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市教养院——罪恶的魔窟(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辽宁省本溪市教养院,地处威宁营,太子河边。在教养院表面平静的白楼里,发生了许多鲜为人知,震惊世界的酷刑惨案,一个专门执行“共产主义专政”罪恶的魔窟就隐藏在这里。

自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在这个邪恶的集中营里非法关押了四市二县的大法弟子,有丹东市、营口市、盘锦市、本溪市、桓仁县等二千多名大法弟子,造成死亡及精神失常者数人。

院长刘绍实,原在教养院卫生所担任所长,现年54岁,人送绰号“刘小鬼”,专用伪善的一面诱惑、迷惑人,欺骗大法学员及家属手段很多,说起话来过份热情,口蜜腹剑,每句话都暗含心机,稍不留神就把你引进他已布好的邪恶圈套。此人极具欺骗性,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质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多年的迫害使他积累了很多邪恶的“经验”,对人的心理活动及动态很能见缝使坏,且极为阴险毒辣。

副院长郑涛,对人软硬兼施,吃软就给人灌输邪悟、强制洗脑,并歪曲法律以恐吓人;不吃软就想方设法给学员延长劳教期限,无理刁难于人。

副院长郭铁英,如地痞无赖一般,威逼恐吓、挖苦诱惑、污言秽语、仗势欺人,无恶不用,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开口骂大法、骂大法老师。有一个学员家属带一个孩子(四、五岁)来探望,郭竟用恐吓语言把孩子吓哭,以此戏弄于人取乐。此人低级可见一斑,并经常摆出一副流氓嘴脸,且自以为是,令人十分恶心。

干警苏正伟,用各种手段欺骗他人,极能算计人,工于心计,阴险狡诈。

干警丁会波,该中心的得力爪牙,对上级的迫害部署工作不遗余力,手段邪恶至极,而且此人专能捧领导的臭脚,最能挖苦刁难学员,惯于指使邪悟者,对大法弟子进行无所不用的打击批斗,有一次,丁会波在迫害绝食的大法弟子高东时,用食管在他的食道中插进去拔出来,反复多次折磨他,用灌食用的粗针管往高东的胃里打气,或面糊里多加盐进行迫害,邪恶至极,没有一点人性。

该中心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牌子,采用一切想到想不到的手段进行所谓的“转化”。每个新关押来的学员,到这里就首先会受到干警的“关怀”,看上去很“友善”的面孔,很“周到”的安置,很“亲切”的交谈,了解各方面的情况,嘘寒问暖。让你以为真的是“人民公仆”来了呢。同时进行的就是大量的洗脑工作。早晨起来没吃饭就找你“谈话”, 院长谈完主任谈、队长谈、同时电视录像成天播放诽谤大法、师父;以及歌颂中共的录像,让你的头脑无一刻安宁。走廊都有监控录像。即便如此,每个新来的学员都有一到两个“包夹”人员的看护,寸步不离,包括上厕所。

如果这些对一个人不奏效,他们就会恐吓你了,如:不“转化”就加你刑;不写作业加你刑;问你话不答应加你刑;不背“劳教学员守则”加你刑……;给你转成判刑;送你上关山子劳教所;送大北监狱去;等等。

再不好使,开始用手段,不准睡觉,弄几拨人车轮战术和你谈话,几天几夜,低头就拨拉你,就是不让你睡;还说你是炼功人,让你双盘,并用绳子绑上,不转化不松开……;曾经有丹东法轮功学员宋吉威被这些恶徒压腿近一个小时,疼得差点昏死过去。丹东60多岁老学员王丙林也被恶人们压腿压得死去活来。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先后不同程度的被它们压腿折磨、羞辱。

然而更为邪恶的是本溪市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惯用的“抻床”毒刑。

“抻床”,是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用手铐(后改用绳子,因抻学员王雪飞时手铐勒进了肉里造成外伤怕给恶人们造成影响)。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对坚定的学员过一段时间拉紧一次,就是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中间床缝用砖挤上,每挤一次砖对人体的伤害都是极大,此刑极似古代的“五马分尸”,叫“车裂”。

在抻床上手脚不能随意活动。抻床可以摇、抻、拉、拽。遭受此酷刑后,人马上就会全身疼痛难忍。有的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残。

回顾本溪市教养院过去几年泯灭人性抻床折磨好人的迫害历史,让人心酸,可怜执政者的悲哀,和可怕的下场。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恶警院长刘绍实指使恶警郭铁英、丁会波、郭宝刚将大法学员王玉珠绑在床上两个小时,两条腿各压五十斤重的大米袋子,王玉珠说:“坚修大法到底,强制转化不成。”刘绍实恶狠狠的说:“我要说了算,法轮功都活埋了。”

本溪大法弟子付晓东,36岁,本溪大学毕业,原本溪市城市信用联社科员。因坚修大法被单位买断工龄,三次被抓。2002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被教养院恶警上“抻床”酷刑,抻两次第一次抻四天四宿,第二次抻十天十宿。2006年10月又一次被非法劳教,因其坚定修炼,2007年5月被转入本溪教养院继续迫害。

凤城市大法弟子梁运成由教养院政委陈中维、管理科科长孟立新亲自指挥,由劳教人员张晓伟、王向光、谢大卫等操作。第一次被抻了14天,第二次抻了29天。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梁运成这个原来体重194斤的壮汉,被折磨得仅剩110斤左右,皮包骨,身体极度虚弱。其间所遭受的非人折磨,难以想象。

被上过抻床迫害的大法学员有:李光文(抚顺)、王学正(盘锦)、张苏明、王景石(营口)、贾敬文(锦州)、赵伟13天(丹东)、焦林24天(凤城)、宋月刚、杨满志、孙铁青(本溪)。闫柏被上刑20天,焦芳7天,王金海18天,王雪飞约10天。孙铁春曾三次被施暴上抻床,每次都是十五、六天,2004年9月,2006年6月、7月各一次,其中一次给他灌了不知名的药,灌下去就迷糊,神志不清,手被抻残。李庆环约被上刑7天,贾精文13天,王井万约10天。李光文20多天,被抻昏迷,恶人把他放下来后在他不能动的情况下,还残忍的施暴,猛烈的踢打他。

本溪市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罄竹难书。

刘成果因绝食抗议被绑在单人床上三、四天。凤城市大法弟子刘成国被严管迫害,经常遭到恶警的疯狂毒打和谩骂。有一次刘成国没出操,被恶警丁会波毒打,又关进小号迫害半个月。还有一次刘绍实“讲课”,刘成国站在后面,一个恶人让刘成国站到前面去,刘成国不去,恶人就对他大打出手,刘绍实在旁边满意的着看。只要刘成国不“转化”,恶人们就不断的找茬、挑毛病,逼迫刘成国“转化”。

铁岭大法弟子辛恕仁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2007年2月14日本应到期释放,因不“转化”又被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姜虎林被恶人丁会波、郭铁鹰同犹大帮凶王永胜、刘世武制造肉体折磨,精神摧残,把他关押在戒毒所一楼小号隔离包夹,30多天,进行体罚,夜里不让睡觉。恶警帮凶王永胜手持尖刀,逼迫姜虎林不许闭眼,导致姜虎林神志不清,精神崩溃。恶警声称姜家族中有精神病史

石寅昌双目在本溪教养院被迫害的几乎失明,被折磨到不行了才放回家,不长时间就离开人世。

还有盘锦市油田技师高东,受了七个多月的迫害,致精神失常。

不能让罪恶再延续了!公元541-591年间,强大的罗马帝国不可一世,就因为罗马皇帝采取谎言、伪证嫁祸基督教,借此对基督徒残暴迫害,神先后四次降大瘟疫灭了这个帝国。“天意不可违”,这是古训!

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今天残酷镇压法轮功的中共,也面临着灭顶之灾。中共镇压法轮功八年,法轮功反而越来越兴盛,而迫害者却走向末路,面临着上天的惩罚。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