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迫害身体瘫痪 依靠大法从新站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吉林德惠市护士王迪几年来遭到邪党人员、恶警的残酷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瘫痪,她靠坚定修炼法轮功才从新站起来。以下是她自述几年来遭受邪党迫害的经历。

我是王迪,一九九八年毕业于长春市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一九九九年我被分配到德惠市人民医院。

我于学生时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困扰我多年的神经痛和胃病不治自愈。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而活的更充实。工作中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能够理解别人,在受到不公的对待时,我不给领导出难题,尽量做到“忍”。我同情患者,服务态度好,受到患者及其家属的好评。记得工作一年时间左右,当时主管护理的院长陈方新到病房慰问患者,问患者们心中的好护士时,得到的答复是王迪。那时我在医院宿舍住,我尽我所能帮助家离医院远的和带小孩的同事。

坚持信仰无辜被迫害

在校时我英语学得比较好,二零零一年,吉林省卫生对外技术交流中心的老师告诉我有出国机会。就在我正准备出国考试期间,不幸的事发生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由于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被德惠市振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德惠市拘留所。当我质问他们为什么绑架好人时,一高个子警察告诉我:“我们就为了钱,绑架一个给我们五百元,把你们送进去,我们就去下饭店。”

在拘留所,恶警葛旭全和阎斯琦软硬兼施对我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我被葛多次打倒在地,又多次被扯着头发拽起,他还将我双臂被到后背进行迫害,我被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见暴力不能使我屈服,阎斯琦又用软方法诱骗,还用并拢的手指以“数肋”的方式折磨我。

三日后我被送到德惠市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因为我没有犯罪,在那种情况下绝食是我用生命来证实自己是被冤枉的、大法是清白的唯一办法。后来,管教杨艳秋指使犯人对我强行灌食。犯人们将心里的郁闷发泄在我身上,有按头的、按脚的、按身体四肢的,她们强行将我按倒在地,用塑料瓶强硬灌食,灌得我脸上、脖子上、衣服上都是奶粉,差点呛过去。绝食十一天,老父亲来看我,我告诉他:“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绝食若出现生命危险,看守所应负全部责任。”当时一警察冷笑着说:“死了也没人管!”一句话道出了他们视生命如草芥的真面目。

四十天后,我才被放回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我回到市医院上班。但我万万没想到院长范长胜给我的答复是:“你回家吧,停发工资。”从此,我被迫流离失所。

这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不是我炼功人不要家庭、不去工作、不求上进,而是这场当权者对好人的迫害造成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早已随医疗队出国了。当权者不管自己对错与否,你不屈从他,他就让你失去一切,包括生命。

恶警绑架造成腰、腿严重骨折

二零零二年秋,德惠市看守所警察张得辉一行七人带车到我家,欺骗说接我回单位上班,企图再次绑架我,车里没有一位我单位的医护人员,只有两个医院的保安。因当时我没在家,他们没有得逞,但他们仍不死心。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在张得辉的跟踪下,我被三十多名警察围困在五楼上。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时葛旭全拎着手铐和十多名警察上楼砸门撬锁,另十多名警察在楼下接应。为了免遭迫害,我纵身从五楼跳下,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市医院的病床上,腰部不能动,腿上摔断的骨头清晰可见。据在场的人说,我摔倒在地后,当时警察根本不顾我的生命安危,连拖带拽,将昏迷中的我架走,致使我摔断的骨头扎破皮肤,露出皮外。经医院检查诊断为双腿粉碎、开放性骨折,腰部压缩性骨折。

次日,我被德惠市公安局警察拉到长春市公安医院。在那里,恶警、恶医为了逼我放弃信仰,在我只有上肢和头部能动的情况下,管教和所谓的医护人员将我双手分别铐上手铐后,伸直固定在床的两侧进行所谓的“治疗”。我本身就是医务工作者,临床工作实践和书本基础知识中没见过这种治疗方法。

十天左右,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宫洪伟、张得辉、葛旭全三人将我父母带去,想利用亲情打动我,让我放弃修炼。六十多岁的双亲见到骨瘦如柴、双下肢肿胀、僵直的躺在床上靠别人护理的女儿后,回家后昼夜难眠,身体瘦了一圈又一圈。

后来经公安医院、长春市人民医院两院检查后诊断我为终生瘫痪。公安医院、德惠市公安局为推卸责任,十八天后,在我身体极度衰弱、呼吸微弱的情况下,将我送回家。但十五天左右,宫洪伟又带车到我家骚扰,由两名警察把门,不让外人进来,宫坐在我的床边审问我,把我的家也当成了审讯的场所。

见我被迫害成这样,我母亲去公安局要求他们承担责任同时想要回我出院的病历。公安局人员蛮横不讲理,但他们自己也告诉我母亲:“这(病历)是迫害证据,不能给你们。”后来将我母亲拽出公安局。

被判终生瘫痪 靠大法从新站起来

在长春上学时,我亲眼看到六、七十岁的老大娘修炼大法后,银白的头发下生出的黑黑的新发;亲耳听到直肠癌患者告诉我她得法后癌症消失,重获新生的经历。回家后,我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我走过了身体灼热、疼痛、呼吸困难、濒临死亡的生死关,两个多月我站起来了,不到三个月我能走路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就连那时的德惠市公安局局长郭广田也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一次问我家乡的熟人:“王迪真的站起来了?”

希望参与迫害的人觉醒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再一次来到工作单位要求上班工作,然而几天后,单位给我的回答是让我在一张已编好理由的“辞退书”上签名。我严厉的提出质疑,他们回答不上,后来作出了让步,从二零零六年九月开始,每月给开二百六十元的“生活费”。院长张万和口头告诉我,理由是 “你习炼法轮功执迷不悟”。

作为一名领导,谁不希望本单位好人多呢?我想,张院长也许是迫于某方面的压力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这却是对我经济和精神上的严重迫害! 我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好人没有错,这场迫害是江泽民出于妒忌而发起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后,莫须有的罪名都是强加的,所有的证据都是造谣,象“天安门自焚案”一样,是经不起推敲的。

在这里,我向几年来所有曾给予过我帮助、同情的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在看守所、医院照顾过我的姐妹们问好,谢谢你们!真心的祝愿你们吉祥和幸福常相伴!

同时也正告参与这场迫害的公安人员、医护人员及不明真相的人:自古邪不胜正,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诚然,人的境遇可以不同,但良知应该永存。“善恶有报”是天理。江罗集团及其帮凶因残酷镇压和虐杀善良民众现已至少在三十三个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被控告,有的已经被定罪。如今法轮功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港澳和台湾),将真善忍的美好带给全人类,受到全世界的欢迎,获得各国的褒奖与支持议案信函已超过二千七百二十三项,法轮功创始人还四次被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大法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全球众多国家传播。

真心希望所有参与和被迫参与这场迫害的人,赶快清醒过来,不要为浮云般的荣华迷住睿智的双眼。多听听修炼人的正义之声,早日弃恶从善,勿做共产党历次运动下的替罪羊!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光明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