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的姐姐崔胜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我曾经拥有一个虽不算富有,但却充满温馨、幸福与和谐的美满大家庭。父母都是很善良的人,尤其是父亲为人正直无私,性格直率开朗,无论是亲属还是邻里,只要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时,他都会欣然前往,尽力而为,从不会为自己个人的得失而去计较什么。谈起父亲的无私,要说的事实在是太多,只是常常苦于自己文辞匮乏而无法表达。我的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就象很多普普通通的中国母亲一样,平凡而又淳朴。在谈起我父母的为人时,只要是认识他们的人都会异口同声的说,你的父母真的都是善良的好人哪!所以一直以来我们兄弟姊妹都为自己能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骄傲!

姐姐从父母那里继承了很多他们的优点,特别是因她在我们中排行最长,懂事的她从小就知道体谅父母的艰辛,一直帮助父母照顾着我们几个弟妹,默默的分担了很多家庭的重担,所以姐姐一直是很令我们兄妹敬重的,只是让一家人放心不下的是,她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太好。但自从姐姐学炼了法轮功后,我们从此再也不用为她的身体状况而担忧了。而且姐姐的性格更加开朗;更加善良了。姐姐也常把她学炼了法轮功后的变化和感受讲给我们,全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美好,我还常恨自己没有姐姐的坚强的意志,一直徘徊在法轮功之外,尽管如此,全家人还在不自觉的在变化,特别是面对这个充满自私、争斗、尔虞我诈的社会,我们都能先想到别人,吃亏倒是我们的一种乐趣了。我们一家人虽然没有“暴富”人家的大喜过望,也没有失落的忧伤,就是这样平静、快乐而又美满的生活着。

可出人意料的是,突然有一天风云突变,狂风大作。中共党魁江××,一个禽兽不如的疯狂恶魔,仅仅是出于小人的自私和妒嫉心理,就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个原本很普通的日子,变得充满了心酸和苦涩。从此蔚蓝的天空被蒙上了厚厚的阴霾,我们全家都感受到了象第二次文革来临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染红了华夏土地。家,对我们而言这个充满着爱的港湾从此就再也没有平静过,姐姐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不断遭受迫害,一家人从此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爸爸不再是那个乐观、豁达、洒脱的爸爸,妈妈也不再是那个每天笑容可掬的妈妈,我们姐弟几个也不再每天无忧无虑、笑逐颜开,一个欢乐的大家庭从此充满了忧虑和沉默。

姐姐出生在那个挨饿的年代,那个时代的人们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口号”中,空洞的政治口号解决不了百姓的实际冷暖和辘辘饥肠。那时每天究竟饿死了多少人,无人能说清,更无人敢说清。所以姐姐能在那个年代存活下来,真算是非常幸运的了,即使这样,我们的父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必须得出去奔波劳碌,很多家庭的重负不得不落在姐姐的肩头。那时姐姐虽然年龄还小,但她却要像父母一样照顾我们这些弟弟妹妹,非常的辛苦和不易,她就是在那时落下了很多毛病,经常发烧,体质虚弱的甚至可以说不堪一击。就是在这种身体状态和生活压力下,她还是学习很努力,很执著,最后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大学。后来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终于长大了,懂事了,我们这些从小被姐姐带大的孩子们是很懂得感恩和回报的,每当姐姐的身体状况不佳时,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都会尽心尽力的去关心和照顾她的。因此我们姐弟几人一直相处得非常融洽而又和睦。

姐姐大学毕业后就顺利的找到了工作,她对工作一直非常努力,而且姐姐是个很有才华的人,无论是讲课水平,还是在体育和音乐方面所展现出的天赋,在单位她都是一流的,可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有时她不得不请病假休息。为此她很苦恼,常常觉的自己活得很空虚,特别是“人为什么活着,人究竟应该怎样的活着”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她,令她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很偶然的日子,在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同事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之后,姐姐终于找到了答案。从此以后,她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身体好了,对未来也不再感到困惑和彷徨。她每天活得朝气蓬勃,乐观祥和,她不仅再也不需要我们为她的身体状况而担心了,反而还又有能力像父辈一样每天为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着想和付出了。而且不仅如此,法轮大法使她从对家人的小爱变成了对所有人的大爱,只要遇到别人有困难时,她都会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她做过的好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简直无法一一例举,但是我可以毫不夸张的打个比方讲:哪怕她仅有一个馒头,身边的人只要需要,她都会毫不吝惜的拿出来送给别人;哪怕只有一口水,只要别人需要,即使她自己可能会渴死,也不会自己喝下去的,她一定会毫无保留的送给那个需要水的人。所以我很感谢上苍,让姐姐那脆弱的心灵从此找到了归宿。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姐姐几乎把自己全部的爱还有宝贵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那时在单位里,她会尽职尽责地出色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业余时间就是经常与她的同修们在一起切磋交流找出自己哪里还没有做到“真、善、忍”,也许是因为她很有才华,也许是因为她很无私,所以大家都很尊重她,都愿意与她交流,那时每天都能听到她的欢声笑语。有时我都被感动着忍不住想加入到他们之中去,可就是因为自己脾气不好,个性又很强,“忍”很难做到,但尽管我没有修炼法轮功,但在姐姐的影响下,我还是尽力的做了一个真诚而又善良的人。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信仰“真、善、忍”的群体,却从那一天开始,被各种有形、无形的群魔烂鬼们给摧残和践踏了,由于姐姐不放弃她的信仰,并去了北京要讨回公道(因为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把很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毫无理由的给抓捕和关押了起来),从此我们一家老小每天都是在忧虑和恐慌的煎熬中艰难度过的。这种令人焦虑不安、苦不堪言的日子一过就是八年,而且不幸的是目前仍然还在继续。

姐姐从北京是被人押回来的,随后又开除了公职,她被投入佳木斯市看守所长达半年之久。现在再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简直不堪回首,那整整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全家人的心都碎了,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中煎熬过来的。爸爸的头发白了,妈妈的眼睛哭的落下了毛病,我每天都是以泪洗面。为了让姐姐能早些回来,全家人每天都东奔西走,到处求人,可最后全都无济于事。

姐姐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因为她知道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在看守所里她不堪受辱,就以绝食的方式来抵抗。半年以后,姐姐终于在受尽了百般摧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被放了回来。姐姐回来时已经完全脱相了,她原本130多斤的体重被迫害得只剩下70多斤,眼窝深陷,下巴尖尖的,两腿软软的已经无法站立和行走,我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奄奄一息的人是什么样子,那就是自己的姐姐,一个和我最亲近、最熟悉的人,我都不敢相认。

在姐姐从看守所回来后的几年里,她的生活并没有从此平静和安稳下来,那些没有人性、禽兽不如的坏人们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她的迫害。一次,姐姐还在怀孕期间正走在路上时被恶人抓走;还有一次是小外甥女正值哺乳期,姐姐又被抓走。即使是姐姐正处在那样特殊的时期和情况下,那些衣冠楚楚的恶兽们还是在将我的姐姐抓走后,不停狠毒的踢打她,拼命疯狂的折磨她,毫无人性可言。从那以后,姐姐就过上了一种颠沛流离的非人生活,虽然与家人同处在一座小城,却在逢年过节时有家不能回;父母双亲过生日时不能回来与亲人团聚;想念自己的家人时更是不能相见。哪有不想念自己亲人的人啊,况且姐姐又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在爸爸妈妈的心目中她可是最孝顺的女儿啊!可是她却不能回家,因为只要她一回到家,哪怕是只要她与亲人曾经联系过,那些禽兽们为了满足自己和上司的私欲,为了他们所谓的立功受奖,就会利用监听、监视、监控等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不会放过我那善良的姐姐的。这哪是人的社会啊,哪里还有什么人权啊!姐姐只不过是坚持了自己的信仰,也仅仅是因为如此,在这毫无人性、惨无人道的政权之下,在这没有人权、没有关爱的社会里,这堂堂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竟然没有姐姐的安身(或者说藏身)之处!

姐姐就这样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即使这样,最后也没有逃过那些禽兽们的跟踪和监控。姐姐又一次在今年五月十九日被佳木斯安全局的坏人绑架劫持后,投入了佳木斯看守所,至今已过去了两个多月。在这漫长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家人的悲愤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描述的。妈妈听说此事后,与姐姐一同经历了多年的迫害和折磨已使她不堪一击,为此她的心脏病反复发作,已住院多次。

姐姐年幼的女儿小宝从还在娘胎时就与母亲一同经历了这场苦难。小宝从呱呱坠地就一直和父母过着居无定所,朝不保夕的日子。姐姐的几次(特别是这次)被绑架给小宝的心灵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久负盛名的泱泱华夏古国在历史上就一直是以巨大的包容力和其倡导并推行的人类所应秉持的道德规范而闻名于世。而在当今中国,像姐姐一家这样追寻并努力践行“真、善、忍”的好人却不但不能被当权者所容,反而还遭受了至今已长达八年多的追捕,这真的是我们民族的不幸和耻辱。但我想小宝也是幸运的,因为当历史翻过这一页,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她一定会为那些像自己父母一样敢于为坚持真理而不屈于强权暴力的人而感到无尚的荣耀和自豪的。

前些日子,通过各种渠道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姐姐。当见到姐姐的那一刻,我竟忍不住泪如雨下,失声痛哭。隔着看守所那层厚厚的玻璃,我的手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急切的抓起那部唯一可以与姐姐沟通和交流的对讲电话。当看到姐姐已被迫害的面容憔悴,连站都有些站不稳,双手无力的样子,我哽咽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一个守护着自己的纯真信仰而生活的人,一个被她身边所有的人都赞为大好人的人,居然被那些禽兽们给投到本该关押那些贪官污吏,杀人放火,窃贼,偷盗,嫖娼,贩毒等犯罪人的场所!这是什么世道啊?!姐姐只不过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善良人,一个给周围人带来方便的人,一个知情知义、公正无私、宽容大度的人,可却被那些没有人性的禽兽们给冠以“政治特务”的罪名;一个被大家尊重的人,一个备受到身边人赞扬的人,却被那些禽兽们给说成了是个什么“头儿”。天啊,在当今的中国,还有能说理的地方吗?!当看到姐姐穿着囚犯的衣服,脚步蹒跚的慢慢离去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竟放声大哭起来,这眼泪中包含着对姐姐的敬佩,这眼泪中包含着对姐姐深深的爱,这眼泪中可也有恨啊,我痛恨这个是非不明、人兽不分的非人社会。好人无名的遭受着欺凌和打压,禽兽们却享受着穷奢极欲、荒淫无度的生活。禽兽们哪,你们也该清醒清醒了吧,你们哪个没有自己的家啊,你们哪个没有自己的父母兄弟啊,你们哪个没有自己的子女和配偶,如果换成是你们的亲人,你们还会象对待我姐姐一样折磨他们吗,你们下得去手吗?……

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再沉默,不再低沉。我本不是个充满梦想的人,但现在我常常梦想自己能成为一个力大无比的天神,能把那些没有人性的禽兽们打入永无托生之处的地狱;我常常梦想如果我是一个天神,我一定要让那些像姐姐一样善良的,敢于为自己追求的人生真谛而活着的人都能过上神话般的生活。即使我不是什么天神,尽管目前我还无法实现那些梦想,但我相信一个千年不变的真理,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禽兽不如的恶人们,不管是谁赋予你们什么所谓的特权,无论你们对他们使用什么阴损毒辣的手段,虽然现在你们可以打死,打伤,打残那些像姐姐一样平和而又善良的人,但是你们都决不会摧毁和改变那些人坚强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最后你们面临的下场就是“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自毁未来。快快停止你们的兽行吧,这样将来也许还能有机会得救和做人啊!

在这里,我只能祈求神佛保佑我的姐姐崔胜云吧!告诉她:全家人到什么时候都会尊重她的信仰和选择,不会忘记她告诉我们的:“法轮功没有错;做善良的人没有错;维护自己的信仰没有错。”在此我也想告诉我那可亲可敬的姐姐:你的妹妹无论顶着什么样的压力和困难,都会为她的信仰、自由而去呼吁;只要姐姐一日不归,妹妹的脚步和声音就一日不能停止。

借此我要向全世界所有还有良知善念的人大声疾呼,快救救我的姐姐崔胜云吧!现在我妈妈正住在医院里,心脏病一次又一次复发,一次又一次的需要抢救,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停止了呼吸和心跳,她能安息吗?她的女儿崔胜云还身陷囹圄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迫害啊!

姐姐那年仅六岁的女儿小宝多么需要妈妈的照顾和爱抚啊!姐姐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已经绝食绝水将近三周了,听说她已多次出现病危症状,可那些恶人们不仅不放她回家听说正在网罗罪名要给姐姐判刑。姐姐多想出来过正常人的生活啊,那里不是像她这样的人应该去的地方啊,她多想回到久违了的家中来看望自己的妈妈,以尽一个做女儿的孝道啊;她还要回家照顾自己那年幼的孩子啊,她的女儿多希望自己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身边有妈妈的陪伴和呵护啊!

救救我的姐姐吧!

作为崔胜云的胞妹,在此我求大家了!!!
泪笔书于2007年7月22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