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迫害,307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违宪违法亲手发起了迫害法轮功运动。整整八年过去了,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修炼人系统的、灭绝性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失业、失学、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六千人被非法判刑,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遭受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摧残,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强制洗脑。

八年来,即使在中共严密封锁迫害真相的情况下,仍有三千零七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占百分之五十四点二;平均每月被迫害致死人数达三十二人;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全国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从年幼的孩子到年逾古稀的老人。他们惨死于中共各种灭绝人性的精神和肉体摧残。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达四十种以上,其中包括长期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口腔、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地牢、水牢、背铐、吊铐、老虎凳、抻床、性摧残等;用皮制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的鞭子抽打;惩罚性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等。

这些迫害致死案例仅仅是冰山一角。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绑架后失踪、被关押在中共秘密集中营内、以及在中共这些年迅猛发展的器官移植业中被活摘器官牟利焚尸灭迹等,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而被掩盖着。

大批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身后留下了未成年的子女和年迈的父母。他们的父母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中煎熬,不少老人在痛失儿女不久撒手人寰;年幼的孩子们在失去父母关爱的同时,还要遭受来自学校、社会上受中共谎言煽动的人们的欺凌,他们在恐惧、思念和逃亡中生存,遭受着难以想象的身心伤害,有的孩子从此精神失常,有的身患重病,有的甚至过早的失去了生命。

八年来,中共江氏集团为维持这场由谎言和暴力组成的邪恶迫害,投入了巨额财政物力。早在五年前,辽宁省司法厅的高级官员就在大会上公开承认:“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巨额的国家财力不是用于国民的道德建树和经济建设,而是被中共江氏集团用来诱惑驱使国民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修炼人的罪恶之中,直接导致整体社会道德的急速下滑,天灾人祸频出。

这场亵渎人性的迫害至今还在继续着,特别是零八年奥运临近,中共正在以世界奥运的名义施展新一轮迫害。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在北京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并向全国公安部门下达迫害指令;零七年三月,中共公安部长周永康再次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命令。近来,大陆许多地方连续发生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不断传出。

零七年七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被证实

零七年七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被证实。其中九人被迫害致死于零七年一至六月期间,四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七月;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九位,占百分之六十九点二;年纪最轻的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姜湃,女,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十三个迫害致死案例分别发生在以下八个省市,其中辽宁省和吉林省各三例;黑龙江省二例;湖北省、山东省、湖南省、甘肃省和北京市各一例。

仅仅两天,吉林大法弟子沙乃意被迫害致死

沙乃意,男,四十多岁,吉林省吉林油田红岗采油厂农工商职工。沙乃意二零零七年七月骑摩托车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两家镇派出所根据举报的摩托车牌照号查到沙乃意,于七月十二日在沙乃意的工作单位将他绑架,七月十三日送至大安市公安局。七月十四日,沙乃意的家属去看他时,才得知人已经被迫害致死。

据悉,大安市公安局的刘云华、楚国君坐镇指挥对沙乃意进行酷刑折磨。十四日晚六点多,沙乃意死在公安局楼下。警察假装送他去三医院抢救,医生检查发现五脏都破碎,满肚子都是淤血什么也看不清,医生说:这人早已完了。

事发后,警察造谣说沙乃意自己从三楼跳下的。这是八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中共警察的惯用说辞。当地老百姓都说:从三楼跳下根本不会摔成这样,一定是警察把人打死后扔下制造假现场。不久前,当地恶党人员在骚扰大法弟子时就扬言:上边有令奥运之前要杀一批。

大安市公安局警察迫害手段极其残忍,历来都是把被抓的大法弟子锁在铁椅子或老虎凳上,手脚都被铐住,根本就动不了。大法学员耿继秋曾被锁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一群恶警一起涌上来毒打,扣乳房侮辱,致使耿继秋精神失常,心脏病发,半身不遂。

短短两个月,年仅三十岁的姜湃被迫害致死

姜湃,三十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在中共大庆公安、国安、检察院等非法关押、残酷折磨中,年仅三十岁的姜湃含冤去世,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姜湃年迈的母亲悲痛欲绝,说:“是他们骗我找回孩子去上班,结果害死了我的孩子,叫我怎么活呀!”


姜湃生前照片

二零零零年十月姜湃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逼迫买断工龄。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就这样失业了。但是中共警察仍不放松对她的迫害,几年来几次绑架、非法拘留她,并多次骚扰她的亲人。

零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被大庆市安全局秘密绑架。安全局企图收买她当特务,利用她的计算机特长,为安全局工作,姜湃严词拒绝,并以绝食抗议绑架,直到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保外就医”。

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姜湃在自家楼下又被恶警绑架,一星期后智慧闯出。

前不久,姜湃原工作单位欺骗她的家人说,没事了,让她回来上班吧。家人信以为真,也很高兴,因为她已被迫害失业七年了。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姜湃刚到单位门口就被等在那里的卧里屯分局的恶警绑架,后被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期间,姜湃被迫害的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无力行走,曾被送进医院抢救十多天。

家人多次去公安局要求放人,大庆市公安局张义清竟扬言“谁办保外就医都行,只有姜湃不行”。不仅如此,大庆市公安局还非法对姜湃下逮捕通知书。

六月二十六日,姜湃家人获知姜湃正在大庆油田总医院抢救。晚上,年迈的父母去医院看到姜湃在监护室内,被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有两名警察看守着。姜湃已经昏迷不醒,插着氧气管,双脚青紫、浮肿。

六月二十七日,姜湃已连续昏迷四十八小时且抢救无效,姜湃的家人心急如焚,含泪去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市人民检察院、龙凤区人民检察院要求放人,但他们还是不放,以“要走法律程序”来推脱。

六月二十八日深夜一时左右,年仅三十岁的姜湃,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被中共恶党在大庆的恶徒迫害致死,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姜湃至少是第六十位被迫害致死的大庆市大法弟子。在此之前,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大法弟子周述海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五岁。

黑龙江大法弟子孔祥柱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

孔祥柱,男,三十九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孔祥柱被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迫害至奄奄一息、无法救治时,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被放回家,二个月后离开人世。


孔祥柱去世时的照片

孔祥柱生长在一个极其贫困的家庭,修炼前,他的身体极度虚弱,什么活都干不了,整天只能躺着。孔祥柱二十八岁那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快强壮起来,也能为父母尽一份孝心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晚,双鸭山市刑警队恶警以孔祥柱在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为由将他绑架。第二天,孔家人接到孔祥柱在医院抢救的消息后急忙赶到医院,只见孔祥柱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整个后背都被电棍电焦,脖颈处的骨肉分离。

之后,孔祥柱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被迫害致结核性脑膜炎,曾一度昏迷。当时孔祥柱下半身已不能动,大小便不能自理,精神恍惚,情况非常危急。家属多次要求狱方释放,但狱方视人命如草芥,不顾孔祥柱死活,几个月过去了仍不见音讯。双鸭山市尖山区永红派出所也以孔祥柱户口不在管辖区拒不接收,导致错过治疗期。

最后在家属长达十个月的不懈努力下,牡丹江监狱才以勒索五千元为条件,将瘦骨嶙峋,不省人事,已无法救治的孔祥柱放回家。两个多月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孔祥柱离开人世。

*  *  *

八年来,一个个惨绝人寰的罪恶虐杀持续不断的发生着,令天地为之震怒。“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使众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向世间转轮》)对这场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的惩罚终将全面到来。

八年来,面对中共灭绝人性的残忍虐杀,大法弟子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告诉世人真相,不求任何回报,只希望人们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自己良心的位置,让人们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不再与之为伍,甚至跟着干违背天理的事,从而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因此,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的迫害,就是制止中共邪党对所有生命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