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地区教育系统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一九九五年洪传到豫东周口以后,“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炼者遍布农、工、学、商各界,其中包括各类学校的许多教职员工。他们用在大法中提升的道德为人处世,家庭温馨,四邻和睦;他们用在大法中开启的智慧传道授业,学生敬服,领导满意。他们如朵朵净莲,在浊世中飘香开放,福惠众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中共恶党的血腥镇压以来,为让善良民众明白真相,得到神佛的救度,周口教育界大法弟子抛家舍业和平上访洗大法奇冤,节衣缩食披星戴月传大法真相。其亘古壮举感天地,浩荡慈悲垂旷典。然而,在阴阳倒悬、红魔肆虐之乱法末世,真、善、忍遭劫,假、恶、暴横行。众多老师被非法抄家、罚款、绑架、关押、劳教,有的被判重刑,还有的被迫害致死。请看以下案例。

一.淮阳教师宋振灵夫妻双双被判重刑

宋振灵,家住淮阳鲁台花庄行政村,潜心教学,业务成果斐然。但却受严重乙肝病困扰,久治不愈。修炼大法后,肝病烟消云散。妻子王桂金看到大法如此神奇,也开始学法炼功。

在中共疯狂打压大法之后,宋振灵夫妻屡遭劫难。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夫妻俩赴京证实大法,偕功友八人迂回到达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当场绑架,拉到前门派出所。淮阳公安副政委任伟和鲁台派出所长前去领人,把夫妻俩绳捆索绑带到淮阳驻京办事处,轮番审讯、毒打。国保副队长吴胜利和鲁台所长审王桂金时,逼她双膝跪地,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拽头发,一缕缕长发被扯掉,脸被打肿。任伟和鲁台所长将夫妻俩用绳狠狠捆死,两只胳膊铐在背后,然后边打边问,脸打的肿胀失去知觉。第二次审讯连下身也捆紧,任伟脱下皮鞋打宋振灵的脸。连续摧残了两天,连饭也不让俩人吃一口。任伟还把夫妻俩身上的钱全部抢走,装入私囊。劫持回淮阳以后,任伟、陈家昌、耿守灵、赵敏又对他(她)们刑讯逼供。先给宋振灵上绳,把他背上的皮肤都捆破了,大面积往外浸液渗血。任伟把皮鞋脱下来,疯狂的打宋振灵的脸,叫嚣要“打够七十破鞋”。打到五十下,就累的喘不过气来,只得罢手。接着,又多次刑讯王桂金,耿守灵随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后来在邪恶的洗脑班,恶人强逼宋、王二人“转化”,将其释放。

同年十一月十二日,宋振灵夫妇在暂住处做真相资料,又被恶警李昌锋、王全栋、耿守灵、庄万正绑架,恶人们当场毒打他俩(把王桂金的脸打的肿了一个星期)。之后投进看守所,一次次对其酷逼供。后来,夫妻俩同时绝食反迫害。绝食两周后,看守所头目郑现军、李绍生命狱医张多书给王桂金灌食。张把一截竹筒直插到她的喉管,用手捏着她的鼻子硬灌。郑现军用锐器把宋振灵的牙撬开,撬的满嘴流血,还用细竹竿狠敲他的手脚、脚趾,每敲一下都是扎心般的疼痛(出狱多少天后,指头还乌青黑紫)。夫妻俩绝食二十九天,生命垂危。家里听说后去要人,任伟、耿守灵讹诈四千元后,才放其出狱。

零四年二月份,流离失所的宋振灵和妻儿一家三口在郸城再次遭特务绑架。淮阳恶人赵继山、王全栋、徐军接通知前去带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被劫持的几个大法弟子拳脚相加,用手撕王桂金的嘴,然后将她一家绑架回淮阳。

在狱中,夫妻绝食抗议,张多书又奉郑现军之命灌食,灌食中发现王桂金怀有身孕。经批准,对她改为“监视居住”。

零四年四月十一日,鲁台派出所恶警又开车到王桂金娘家抓她,一天连去几趟,把她父亲带到派出所,又搜查了所有的亲戚,也没找到人。其间,她三哥打电话叫她“注意点”,恶人竟把她三哥抓走关押,罚款六千元“取保候审”;以所谓“包庇罪”将她父亲判刑一年;王桂金也在五月一日陷入魔掌。因其处于妊娠期,法律规定不能坐牢,又对她实行监视居住。七月十九日,国保队长常怡军指使鲁台派出所将她和儿子强行抬走,连夜拉到淮阳计划生育指导站。次日下午,宋多海、李广等八个恶汉按着她,强行做了引产,当时胎儿已经将近九个月。中共邪教之残忍毒辣真是惨绝人寰,令天地为之震怒!

后来,宋振灵被非法判十年重刑,王桂金被非法判刑五年,好端端的家庭被恶党摧残的支离破碎。

二.项城城郊乡小学校长韩翠梅被无限期羁押

项城市城郊某小学校长、大法女学员韩翠梅,六十六岁,已退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冒险赴京上访,向世人讲述大法真相,遭恶党残酷迫害,两度身陷魔窟。

二零零零年三月,韩翠梅依法赴京上访,被项城恶警非法关押九个月,出狱时被敲诈二千元。

零一年元月,韩翠梅散发真相资料,被项城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狱中,因拒绝按指纹,恶警蒋友荣给她戴上监狱最大的脚镣。

同年七月十八日,韩翠梅被强行送往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症状,被拒收。但项城恶人草菅人命,继续把她关在监狱迫害。整整关了三年多。

三.沈丘师范舞蹈教师马瑞被非法判三年劳教

马瑞,女,四十三岁,回族,沈丘师范(后该校迁至周口,更名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舞蹈教师。得法前,她因业务精湛、相貌出众而高傲任性,修炼以后善待他人,宽容祥和,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人们在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威力。

七二零以后,只因证实大法,她三次被恶党关押迫害。

九九年十月,马瑞首次赴京上访,被沈丘政保恶警劫持到看守所非法羁押。最后被勒索五千元“保证金”,以“保外就医”名义获释。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她再度进京护法,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由沈丘公安接回后非法羁押,至零一年五月底才恢复自由。

零一年十二月,县政保恶人窜到沈师,把马瑞骗到校长办公室“谈话”,再一次将她绑架。后判其三年劳教,于零二年七月送郑州女子劳教所迫害。

四.项城南小年轻教师冯磊被非法劳教三年

项城南关实验小学音乐教师冯磊,三十出头,文质彬彬。修炼之前,其家庭濒临破裂的边缘。

修大法以后,冯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开始分担家务,善待妻子,令妻子和双方亲友对大法由衷敬服。在学校,他工作兢兢业业,与人为善,在同事中享有美誉。

九九年十月,冯磊和几位大法弟子一起进京上访。刚到国务院信访办,就被非法劫持,交给当地公安,由恶警押回来项城,投入看守所。冯磊拒写所谓“不炼功”保证,被非法判三年劳教。

在邪恶的开封劳教所,狱警为达到让冯磊“转化”的目的,对其软硬兼施。他始终和平理性的讲述法轮功的美好。看软的不行,恶警狠毒的给他“上大挂”:白天服十几个小时的超强度劳役,晚上收工回来,把他“大”字型铐在床帮上。并且由劳教人员分班监视,只要一合眼就在身上掐、拧,只许在黎明前睡眠个把小时。如此二十一个昼夜的连续折磨,在精神恍惚中,他被迫写下了诽谤大法的文字。无耻恶警竟把其恶迹作为“成果”,向上级邪党邀功请赏。

零四年五月,国保中队长靳海带一帮恶警闯到冯磊家里,无故查抄。仅凭抄出的几个写有大法真相内容的彩色小球球,就把他当场绑架,关押到看守所。国保大队长马哲锋幕后操纵,中队长靳海在幕前蹦跶,以“送劳教”为杀手锏要挟其家人,敲诈一万元,关了十几天,才把无辜入狱的冯磊释放。

五.太康三中女教师许莉屡遭迫害流离失所

零四年农历二月初一晚上,罕见特大雷雨突袭周口川汇区,电鞭闪烁,惊雷震耳。八点多钟,一对年轻夫妻冒着滂沱大雨,去沙南物资局家属院二楼送电脑等设备。当时二楼屋里亮着灯,丈夫先上去,妻子在下面等。妻子见丈夫迟迟不下来,知情况不妙,正欲离开,被潜伏在暗处蹲坑的周口国保头目黄金启突然一把抓住。

这年轻女子是原太康三中教师许莉,男的叫谭志强。许莉曾两度赴京证实大法,被开除公职。前夫在谎言欺骗和恐怖高压下强行与她离异。随时都面临恶警抓捕的许莉被逼离开故土,漂泊流离。在险境中她依然不忘证实大法,参与周口一个资料点,制作大法资料。此间,她与同样流离失所的谭志强结为伉俪,并生下一男婴。

恶警黄金启抓住许莉之后,满口秽语,拳打脚踢把许莉按倒在地。谭志强也在楼上遭到毒打,满脸是血。恶警搜走了钥匙,摸进了夫妻俩租住的颍河小学家属楼,抄走了七千元现金和值钱的物品。恶人把襁褓中的婴孩带到国保办公室,白天随便喂一点奶粉,拉屎撒尿无人管。当夜,许莉夫妇被劫持到看守所。二月初三上午,黄金启来到监狱,许莉强烈要求给孩子喂奶,黄金启声称:“小孩在他们那里已喂了两天了,好好的。若不老实交代,不准见小孩。”下午,许莉再次强烈要求见孩子,黄仍断然拒绝。刚出正月,春寒料峭,婴儿在满是屎尿的小包袱里泡了两天,浑身冰凉,气息微弱。两天后送到许莉的娘家。在医院紧急抢救期间,多次病危。后来虽然保住了小命,但臀部、大腿两侧、小便处大面积溃烂、化脓,留下明显疤痕,且体质羸弱,发育缓慢。

许莉因尚在哺乳期,当时没有判刑,因避开非法抓捕,她含泪丢下幼子,再度流离失所。谭志强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至今仍在新乡监狱遭受迫害。

六.项城城郊幼儿园教师冯纪梅屡受迫害

项城大法学员冯纪梅,现年四十七岁,是城郊乡任营幼儿园教师,修炼大法已十一年。修炼前,因其丈夫到处拈花惹草,给她的身心造成极大创伤,精神一度错乱,家庭处于崩溃边缘。她曾三次想以上吊、喝农药的方式自尽,皆被别人及时发现劝止。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的精神迅速恢复,变的乐观大度。在单位努力工作,善待同事;在家里辛勤操持家务,孝顺双方父母,其丈夫的不轨行为也大为收敛,家庭气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与祥和。

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以后,冯纪梅依法上访、讲真相,四次被恶人劫持、罚款、关押。在狱中被逼服超强度劳役,被恶警辱骂、毒打、戴脚镣,受尽折磨。

其前夫由于受中共造谣媒体的毒害,对从大法中得到的好处一概不提,把修大法的妻子视为眼中钉。在外边,赵疯狂滥淫,无恶不做;在家中则凶残暴虐,对妻子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抓住什么就用什么打。近三年来,赵某竟与其堂弟媳勾搭成奸(其堂弟犯罪在押),公开姘居。对妻子更是百般谩骂、毒打、折磨,逼其先开口离婚。出于对赵的慈悲挽救,冯纪梅一再承受忍耐。怎奈赵鬼迷心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先是向公安举报,说冯纪梅经常向别人宣传大法真相,料定公安必将其抓捕。可派出所的人到周围一调查,就一清二楚,当众把赵狠狠教训了一顿。赵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给法官曹金林行贿,以妻子修炼大法为名向法院起诉离婚。得了好处的曹氏偏袒恶人,力逼冯纪梅在法庭上表态“不炼”,否则就判离。冯纪梅向当场陈述事情原委,曹厉声喝止,不许申辩,强行判离,并把所有房产断给男方,等于把女方扫地出门。冯纪梅不服判决,找法院领导反映,并准备提起上诉。曹金林害怕了,要回双方手中的《判决书》,从新改判,将房产平分。

由于恶党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一个完整的家庭破碎了。

七.周口体校高级讲师任学英被非法劳教

周口体校高级讲师任学英,女,五十八岁。九六年有缘得法,深知大法的神奇美好。

九九年十月,她依法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警察劫持。中途停车时,她机警的走脱。后来周口政保得知了这一情况,对她非法传唤,并非法罚款。

二零零零年三月,她参加了向北京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会议代表签名请愿,要求立即停止对善良修炼团体的迫害,被政保恶人非法传唤罚款(加上上一次,共计被罚款五千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她再次赴京证实大法,被周口“六一零”、国保恶人非法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其间工资全部被本单位扣发。

八.淮阳优秀老教师雷邦慈屡遭迫害

大法弟子雷邦慈,六十多岁,住淮阳县新站镇曾楼行政村。雷邦慈执教四十多年,桃李芬芳,广受敬重。他在邪恶恐怖下毅然信奉真、善、忍大法,屡次遭到恶党迫害。

二零零一年元月,恶人以“排查”为名溜进他家,将其绑架到县拘留所迫害。

零四年七月的一天中午,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及新站镇派出所一群恶徒闯进雷邦慈家非法查抄,搜走大法资料,抢走彩电。

仅隔数日,恶人们又在夜幕下潜入他家,没见其人。而后的几天之内,又连续到他家骚扰。

零四年十月二日,县公安局副局长郑艳芳亲率国保、新站派出所恶警十余人,警车两部,闯进雷邦慈家,往返三次没见人。恶人贼心不死,晚上九点以后,四入其门,人还是不在。这帮狡诈的恶徒掉头闯进其大哥邦汛、二哥邦礼家非法查抄,将雷邦慈从他大哥家中绑架走,并在雷邦讯家翻箱倒柜,抄走大法书,抢走雷邦慈的工资卡,及六千二百元现款、余额一千五百元的存折、雷邦讯的一千七百元现金。

后来,雷邦慈家人要人时问起被搜走的现金存折,恶警矢口否认。

九.项城水寨镇教师孔繁荣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农历正月十六日,项城水寨镇女教师孔繁荣与世长辞,年仅五十二岁。到场吊唁的同事悄悄议论:多好的人哪,走的太早了。孔老师是江泽民害死的呀。

孔繁荣以前身患乳腺癌绝症。九七年,她有缘得法修炼,癌瘤不翼而飞,沉闷的家庭又恢复了幸福和温馨。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无端打压,孔繁荣于当年十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她被周口驻京办事处绑架,由项城市政保头目马哲峰等恶警一路吊铐,千里押回,关押在项城市看守所,后又转到扶沟看守所迫害,其间遭到恶警酷刑折磨。囚禁三个月后,被非法罚款四千元出狱。

孔繁荣回家后,又多次受到邪恶之徒骚扰,致使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十.周口粮食技校优秀教师李建华夫妇被非法劳教

周口粮食技校年轻教师李建华身材修长,仪态端庄。修大法以后更变的淡泊名利,祥和宽容。

九九年十月,李建华赴京上访,周口建设路派出所所长拜自强拉着粮校负责人去北京劫持,将他绑架后带回周口逼供,判三年劳教,送到开封劳教所。李建华在开封受到极其繁重的劳役摧残,但他坚定信仰,心如磐石,于零二年九月底闯出魔窟。出来时瘦骨嶙峋,面无血色。川汇区“六一零”专门下禁令:一、不准讲课、当班主任;二、不得外出,随时听候公安传唤;三、工资待遇执行九九年的标准。

零四年九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建设路派出所伙同小桥办事处一行数人到李建华家中骚扰,发现他在上网浏览,就故意套问他对法轮功的态度,并随即给国保恶警打电话,汪勇带人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等物品),将其劫持,判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许昌劳教所,李建华受到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

李建华之妻、大法学员王海波原在周口五中教书,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

十一.沈丘北关小学女教师王翠遭非法监禁

大法女学员王翠,是沈丘一名年轻的小学教师。修大法后,更加兢兢业业工作,体贴关心学生。在大法遭到中共无端打压后,她多次被恶人迫害。

王翠原在沈丘北关小学任教,当时丈夫已过世,儿子刚满十三岁,公、婆不在身边,儿子全靠她一人抚育。该校校长王实践勾结县教育局邪党人员,以“支教”为名,把她撵到离县城几十公里的付井小学任教,害的母子两地相隔。

有一次,王翠在和王营小学张校长谈话时,善意的告诉他大法真相。张校长竟向公安举报,致使她身陷囹圄。其家被恶警非法抄抢,抢走现金三千元,一部手机,出狱时又被敲诈七百元。

十二.周口师院退休职工李春梅两次被非法送劳教

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周口师专的保卫处长、老干部处长和职员师刚(李春梅次子、周口师专员工)一起,把“专车”停到本校退休职工、大法弟子李春梅住的家属楼下,欲强行把她送郑州劳教关押。

李春梅五十多岁,原在校后勤处上班。修大法之前,她因患脑血管畸形,遍寻名医,在洛阳做过伽马刀手术,也无济于事,一年三百六十天,有三百天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脸部肿的吓人,神志恍惚。每次上楼,都是长子背着她。就是这样也受不了,每上一层,还得停下来歇一歇。

李春梅九六年喜得大法,短短一个月,就彻底与顽疾告别,肿胀消退,头脑清晰,精力充沛,常扛着单车上自家住的五楼。每年为单位节省数万元医疗费,学校教职工无不叹为奇迹。其丈夫师学增(周口师专员工)全力支持她修炼,有一段还跟她一起到炼功点晨练。

中共流氓集团开始打压大法的当天,李春梅即去省会郑州上访,半道被警察拦截。

九九年十月,李春梅与多名功友依法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当地警察劫持,交由周口公安带回周口,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她坚持在看守所炼功,被狱警戴上三十八斤的重镣(铁镣前后各有两根直径十六毫米的钢筋,戴上后,走路提着镣,休息时不能躺,异常痛苦),还给强行穿为死囚犯特制的“马夹”,受尽残酷折磨。

在此期间,周口师专因正积极申报专升本(由原来的师范专科学校晋升师范本科学院),恶党就借机把其申报“专升本”成功与否和迫害法轮功挂钩,逼迫学校加重对大法弟子的打压力度。

故此,李春梅获释出监狱后,周口师专领导班子派一名副书记与保卫处、后勤处配合对她严管,扣发了她的工资,每月只发生活费。并公开向其丈夫、次子师刚宣布:如李春梅再出“问题”,就将其三口一并开除。副书记张某某跟李春梅谈话时明确表态:“如果你再上访惹祸,让我受牵连下了台,我就先把你们三口开除了再下台!”

师学增被吓的心惊胆战,每天上下班、外出都带着老伴,把她紧紧控制在自己的掌握之内。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李春梅躲过丈夫的监视,再次北上,证实大法。她冲破层层关卡,机警的在河北保定下车,迂回赴京。先到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后去中南海上访。在中南海被绑架。这次把她带回后,周口六一零、政保恶人非法判她三年劳教,于零一年初送往郑州女子劳教所。去了一个来月,她的脑血管症状复发,获释出所。回家之后没经医治,病状很快就消失了。

从劳教所回来后,学校对其家人施压更大,对她的监控更严。

在红色恐怖下,丈夫师学增的精神几近崩溃,见朋友就哭,经常借酒消愁,因惧怕恶党,忍气吞声,却把一腔怨恨迁怒于妻子,张口就骂,举拳就打。几次夜深人静时,他辗转反侧睡不着,踢开老伴的门,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师学增把自己打人的事向学校副书记汇报,得到的表态是:“要是因为其它事儿,千万不能打人。要是因为法轮功的事,那就没啥。”

有一次,为迎接“专升本”验收,学校领导找师学增“谈话”。师回家与两个儿子一叨咕,三个胆小鬼把善良为本的发妻、慈母拱手送给拘留所,无故关押十四天。

二零零一年,周口师专“专升本”进入冲刺阶段,学校头目感到不把李春梅关起来不放心,经邪党班子一番密谋,向师学增摊牌:为保证“专升本”顺利进行,研究意见把李春梅送劳教。如家庭不同意,你,或者师刚,必须写书面“保证”,保证她不出任何“问题”。今后一旦出了问题,谁出面立的保证就开除谁。结果,父子二人都害怕丢饭碗不敢担保。学校邪党人员经与“六一零”、政保大队恶人串通后,派保卫处长、老干部处长和师刚一起用“专车”送李春梅劳教。这就出现了周口师专两个处的处长“专车”送职工劳教的这一幕。

充当马前卒的一行三人上楼见了李春梅,强逼她下楼上车去劳教所。李春梅随他们下楼时,一脚踏空,一头栽倒在楼梯上。处长们慌了手脚,马上向领导汇报。这出严重践踏法律的荒唐悲剧就此收场。

中共恶党的挂钩毒招迫害了大法弟子李春梅,同时,也害苦了周口师专那些出卖良知的助恶为虐者,有的殃及家人,有的被单位无辜处理罚款,均遭受了报应。

十三.淮阳县直幼儿园退休教师吕淑英被判刑十年

淮阳县直幼儿园退休女教师吕淑英,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三年又被非法判十年重刑,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关押(现在仍在狱中)。

十四.结束语

遭受恶党残酷迫害周口教育系统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如:项城还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鹿邑有个教师送学生一个护身符被辞退,商水有个男教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酷刑精神失常,周口川汇区学校、周口地区技校、周口交通技校、周口卫校、周口卫校附属医院等单位,也都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罚款,有的被劳教。更多案例将在搜集整理后予以披露。

最后,我们再次告诉周口乡亲父老一个天机:一贯与神佛为敌、残害八千万中华同胞的中共邪党即将解体。邪党解体前,还将出现人类的大淘汰。被淘汰者将坠入无间地狱,成为恶党的殉葬品;留下来的人则将步入重德行善、万象更新的新纪元。

生生世世的亲人啊,请不要拒绝真相,请不要与行将就木的恶党共舞。女低音歌唱家杨建生演唱的令千万人落泪的歌曲《慈悲》,道出了海内外大法弟子的心声:“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真相,不是叫你与我一样,更无意改变你的信仰,只是使你明白邪党骗人的伎俩,慈悲使我不愿看到你与邪党一同遭殃,天要灭这邪党,神叫我救度这一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2/河南周口地区教育系统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161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