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大法弟子赵群兰家十来口人被迫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八年来,湖南岳阳钱粮湖大法弟子赵群兰和家人多次遭迫害。现在全家十来口人都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包括不修炼的亲人。赵群兰多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2000年2月赵群兰和同修们在一起炼功遭钱粮湖派出所彭常华等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40多天。5月赵群兰进京上访,又被当地派出所抓回非法关押1个月。

2000年11月赵群兰发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所长姜仁武绑架,遭到君山区国安于致和,赵文华,李其良等恶警用酷刑折磨。赵群兰双手被绑,双脚悬空而吊,被打得青红紫,全身浮肿,当时双手失去知觉,生活难以自理。又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后,恶警诈取了家人3000元现金才放人。

在几次的非法关押中,赵群兰丈夫为了妻子不遭到迫害,四处找关系,其中被骗,诈取,罚款钱财和交纳几次被非法关押的高额生活费达2万元左右。

赵群兰从看守所回来不久,于2001年1月又被于致和(原君山国安大队长)和派出所的2名警察从家中骗走,没经过任何手续就送往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赵群兰遭到各种酷刑的折磨。如冬天晚上长期在外面罚站,北风头上冻,不准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不准动,多次捆绑灌食。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澡有夹控监管,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2次进“攻坚队”迫害,等等。

严管队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都遭到各种酷刑的迫害。为了反迫害,于2001年3月一百来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都遭到强行的野蛮灌食,电棍电等。长沙大法弟子左淑纯就是在这次灌食中被迫害致死的。

2002年8月被关押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全体绝食,要求无罪放人,又遭到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使人出现神志不清,只知道要睡的感觉。

后来赵群兰2次被关进“攻坚队”,由队长郑霞指挥总台值班人员刘小玉(吸毒犯)等人折磨,双手吊铐在铁床(上,下两层)的两边,脚尖触地,背后抵个矮凳,身体不能站立。恶警还不准睡觉,一闭眼就往眼睛,鼻子里面抹清凉油,风油精之类的,被打、揪、掐是常事。几次被吊的昏迷过去,她们就用水洒,用“十滴水”灌,用清凉油、风油精抹眼睛等手段直到整醒来为止,然后继续上铐,甚至有时不下手铐也是用同样的和各种方式整,就这样不长时间双手被吊残,肿起很大,手铐卡在肉里很深。

岳阳平江的大法弟子陈偶香就是在赵群兰出“攻坚队”,她进来的,被安排到刘小玉等人的房间,被她们迫害致死的。在这个期间进过“攻坚队”的大法弟子有二,三十名,其中曹祥辉进去三次,一直迫害到她最后回家。“攻坚队”通常是进去一个换一个出来,三个打手(吸毒犯)被指使在一个房间迫害一名大法弟子。共四个房间。

在“攻坚队”遭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其中还有:郭雪玲,黄朵红,王维,王福花,常南,文小平,李平,陈伊兰,赵春桩,肖敏华,熊瑞莲,还有湖北的一位大法弟子等。在这期间,关押在“七、二”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每天被迫在阴暗的房间里洗脑,不见阳光,睡的是发霉的被子,每个人全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流水不止,腥臭难闻,晚上难以入睡,很长时间也难得好,有的一、二年也没好,整个身体烂的不象人样。赵群兰长这个疥疮差不多有二年时间,回家时手还在身上抓痒。

被白马垅关押二年零二个月后,也就是2003年3月,赵群兰才被放回家。刚回家时,由于被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记忆力减退,连亲戚朋友、家人的名字有时都想不起来了,长期精神恍惚,说话也不清楚,眼睛模糊不清,很长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回忆起这段被迫害的一部份经过。

在白马垅被关押期间,赵群兰的丈夫由于下岗多年,家中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儿子要管,又找不到事做,生活上出现危机,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因此承受不住,提出了离婚。钱粮湖法院的赵法官参与了这桩离婚案,硬是拆散了这个原本非常幸福的家庭,由于经济上的危机,再加上债主不断上门要债,他们的儿子上到了高一就被迫辍学了,十七岁就和父亲分别到外地打工谋生去了。

赵群兰是娘家收留了她,回娘家后,君山区国安队的李其良,赵文华和当地六一零,派出所的一些不法人员还经常上门骚扰,抄家。搞得全家人都不得安宁。直到有一次又被李觉民(专门监视,跟踪大法弟子的恶警)等几个恶警强行闯入她父母房间翻箱倒柜抄出大法书籍和资料要抓赵群兰时,她不得不流离失所。

赵群兰的出走并没有使当地的恶人停止对她娘家人的迫害,不久,明白了真相的弟媳跟她村里的同学讲真相时被治安主任举报,被迫流离出走。快70岁的老父亲也被人举报,遭到钱粮湖政法委副书记陈爱良(主管六一零)和六一零办主任邓红球及派出所等恶警多次上门抄家,抓人。在这种情况下,她父亲也被迫流离失所,还有两个和父母亲住在一起的弟弟,在恶人不断的骚扰下也离开了家乡到外地谋生去了。

2006年1月赵群兰的弟弟赵群山和付维佳骑摩托车发真相资料时,又被君山区国安绑架,迫害的手段同样是双手悬空而吊,被赵文华等恶警用铁棍毒打,被打得头破血流不止,因此失血过多出现昏迷状态,关押到岳阳看守所时已经是迫害的奄奄一息了。不久又被君山国安送往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台新买的摩托车(现金5千多元,是做出租生意维持生活的)也被抢走了。

2006年5月赵群兰所在的资料点又遭到了君山区国安李其良(现国安大队长),姜仁武(队长)等恶警的破坏抢走现金、财、物达7、8万元。迫害中赵群兰出现神志不清,精神不正常的状态。家人多次到君山国安大队要求放人,在这种情况下才答应放人,但条件是由不修炼的家人(她的二弟)在“取保候审”上签字。后来,一同被绑架的彭晓辉被秘密判刑7年,冷雪飞判4年。

不久赵文华等人又到赵群兰二弟的家中去骚扰,手机也被监听,还打电话恐吓,后来又是朝阳居委会的严定吉多次带人到她二弟家中骚扰,就“七一”前还带了5,6个人到他家中。她二弟和他们争辩了几句,恶警叫喊:“再说把你也扣起来。”赵群兰的二弟一家本想是从家乡出来住在市里过个安宁的日子,现在不但没有,反而那些恶人更是搞得他们一家不得安宁。

在此正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不要继续助恶为虐,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天意,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当中共的陪葬品。也请尊敬的父老乡亲们伸出你们的援助只手,发出正义之声,共同抵制对善良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3/161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