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六旬老人数年中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我是辽宁省黑山县常兴镇的一名老年农村妇女。在九六年底以前,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患有肠炎,慢性眼睛痛,手腕处长了个硬包,导致常年四肢无力,不能干重活。我没有勇气去看医生,担心诊断为骨癌,也没抱任何治愈的希望,就这样一天天在痛苦中度过。

无比幸运的是,我在一九九六年底遇到了法轮大法,我在学炼初期就强烈的感受到炼功音乐的神奇,还有全身法轮旋转的美妙。在很短的时间里,我身上的病痛都消失了,而且不识几个字的我,竟能通读三百多页的《转法轮》,这使我深感大法的超常和大法师父的慈悲。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产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后,我们学法炼功的环境都被破坏了。没办法,我和几位学员于九月二十三日来到省政府反映情况,希望我们的亲身经历能使他们明白真相,取消错误决定。结果一个领导也没看见,接待我们的是无数的警察和警车。我们都被所在地的公安非法押回当地,一路上警笛长鸣,象是押解重犯一样。回来后,派出所和村上的人不断的恐吓,强行缴书、写保证,迫害步步升级,真感觉象天塌了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二零零零年底,全国各地又有许多人去北京上访,我也想去,可是家里人被吓怕了,不让我出屋,也不给我钱。无奈,我等到半夜家人都睡着后,跑到火车站,在好心人帮助下,踏上了进京的列车。到秦皇岛,我被撵下车;之后,步行好几天到达北京。我回到家里才知道,我走了之后,常兴派出所的何景龙、杨春鹏、陆光等警察和村干部就到我家不断骚扰和威胁,最后强行勒索一千六百元钱才罢休。

二零零一年夏天,当地电线杆上出现了大法真相标语。派出所的人怀疑是我贴的,所长刘小伟、杨春鹏、王学金同本村公安,到我家抄家。抢走几本大法书,甚至连带点儿红色的纸条都不放过,同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对我拳脚相加,杨春鹏和王学金当时把我的脸打出一个血包。之后,他们气急败坏的把我关进拘留所,十五天后,在他们恐吓勒索下,家属交了五百块钱才放人。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正是农忙时节,北镇国保大队的张小民、刘纯祥、姚成、肖玉杰,伙同常兴派出所的杨春鹏、符庆山等人,在晚上七点多钟无故将我女儿绑架,当时只剩孩子一人在家,吓的孩子不知所措。说是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元。十月二十六日,我和家人去国保大队询问为何抓人,可是无人理睬。二十七日我和儿媳妇再次去打听情况,国保大队的人说至少也得交三千元罚款才能放人。三十一日,我又去公安局告诉他们:我女儿是无辜被绑架的,你们这样迫害是违法的。信访办的人将我强行抬到信访办屋里,又强行把我塞到车后面,送到拘留所。儿媳知道后,将我从拘留所要回来。

十一月四日,我和家属又到常兴派出所打听女儿的消息,杨春鹏和符庆山把我关到屋里,拳打脚踢,脸和嘴都打出了血。第二天,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家人到法院、检察院反映情况,他们互相推托,谁也不管。

这八年来,本地近百个大法学员的家庭遭到不同程度的勒索、恐吓、殴打、拘留、劳教……每年的敏感日,都成了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受难日,逢年过节都难吃上一顿安稳饭。

如今,法轮大法已经传遍八十多个国家,上亿人修炼,他们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都是“法轮大法好”的见证者。而且,修炼的人没有敌人,别人怎么对我们不好,我们都与人慈悲,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为此,善劝这些年迫害过我们的每一个生命,不要拿神的慈悲当儿戏,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你才是这场灾难的真正受害者。无论你以前曾怎样对待过我,我依然想用我十几年的身心经历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但愿你能以史为鉴,珍惜这份宝贵的机缘;更期望你能早日从善如流,和我们一同感受生命回归和向善的美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