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向阳遭山东省监狱折磨 胳膊和大腿被打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尹向阳于二零零四年十月被恶警绑架后,恶警操纵犯人用铁棍打他,并往他的口中抹大粪和人尿。他顶住了七、八天的折磨后,向地区检察院写了申诉书控告,未果。二零零五年五月,尹向阳被非法判刑关进山东省监狱。在山东省监狱,尹向阳不断的被转监,同时被不同的恶警和犯人酷刑打骂,迫害不断升级。

一、在入监队遭恶警指使的犯人殴打

在山东省监狱入监队,尹向阳除了受到轮番上阵的邪悟者的疯狂洗脑外,还受尽打骂,大约第七天被打断了肋骨。

七月份,尹向阳宣布,由于承受不住而写的“四书”作废,而受到了更残酷的迫害。为了让他“转化”,除了连续七、八天每天只准许睡两、三个小时的觉并受打骂以外,受到恶警指使的犯人每天都往他的脸上倒风油精,每次要倒一瓶。后因尹向阳把受折磨的情况汇报给负责入监队“转化”迫害的李伟,才把他的睡觉时间延长到四、五个小时。其实,所有的迫害都是李伟指使犯人干的,表面上却又冠冕堂皇。

刚入狱时,参与迫害的犯人是以张殿龙指挥,薛军、柴光明、潘冲具体动手。参加者还有几名新犯人。第二次的迫害是以潘冲和几个新犯人为主。

同年十一月份,以犯人江学东为首,指使几名新犯人再次对尹向阳进行迫害,每天进行打骂,每次打骂都堵着嘴,不让出声。有时二十四小时连续打骂,不让睡觉。

二零零六年一月份,迫害继续升级,尹向阳被犯人强迫每天蹲十九个小时,连续二十几天。每次总有四、五个新犯人监督,发现蹲不住了,就动手打。在尹向阳忍受极大痛苦时,恶人还逼迫他背宪法、背刑法。更残忍的是不让他上厕所,有时六小时去一次,有时十几小时都不让去。这次参加迫害的犯人以江学东为首,张涛为副组长,让新犯人动手。这种迫害一直延续到农历新年。

为了达到“转化”尹向阳的目的,恶警给他调换了许多监室,换了很多犯人当班组长,对他进行迫害折磨,都没有成功。

二、在小岗队遭恶警指使的犯人连续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月,监狱的恶警把他从入监队调到小岗队,迫害再次升级。他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犯人强迫蹲着,新犯人每班三、四个人轮流值班,进行打骂,中间每次停止的时间只有十几分钟。除了吃饭时间,每天都在打骂中度过。尹向阳如果拒绝进食,他们除了加重折磨以外,还强行灌食、灌药。在此期间还用针扎他的全身。经过了这样约九十八个小时的连续折磨,尹向阳的全身除了脸和手以外,浑身皮肤都成了乌黑色,左胳膊和大腿被打折。他自己爬不起来,连上厕所都要新犯人架着去。即使这样,犯人的打骂也没有停止。

在极端痛苦中,尹向阳向带头行恶的犯人高冠法要求见狱警,高说:“你想见政府领导(犯人对狱警的称呼),政府领导就见你吗?你不‘转化’,政府领导不会见你的”。当尹向阳说要向狱警反映他们的恶行时,高有恃无恐的说:“政府领导不会对我们进行惩罚的,我们这种做法是政府欢迎的。你唯一的出路是‘转化’”。有一个参加迫害的新犯人说:“我不知道什么是道德,也不知道什么是行善,我就知道打人、置人死地。”他还说:“我没想到,我被判了刑,在监狱还能够打人,真痛快。”还有一个新犯人说:“我是死刑犯,现在等于得了第二次生命,我还在乎什么,顶多再死一次到头了。你要不听我摆布,我就能叫你生不如死,不信你就坚持下去试试。”

在迫害中,有时多达十个人同时对尹向阳动手,有扭腿的,扭胳膊的,压身体的,捂嘴的。他的胳膊就是名叫陈千宋的犯人扭断的。

在入监队,凡是拒绝洗脑的大法弟子都要受到残酷折磨,经常彻夜挨打。凡是不“转化”的,几乎都曾经被打得住过院。恶警们对外还宣称,他们是得了病住的院。

大法弟子尹向阳所受到的酷刑只是山东省监狱残酷迫害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罪行的冰山一角。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在中国正在进行的这场旷日持久的镇压迫害。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立即对山东省监狱进行不受任何干扰的实地考察,直接找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了解真相,曝光这座人间地狱的邪恶。

山东省监狱恶人榜:

齐晓光,为原副监狱长、现任政委,专职对大法弟子洗脑迫害。
张磊光,监区长,负责十一监区、包括入监队和小岗两个队的迫害。
李伟,教导员,具体负责洗脑“转化”迫害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