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迁西国保警察拦截折磨十七岁孩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八点多钟,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花院乡一名班车司机陆佐金和儿子陆兵(乘务员,十七岁)开着面包车送货,在返回的路上,两个骑摩托车的便衣警察拦住他们,因怀疑他们送法轮功资料,便不容分说的抓住他们父子俩的头发,然后打电话叫来了好几辆警车。

不法警察把父子俩绑架到公安局,分别关押在两处。一恶警对十七岁的陆兵进行恶毒的严刑拷打,只要说句“不知道”,上去就是几个大嘴巴,还用拳头凶狠的猛击他的头部和胸部。

陆兵疼痛难忍,用手去摸被打的疼痛部位,国保大队副队长王印广看见了,问他:“怎么了?”孩子回答:“他们打我。”

王印广上去又是几个大嘴巴,边打边问:“这叫打你吗?!”

一个长得黑黑的被称作大队长的人(据判断,此人应该就是迁西国保的大队长朱振刚)为了从陆兵口中得到他们想知道的,毫无人性的连续打了他几十个嘴巴,把他的脸打得又红又肿。

还有一个恶警魔性大发,用手按住陆兵的头往自己的膝盖上猛撞,他的头顶被撞起两个大包。

这种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的所谓“审讯”从当晚九点一直持续到天亮,陆兵这个只十七岁的孩子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由于过度惊吓,陆兵回家后夜间不能入睡,刚入睡又被惊醒。而他的父亲至今仍被关押在看守所。面包车和客运班车均被扣。

陆佐金跑了几年的班车,人们都愿意和他相处,接触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忠厚善良、为人正直的好人,因为他总能为别人着想,在利益上总是吃亏,好多人都说这样的人在当今这个社会太难找了。

恶警绑架了陆佐金父子后,又在当晚十点二十分左右,非法抄了他们的家。家里只有陆佐金的父母两位老人。陆佐金的父亲本来就患有严重的小脑萎缩,加之糖尿病、血脂高、脑供血不足等病症,陆的母亲在今年年初又得了蛇盘疮,因病来的突然又发展较快,等到医院时病情已严重到伤害到了神经,整日疼痛难忍,直到现在也不能干活。这次的抄家,恶警们突然到来,根本不理会已吓得不知所措、两腿发软、难以站立的二位老人,几个恶警野蛮的把屋子翻的乱七八糟。原本就年迈多病的二位老人,经过这一吓,再听说儿子、孙子被公安绑架了,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刺激,心情无比沉重,病情急剧的加重。

在同一天晚上十一点多,迁西县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朱振刚带领一帮恶人闯到揣翠军家,翻墙而入,非法抄家,将揣翠军家中的两箱货物及个人电脑抄走,并非法抓捕了揣翠军的丈夫揣之武、弟媳柴君侠及六十多岁的老婆婆。

如果扒去这些恶警们所穿的制服,再看以上所述他们的种种所为,所有人都会毫无疑问的认为这是一帮土匪。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穿制服的土匪行起恶来如此的肆无忌惮?当“真善忍”成为被镇压的对象,而“假恶斗”成为社会的普遍信条,迫害好人的恶棍成为中共的所谓先进模范的时候,人变成禽兽就有了最好的土壤。但无论恶人如何逞凶,也只是中共的末日痉挛。中共败局已定,只能死撑着等待被历史清算罢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