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信谎言遭遇大难 劫难之中得大法救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我的姐姐是修法轮大法的,但因为中共后来不让炼,加上“自焚”等等谎言宣传,我曾经对大法及姐姐他们炼功人误会误解特别深;姐姐为坚持信仰被关进了看守所,我又觉的无脸见人,进而对大法越加抵触。虽然姐姐多次和我讲真相,但无论如何也抹不掉昔日的阴影。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我一人开车去迁西联系业务,由于中午天气炎热,平时就血压高,加上困乏,手把着方向盘就睡着了,接下来的情景就可想而知了――车撞在路边的树上,跌进沟里又翻上来冲向田地……

惊醒的我紧紧地把着方向盘,用尽全身力气才把车刹住。由于车子受损严重,整个车头部位全都凹进去,我被死死的挤压在方向盘与座位中间。终于等到一位好心的小伙子来救我时,他一个人竟拽不动我。后来是几个小伙子一起把我拽出来的,由于当时用力过猛,当时只听“咔叭”一声响,我的整个胯骨脱落下来,那种疼痛是难以诉说的。

我被送进医院拍片,大胯骨折,下半身没有一处好地方。第一夜姐姐陪床,看着我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生不如死,她让我念“大法好、真善忍好”。

出于保命,我也没那么多想法了,就开始念。一念果然管用,剧烈的疼痛减轻了许多,这使我增强了信心,就这样不停的念,熬过了第一个夜晚。也让我第一次感受大法的神奇。

第二次,因为保守治疗一段时间以后,效果不好,费尽周折转到县医院,推翻了原来的治疗方案,必须动手术。可这种手术的难度非常大,只有市骨科医院技术水平才能达到,那么这又需要第二次转院。以我当时的情景,转院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自己不能动,得要几个小伙子抬,这楼上楼下的,受伤部位又被震动,把我愁得夜不能寐,翻来覆去来回折个。

有时姐姐在我身边,她把随身带的mp3的耳机塞在我的耳朵上,当时放的是大法音乐《普度》,说来真神,没出两分钟,我很快入睡。第二天我一睁开眼睛,就兴奋的对姐姐说:太神了!

第三次是上手术台,因为是大手术,我心里又怕又没底,姐姐鼓励我念大法好,什么事都不会有。果真一切顺利,原定三个小时的手术,提前了一个小时。更神奇的是术后刀口有二十四公分长,同室的其他两个病友一直在疼痛中呻吟,一个止痛棒两天就用完了;而我比他们手术都大,止痛棒用了一个星期,从始至终都没有感觉怎么疼。两位病友和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

几次的见证,真实的感受,我真是心服口服:大法是超常的,太神奇了!

接下来,我在病床上拜读了李洪志老师的大部份讲法,往日的心结全都打开。我明白了大法为什么要在今天洪传,使命何在,为什么遭到打压……原来,姐姐他们在做着一件最了不起的事――他们在救人!

我真心希望和我一样曾经对大法有误解敌意的人,能尽快清醒,感受大法的美好与神奇,真心诚念:“法轮大法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