,其实他们都知道中共快不行了。有官员看完《九评》后,对阿海说,《九评》太好了,《九评》讲的都是事实。也有人悄悄的要阿海帮忙找退党途径。

公安查楼睁只眼闭只眼

虽然公安四处贴海报称要对保留《九评》的人严惩,阿海说,其实很多公安也看过《九评》,私下也骂中共,只是碍于饭碗,不敢公开反对,但执行中共的一些命令也是阳奉阴违。

有天公安查楼到他家,看到他看《九评》,就问他从哪里拿的。阿海就告诉他们说是街上捡到的,也给他们看。那公安看了看,就对他说:「你自己在家看就行了,千万不要传出去」,之后就走了。阿海也觉的奇怪:「不是说要对保留《九评》的人严惩吗?为什么不抓我,看来该公安对《九评》的内容也不反对。」

突破封锁,退党更多

阿海这次来香港旅游,最羡慕香港的言论自由,很多旅游点都有《九评》供免费取阅,不象大陆冒着风险私下印制。阿海说,大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资讯不流通,如果民众能够自由接触到资讯,知道中共在历史上所干下的坏事,相信退党的人会更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