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非在河南项城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河南省周口市统战部副部长王克非,于九七年十二月至零三年六月任项城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直接操控项城“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配合中共流氓集团,迫害项城大法弟子,造成三人死亡,二人精神失常,一人残疾,六人被非法判刑,十人以上被非法劳教,一百人次以上被绑架关押,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骚扰、罚款。

王克非,男,生于一九五八年,原籍沈丘县冯营乡。他先后在郸城、淮阳、项城、商水、周口等地邪党部门供职。王处事武断揽权,自命不凡。恶党开始迫害大法以后,王顿感这是自己施展能耐、趁势上爬的机会。他的职务是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卖力地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迫害法轮功上,并事必亲自过问。

众所周知,“六一零”是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相当于纳粹法西斯的盖世太保、十年动乱期间的文革小组。对大法的一切打压行动,均由其部署指挥,凌驾于公、检、法、司和同级党政机关之上。

王克非则直接操控项城“六一零”这个恐怖组织行凶作恶,既是迫害法轮大法的幕后总策划,又是前台总指挥。在一系列血腥迫害中,其采用的许多残忍手段登峰造极,在河南全省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

一、利用各种方式诬陷大法 煽动仇恨

迫害之初,王克非亲自部署,宣传部长陈清毅亲自策划,利用广播、电视、高音喇叭等一切宣传工具,铺天盖地的散布谎言,诬陷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煽动民众对大法的仇恨,使全县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如天塌一般的恐怖气氛。

在媒体及多种形式的蛊惑欺骗下,诽谤栽赃大法、举报大法弟子的案例在项城应运而生。当时,有一个流窜豫、皖两地频频劫财害命的杀人团伙,警方久捕未果,从项城传出谣言,说杀人犯是“炼法轮功的”,谣言象疯长的癌细胞,在豫东、皖西北迅速扩散(后来案犯落网后谣言才得以平息);零一年七月,南顿镇刘郑楼村民刘永强的长子行凶用斧头劈死其弟,县公安几个刑警诱导刘永强:“就说你大儿是炼法轮功的,否则保不住命”。诸如此类的案例还有多起,极为恶劣的抹黑了大法的声誉。

零三年初,项城“六一零”组织设计、印刷诽谤大法的挂历,免费发到全县城乡,要求各基层单位必须悬挂。在挂历上,每页的中间都是吹捧邪党的内容,两侧以对话、顺口溜的形式,恶毒污蔑大法

二、实行“挂钩”毒计 逼人与大法为敌

为在全市范围内形成迫害高压态势,王克非在市委书记王晓然的支持下,把干部的任免、单位的奖罚等通通都与法轮功问题挂钩,实行所谓“一票否决”。对迫害不力的主要负责人给予处分、免职,单位取消“文明奖”;对迫害力度大的个人则提拔重用,单位奖励。在诱惑和胁迫下,市直机关和乡镇的不少头目,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失去正常理智和判断能力,一个个犹如邪魔附体,不择手段的迫害大法弟子,其凶狠暴戾甚于蛇蝎。

九九年十月,永丰乡邪党头目田长海指使一帮流氓恶棍,将柳营行政村女大法学员李桂梅五花大绑,在当地闹市“游街”示众。次年,李桂梅又在赴京上访时被绑架,项城国保恶警把她毒打的浑身是伤,面目皆非,看守所恶警又对她肆意谩骂、酷刑摧残、长期拉背铐,铐子深深嵌进肉里,每一次解铐都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令整个监狱的人闻之颤栗。反复无休止的迫害,导致李桂梅后来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新桥镇李新等两名大法弟子运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恶警劫持到周口驻京办事处。新桥镇邪党书记刘玉世、派出所长龚明理前去领人时,一照面不由分说,便对他们大打出手,打耳光、拉背铐,用皮带抽、用皮鞋踹,打得二人口鼻出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从北京回来,一路上不让吃饭,不让喝水,背铐一直拉着,铐子勒进肉里,疼的钻心。返回后,刘玉世立即举办洗脑班,把两名学员铐在一起在会上“亮相”。刘还掀起李新的衣服让与会人员(部份镇干部、全体村支书和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看身上的伤痕,厚颜无耻的说是“北京公安打的”。在会上,刘、龚二人恶毒谩骂法轮大法,并威逼大法学员挨个辱骂大法和师父,否则就扔进县城“西大院”(监狱)。刘还将张双利、孙高原等新桥大法弟子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因迫害“有功”,刘玉世被晋升为副处级,并被“六一零”举荐为积极迫害的“先进个人”。

城郊乡邪党书记王玉玺,采用辱骂、监控、免职、开除公职、扣发工资等手段,残酷迫害本乡修大法的几名学校教师。王玉玺利用金钱铺路,加上迫害“有功”,调到商水当上了县官(后来遭报应入狱)。

三、无限期羁押大法弟子

江丑叫嚣在“三个月内铲除”。王克非和项城“六一零”自恃有江丑对大法弟子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密令,在实施迫害时肆无忌惮,任意践踏法律,指挥、放纵公安恶警对大法弟子任意抄家、罚款、毒打、监禁,而且一投进监狱,就无限期的关押,没有王克非批准,一律不准放人。

王克非、王晓然、刘国庆(公安局长)一帮恶人最疯狂的时候,大法弟子在地上捡一张传单,或串串门,或打一个电话,就会遭到绑架,有时正在做生意,或正在上班、正在洗浴,灾祸就突然从天而降;有的刚恢复自由,因临近所谓“敏感日”,又被毫无名目的劫持;有人呆在家里什么也没做,也被有疑心的恶警抓起来关押;有的干脆因为人在外面不放心,就抓起来死死地关住。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水寨镇十二岁的大法小弟子王慧与母亲孙世梅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回投进监狱,关了两年以上;大法弟子郭某、杨某无辜被关押二年有余;城郊乡退休小学校长、大法女学员韩翠梅被非法关押三年之久;有一位年近古稀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劳教,因血压高到二百以上,劳教所拒收,王克非等恶人不顾老汉死活,就是不放人回家治病,在看守所整整关了三年。

大法弟子在被非法羁押期间,受尽百般折磨摧残。项城看守所的残酷,甚于渣滓洞集中营。除每天十几个钟头的繁重劳役外,狱警对不放弃信仰者采取轮番毒打、十指脚趾钉铁钉、钉牙签、跪木棍、电棍捅阴部、拉背铐吊起来、戴重镣“游号”等迫害手段,恶警之凶残、大法弟子之惨状,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而高墙以外,大法弟子的家人忧心如焚,又饱受株连和恐吓。有的家中老人因悲伤恐惧含冤而死;有的子女被周围歧视、孤苦伶仃;有的女学员的丈夫经受不了长期压抑、寂寞的痛苦,堕落越轨寻求慰藉;有的干脆抛弃结发,另筑新巢,酿成迫害之前的幸福家庭永久残破的人间悲剧。

项城很多人都知道,王克非与刘国庆明争暗斗,势如水火。王为了压制刘,对公安局上报的很多事情,常常故意推诿搁浅。这样,身处牢狱的大法弟子要走出魔掌,更是难上加难。有时候,刘国庆已经表态放人,报到“六一零”,王克非就是不批。刘国庆毫发无损,铁窗里的大法弟子度日如年,外面的亲人望眼欲穿,这就是王克非赌气逞强带来的直接后果。

四、大法弟子出狱得有六个部门担保

王克非操控的市“六一零”,不仅无限期羁押大法弟子,而且还别出心裁的规定,大法弟子获释出狱,必须由当地公安局、派出所、乡镇党委、本人所在单位及其主管部门等六个方面担保。要盖全六个公章,缺一不可。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要给这些部门的头头脑脑带上紧箍咒,胁迫他们人人参与迫害(担保出狱的大法弟子若再走出来证实法,要对担保人兴师问罪);二是借此钳制大法弟子的行动,迫使他们出狱后不再为大法鸣冤,以免使担保人受株连。结果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找到门上盖章时,有些部门领导怕承担责任,百般推诿;有的负责人颠倒是非,迁怒于大法,故意刁难;有的部门赃官借机敛财,盖一个公章竟勒索千元、乃至数千元的所谓“担保费”。

五、要求恶警对大法弟子逼供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八日,被非法关押二年多、受尽各种暴虐的田梅、郭新美、邵桂梅、陈怀英、范云霞五名女大法学员趁狱警不备,伺机走出了拘留所。王克非、刘国庆勾结周口市“六一零”、公安,出动八县一市一区的大量警力,大范围紧急搜捕。王克非还亲自到监狱督阵,要求在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中“采取一切有效措施”排查线索,实际上就是要求恶警无所不用其极。王上午到所,恶警对大法弟子的刑讯逼供陡然升级。

就隶属关系而论,拘留所归公安局直辖,狱中大法学员出走是公安的“责任”,王克非撇开常规,赤膊上阵,凸现出他的助恶为虐达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六、对孙世梅被迫害致死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水寨镇大法弟子孙世梅依法上访,为师父和大法洗冤,被非法劳教。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她不配合邪恶的强行“转化”,坚信大法,被恶警和“包夹”关在密室里毒打数小时后,穿上特制刑具“约束衣”摧残,于零三年五月下旬被迫害致死。其家人去劳教所处理后事时,看到她遍体是伤,坚决不同意狱头“立即火化”的说法,遗体在太平间停放数日。狱头背着人命,心里有鬼,施展花招,把项城政法委、“六一零”的人叫去配合“做工作”,连蒙骗带恐吓,以劳教所出一些丧葬费、家人不再追究为交换条件,将尸体匆匆火化。

在虐杀大法弟子孙世梅的整个犯罪链条中,把她非法送劳教的项城公安、“六一零”是其中一个关键的环节。直接杀人者是劳教所恶警,但项城有关恶人,包括王克非,是迫害的参与配合者,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七、对大法弟子非法劳教、判刑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九九年十月,南顿粮管所年近半百的大法弟子王俊到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遭绑架,被劳教。王俊在开封劳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又被无辜加长半年刑期。最后期满,通知项城“六一零”接人。他本应回家与亲人团聚,可王克非等人却不顾天理国法人情,合谋继续关押。经王晓然首肯,派恶警将王俊从开封押解回项城,直接投入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几个月后,恶人们又捏造罪名,把他从看守所送到许昌劳教一年半。

孙高原、张继涛、王大鹏、韦素英、刘金芳、张双利六名大法弟子,都曾因修大法受益,深知大法的殊胜美好,要尽一个弟子的责任,为大法洗千古奇冤。几个人在一起印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特务绑架,每人被判刑十五年。直到今天,六名大法弟子还在新乡监狱遭受着漫长刑期的熬煎。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本来就毫无法律依据,强加在大法弟子头上的所谓罪名,一概都是“莫须有”的。恶人对六名大法弟子的判决就根本没有讲过什么法律,随心所欲。判多少年,是由“六一零”内定、经王晓然同意的。对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判如此重刑,王克非起重要作用。法院的所谓开庭审判,纯属装腔作势,走走过场而已。

虽然王克非调出项城已经四年,但他在项城迫害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愤。我们诚心劝告王克非:中共利用你迫害大法,其实同时也把你坑害了,让你犯下害神灭佛之万古大罪,陷你于永远不得超升的绝境。你看一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邪教十恶俱全的害人本质。大法对众生的慈悲是无量的,在即将到来的人类大淘汰销毁坏人的时候,唯有大法能救你的命。但是有个前提,你必须真正从思想上远离恶党,改邪归正。只要你能赎罪自救,从此善待大法。相反之,如果你不听忠言,不思悔悟,后果也是可怕的,那就是在中共解体时,受到历史的大审判和法律的严惩。当然,这是我们和你都不希望出现的。生死一念间,功过有定评。机缘转瞬逝,迷者快清醒。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