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马清海手段骇人听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大法弟子马清海赤峰敖汉旗人,因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赤峰敖汉旗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由敖汉旗看守所送赤峰监狱继续迫害。马清海在赤峰监狱遭到非人迫害。

迫害性灌食致当场昏死

入狱当天,马清海不穿囚服,值班警察将他当场打昏在地,又指使三名犯人,去拳打脚踢,把马清海打的鼻青脸肿,都变形了。马清海醒后,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马清海绝食第五天,入监队专门焊了张床,把他绑在床上插上管,进行迫害性灌食。

每天灌食都等于过一次鬼门关,犯人谢辉、每次灌食时一条腿跪在马清海的胸部,一条腿跪在马清海的脖子上,使马清海呼吸非常困难。有一次灌食,造成马清海当场昏死过去。自那次以后,恶人灌食时才有所收敛。

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一早晨,犯人谢辉、周春贵把门窗都打开,把马清海身上的被子拽下来,让被绑在床上的马清海只穿着衬衣衬裤冻了两个多小时;正月初九,马清海又被冻了两个多小时;正月十五被冻了两个多小时,共计三次。恶警恶犯对马清海打骂更是家常便饭。由于长期迫害,马清海身体瘦的皮包骨,被犯人称为活木乃伊。

暴力“转化”手段骇人听闻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赤峰监狱开暴力“转化”班,参与的警察有:监狱教育科长宋文涛、入监队副教导员葛彦谧、钱有存、张树军、陈佳宁等,“转化”班设在入监队东耳楼上。

马清海当天被绑架到“转化”班时就绝食抗议,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把马清海铐上背铐,犯人谢辉、李东风架着马清海的胳膊,一会马清海痛的昏死过去了。第二天谢辉、周春贵等将马清海绑在老虎凳上,给马清海带上耳机,放到最大音量,放污蔑大法的光盘,实施强行“转化”,从早上五点到夜间十二点,看管的犯人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十二点以后,看管犯人把马清海胳膊腿绑在床上,身体胸部再绑上三道。

有一天因犯人绑的过紧,马清海昏死了过去,犯人就用钉子扎马清海的脚心,两脚底都扎烂了,犯人说是抢救。

就这样也不能使马清海屈服,犯人周春贵就用手抓马清海的两肋,抓的马清海两肋鲜血直流。犯人王亚春还用二公分厚的床板使劲打马清海,打的他遍体鳞伤,到现在身上的伤疤还清楚可见。

一次恶犯谢辉、周春贵又把马清海绑在老虎凳上,把双脚担在板凳上在圆木棍中间系上绳,绑上六块砖,担在马清海两腿中间,膝盖部位都硌没有皮了,鲜血直流,困了还不叫闭眼,闭一次眼谢辉、就用锥子扎马清海脚心十下。锥子是用钉子定在圆木上的尖朝外。这样还是不能使马清海屈服。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犯人谢辉、周春贵等把马清海绑上十字架,绑上十字架以后人非常的难受,想坐坐不下,想蹲蹲不下。下午警察张树军,陈佳宁带着两根三十万伏电棍,叫五名犯人把马清海按倒在地上,身上压上两个凳子,张树军坐一个陈佳宁坐一个,用电棍电马清海,一电就两个小时,每天下午定时电马清海连续好几天。

八月十七日,犯人周春贵用手掌砍马清海的脖子二十多下,造成马清海嗓子严重受伤,至今无法大声说话。

八月十八日,谢辉、周春贵、王亚春把马清海双脚绑上吊在暖气上,身体悬空,隔一会谢辉、周春贵等就用脚踩几下绳子,因时间吊的过长,造成马清海两个胳膊残废,已失去劳动能力,勉强能吃饭,恶徒还说装的。犯人潘黎明、谢辉、周春贵、王亚春等点着蜡烛烧马清海十指,把马清海十指烧的都是血泡,都怕承担责任,才赶紧报告给狱警,叫来狱医。

恶徒还把马清海绑在床上灌食盐水,灌上后就拉肚子,看管的人还不叫上厕所,都拉在裤子里边还流了一地,犯人谢辉用拖布擦完屎后,往马清海的嘴上抹。

八月二十日,犯人王亚春用被蒙住马清海的头,犯人谢辉用拳头使劲打马清海的双腿,把双腿都打肿了,上厕所都无法蹲下就这样他们还逼马清海写六书,马清海的手拿不了笔犯人张大海就把着马清海的手抄了一份六书,就算“转化”了。

恶徒企图用“包夹”日记开脱罪责

“转化”班给被包夹的大法弟子每人设一本“包夹”日记,由看管犯人写,内容都是假的,警察打骂、用电棍电大法弟子,日记中就写在看望或者谈话。灌盐水写成灌奶粉等等,犯人折磨大法弟子就根本不提。做日记的目地是给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犯人开脱罪责做证据,欺骗法律和不明真相的人。

做“转化”迫害的警察都想利用别人的手达到自己想达到的目的,给直接做“转化”迫害的犯人施加压力和暗示,叫他们对大法弟子出手。

以上的犯人犯罪行为都是监狱警察怂恿指使干的,而且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都立了功,有的减刑,还安排干值班等轻一点的活,监狱利用高墙电网和严密的管理方式不叫大法弟子互相见面,怕消息外漏,他们也许忘记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终究纸里包不住火,邪恶永远也不会长久,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