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樊庆清遭迫害事实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一日】我和樊庆清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当我知道了老朋友遭受到化纤厂和寒亭区公安及劳教所等这么多令人发指的邪恶迫害时,真是心波难平,现将樊庆清遭迫害的真相揭露出来。

樊庆清是化纤厂长丝分厂加工车间的一名年轻女工。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心身得到了高度净化,处处做好人,无病一身轻。

然而,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开始,江罗流氓集团勾结中共邪党在全国对法轮功进行无端的骚扰和打压。潍坊化纤厂的不法人员也紧步后尘,在全厂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

长丝分厂厂长史乐堂、加工车间主任刘效川积极配合,以下岗逼迫长丝分厂的大法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樊庆清等六名大法学员坚决不配合邪恶,就被下放到化纤厂服务大队劳动,不发工资,每月只发一百元生活费,其中一大法学员后被非法开除公职。

数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服务大队书记朱立元、队长王斗胜、二队长张忠传逐个找法轮功学员训话,威逼放弃修炼,写保证书,不写保证书就开除公职,整日逼看诬陷、诽谤、造谣、歪曲大法师父和大法的电视、报纸。也就是从七二零这天开始,不准大法学员回家,集体关押在服务大队院内,白天逼看造谣、诬陷的电视、报纸,晚上睡小方凳。他们就这样被关押了七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樊庆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还师父与大法清白,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关进广场派出所。当时那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警察逐一登记姓名,不配合就殴打。樊庆清被非法关押一上午后,被劫持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又被潍坊化纤厂和寒亭公安劫持回厂,非法关押在厂民警中队。恶党书记张志泉把服务大队的六名大法弟子也全部非法关押在厂民警中队迫害。

当时正是寒冬季节,服务大队长王斗胜叫人把所有的床全部撤走,让大法弟子睡水泥地。人人被提审,遭拳打脚踢皮带抽,有的男大法弟子被扒掉棉衣,穿着单衣抽脊梁,皮被抽烂了,血把衣服粘在身上脱不下来了;有的脚踝骨被打肿了,半年了也没好;恶人张志泉强迫法轮功学员两只胳膊伸直,上面放上雨伞,如坚持不住伞掉下来了,就拿打火机烧胳膊,恶党书记张志泉说“我这里只有拳头和棍棒”。

樊庆清等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直到脱水昏迷,在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被拉到厂医院输液。樊庆清在厂民警中队被非法关押了七天,输液后稍有恢复,就被强行押送寒亭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还强迫交一千五百元拘留费。工资全部停发,连一百元生活费也不给了。

拘留期满后,樊庆清仍被关押在厂民警中队,厂恶党书记张志泉继续威逼放弃修炼“真善忍”。樊庆清坚决不配合,就被罚交八千元押金。在非法关押期间,每顿给一个小馒头,一小块咸菜,清水,还逼交每天五十元生活费,十四天共交了七百元。

同时,樊庆清以前入股厂里的四张股票也被非法没收了,每张股票二千二百零八元,后升值为四千四百一十六元,四张共计一万七千六百六十四元。另外,化纤厂恶党书记张志泉一伙进京抓捕上访的大法弟子时,在京吃喝玩乐的费用三万七千三百一十五元二角,全部算在十三位大法弟子身上,每人均摊二千八百七十元零四角。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樊庆清与同修学法交流,被恶人举报,寒亭城西派出所出动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樊庆清、荆波、李颖,还有正在往家走的三位同修,把她们带到了城西派出所,遭到了恶警的非法搜身和野蛮审讯。厂里又把她们押到厂民警中队,第二天,她们抗议这种非法关押,被保卫处付春拳脚相加摔倒在地上狠狠的把几个大法弟子揍了一顿,有的羽绒服被撕裂,有的头上被打的鼓起鹅蛋大小的包。后来樊庆清与荆同修为了保护其他大法弟子,就说是自己叫她们来的,与她们无关,就这样化纤厂把樊与荆同修关押了四天后(每人交二百元生活费)以组织“非法”集会为名,强押寒亭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在刑拘期间,遭恶警提审,让她两腿伸直坐在地上,手放在膝盖上,稍一动就遭殴打,逼迫出卖同修,她坚决不配合。其他几名大法弟子除樊的母亲被放回家外,她们都被非法关押在厂里一个月。刑拘期满后,由厂押回仍关押在厂民警中队,厂恶党书记张志泉等继续逼迫放弃修炼,写保证书等精神摧残,樊和荆坚决抵制,坚定正念,恶党书记张志泉也毫无办法。(因小荆不是本厂职工,就放她回家了)他们把樊和另一名男法轮功学员关在同一栋房子里,之后,樊和男学员设法闯出。

回家后,他们还使用了恶党株连九族的一贯伎俩,前服务大队书记朱立元、队长王斗胜、张忠传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骚扰,责令家人看管,监视,不让出门。煽动、教唆家人经常打骂,虐待大法弟子,并威胁说:“再炼就叫你丈夫与你离婚!”原厂工会主席(现厂党委副书记)郑恩泮用谎言、欺骗的手段,煽动挑拨樊的丈夫,说樊是什么头,现在国家对法轮功的定性等谎言,你要与她划清界限,这样会影响你的孩子今后升学、参军等,樊的丈夫就听信了谗言,(当然也有他个人的私心)就真的与樊离婚了。这件事给樊庆清特别给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创伤,这是邪灵恶党破坏大法弟子家庭的又一罪证。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樊庆清与同修去体育场炼功,被寒亭城西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审讯,因不配合,被恶警毒打一顿,又强行押送寒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进看守所,恶人所长郭广森问:“还炼不炼?”樊坚决的说:“炼”!恶人郭广森上去就是重重的两个耳光,然后拳打脚踢,一顿毒打。在这前一天,已有五名同修被关押在这里,她们就集体绝食反迫害。恶警(都是男恶警)就把她们弄到死刑床上,人成“大”字形,两手腕、两脚腕分开铐在床上野蛮灌食。四、五个恶警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摁着头、身子、捏着鼻子、扳开嘴硬往里灌,手段极为残忍。死刑床是用来对付死刑犯的,可寒亭看守所恶人郭广森指使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寒亭看守所还发明了一种酷刑具,叫“十字架”。用二十公分宽的三块木条组成,两横一竖,成“士”字形,其实就是“士”字架。人锁在上面,也成“大”字形,两臂成“一”字分开,贴在上横木条上,两手腕铐在上横木条上,脊椎骨贴在竖着的木条上,高高被顶起,两腿分开,两脚腕铐在下横木条上。人锁在上面,身体的整个重量落到脊椎上,脊椎骨被硌的酸痛难忍,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全身麻木,人就昏死在上面。这也是对付死刑犯的,寒亭看守所照例迫害大法弟子。寒亭大法弟子张玉娟、陈可娟、王丽等人就曾遭过“士”字架的迫害。恶人郭广森还罪不知悔的到外地看守所介绍迫害经验。

樊庆清就这样在寒亭看守所遭受迫害一个月,还被罚款一千五百元,说是生活费。樊庆清刑拘期满后,被厂押回,继续关押在民警中队四楼。一间小屋,放一张写字台,一张连椅。有一天,服务大队长张忠传当众扬言要强奸她,并直接对樊说:“你再炼我就强奸你、劳教你。”这就是中共恶党邪恶本质的亮相。这样樊庆清又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十四天,罚交七百元生活费。

被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中午刚下班回家,厂恶党书记张志泉,服务大队长张忠传,马清涛派人找到樊庆清,叫她到厂里一趟,樊庆清想:不会有好事,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不一会儿,四、五个民警(厂警察)突然闯进她家,架起樊庆清拖上警车,绑架到了城西派出所,大法弟子小荆也从家里被绑架到了城西派出所。恶所长陆俊明把早准备好的非法劳教三年的劳教书拿出来叫她俩签字、摁手印。俩人不从,恶警说“不签字、摁手印照样劳教”。就这样她俩被恶人陆俊明、恶警李某某等四、五个恶警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结果体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寒亭公安分局恶警不甘心,然后出动大批警察把樊、荆二人强行带到寒亭医院从新查体,第二次把俩人强行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因为寒亭公安分局事先去劳教所请客送礼,花了三千一百三十九元,全由她们俩人负担。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当时有四个大队,樊庆清被关押在三大队劳役。三大队主要是装铅笔和扎美丽丝,是出口产品。中共恶党强迫大法弟子做苦役来为其换取外汇,罪不容赦。苦役极其繁重,早上六点起床,每天有时干到深夜一、两点,一般一天都要干十八小时以上,活干不完还要带回宿舍接着干。常人劳教犯有句俗话称这里是“人间地狱”。

大法弟子在这里不但在肉体上受到严重摧残,而且在精神上也受到严酷摧残。这里的常人犯都是些卖淫、偷盗、抢劫、教唆卖淫者。恶警却用这些人渣看管、包夹大法弟子。还经常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诽谤大法的录象和天安门自焚谎言,来动摇和摧残大法弟子的修炼意志。不但毒害大法弟子,更是在毒害常人囚犯。

大法弟子起来制止这种破坏法的行为,揭露谎言,被恶警孙群丽、刘瑞芹用电棍当场电昏。还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要求,不报数、不穿囚服、喊法轮大法好,被呈“大”字形吊在窗棂上,几天几夜不放下来。恶大队长牛学莲、恶指导员刘瑞芹、恶警赵华、孙群丽、王月瑶、孔艳霞、管士英等轮番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有一次竟用十二根电棍同时电击大法弟子,真是惨不忍睹,恶警还在饭食掺上不明药物来破坏大法弟子的中枢神经。更为恶劣的是从北京弄来什么“帮教团”,其实质是冒充大法弟子的中共特务,以传假经文来迷惑大法弟子,毁灭大法弟子的修炼意志。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大如山。

对大法弟子“经济上截断”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樊庆清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经济极度困难,生活难以支持,就去厂里找恶党书记张志泉,想要回九九年罚交的八千元抵押金(因去北京证实法罚的),张志泉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显出一副流氓样。

樊庆清从一九九九年六月份被迫害下岗,停发工资。又不断遭不法之徒的非法巨额罚款,所以,在经济上被迫害的一贫如洗,债务累累,(很多罚款还是亲朋好友替交的)。从一九九九年六月份下岗到劳教结束,至再工作之前这段时间,加上多次巨额罚款,包括扣发的工资,个人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六万一千五百五十八元之多。这是江罗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经济上截断”的迫害铁证。

邪党对樊庆清的经济迫害,是沧海一粟。就潍坊范围,大法弟子遭受的经济迫害,个人经济损失上百万元的也不乏一人,仅寒亭区这个小范围内,个人损失也有二十万元以上的,全国就更大的无法计算了。由此可证,邪恶在经济迫害中,犯下了不可估量的罪行。

迫害仍在继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樊庆清恢复工作后,邪恶之徒仍不放过她,长丝分厂纺丝车间书记陈之峰,车间主任刘慧英、工段长孙金忠经常找她所谓谈话,逼写不炼的保证书,都被她严词拒绝,并严肃警告他们,不要再对大法犯罪,要给自己留条后路,选择一个美好未来。这些人不但不听,还在日常工作中刁难樊庆清。

二零零六年六月,樊庆清申请探亲假,刘慧英、孙金忠都说:“你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就批,不写就不批!”樊庆清质问:“谁规定的?”刘说“我规定的,要不你就别在我这里上班!”樊庆清找到分厂厂长张文增,不法之徒串通一气,就是不批。

在此,我们真心希望所有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明白真相,大法洪传,救度宇宙中的一切众生,这是万古难遇的机缘,好好珍惜!为自己和亲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潍坊化纤厂电话

总经理逄奉建    13705363088
原党委书记张志泉   13376360089
副书记郑恩泮    13806363899
纺丝车间主任刘慧英  13963665621、宅0536-2279928、办0536-2275651
纺丝车间段长孙金忠 13563626189、宅0536-2279986 、办0536-2275658
长丝分厂厂长张文增  13505361565 、办0536-2275601
原纪委书记刘金智  13805366697
服务大队长张忠传  13081622538、宅0536-2273669、办0536-2275256
王斗胜    13906365576
马清涛   13791655997、办0536-227569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