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关恶警张德岳、付勇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河北省秦皇岛山海关公安局一科(前身是六一零)科长张德岳和成员付勇,几年来一直充当邪党马前卒,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二人几乎参与山海关每一次迫害。以下是他们几年来的部份犯罪事实。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山海关的恶警疯狂绑架大法弟子,身有残疾的、六、七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这些大法弟子在非法关押期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严刑拷打。

大法弟子韦丹权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南关派出所遭受一翻酷刑折磨后,被送到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非法关押期间的一个夜晚,张德岳、付勇、黄克等人非法提审韦丹权,他们让韦丹权站在墙边,先威胁说成立了专案组,还说要送他到刑警队,总之是有办法收拾他。后来,他们就分了两班,第一班黄克和付勇,后半夜是张德岳及另外一名警官,他们采用车轮战的方式,威胁、诱导韦丹权说出可以迫害的“证据”。第二天早上把他送回监室时让管教看严他,并不许他睡觉,包括中午(看守所中午有午休)。晚上张德岳等人又来了,上半夜是张德岳及另一名警官,还是不让他睡觉,在墙边站着,张德岳说要把他带到刑警队过堂(实际上是要酷刑逼供)。大约在凌晨3、4点钟,恶警才让他回去睡觉。

有一天下午,付勇非法提审韦丹权,付勇图谋再诱导出更多的“证据”好进一步迫害,韦丹权不说话,付勇找了一个椅子腿,照他左臂猛抽两下,当时胳膊象折了一样痛。

韦丹权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时,身体状况极差,心跳达180次/分。120赶紧让他吸氧,躺着别动,后来被送到山海关三条医院,可是恶人第二天就把他关回看守所,没多久,他便开始咳嗽,后来咳血,一直没人管。直到11月23日,韦丹权咳得很厉害,四肢抽搐,才被送到三条医院,第二天上午查出是肺结核,这样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恶警张德岳、付勇等人绑架了山海关大法弟子高峰、高淑玲、左洪涛、梅英久、刘长富、吴文锦、吴文峰、何秀华、何秀杰、慕玉秋等。

其中高峰被绑架后家被抄,他开的电脑服务部也被非法查封;慕玉秋被绑架时,住地被抄,除大量物品被抄外,还抄走了现金3000多元,没留任何收据;刘长富被劫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关押时血压高达180;左洪涛头部有毛病,但付勇等人坚持把他送劳教,劳教所见他的身体状况索要1万元才肯收 ,恶人没带那么多钱,左洪涛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大法弟子韦丹权、吴文章、高纪红、欧阳占东、李耀坤、陈迎等在山海关长寿山、角山等处旅游时被付勇等人绑架。付勇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这几名大法弟子强行搜身,搜走了随身带的手机、钱、钥匙、身份证等物品,至今都没有归还,李耀坤等人去要,付勇以各种借口搪塞,因为不归还身份证(有些派出所也不给大法弟子补办身份证),给部份学员带来了许多生活上的不便。

五月一日早晨,付勇抄了大法弟子欧阳占东的住所,稍有经济价值的东西都被拿走,电脑、打印机、现金连自行车都没放过。

付勇在抄陈迎家的时候,同陈迎合租房子的鲍长江也遭到殴打、绑架,之后许多天他胸口疼的都吃不了东西。

付勇采用威胁、诱导等各种办法图谋找到迫害这些大法弟子的证据,下面是付勇非法提审二零零四年高纪红的情景:

“一次早上付勇来非法提审我。他让我交待一些和谁谁有联系及法轮功学员某某的事情,我说不知道,他就恐吓我要抄、封我的工作单位(学校),他进一步说:‘你真忍心累及他人吗?累及那些孩子吗?’他见我不说话,又说去了我的老家,并且骗我说把我的母亲抓了起来,他问我:‘想不想让你母亲出去?想不想让你母亲一直受罪?’我问他:‘为什么抓我母亲?’他看看我,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因为你!’然后就开始一遍遍翻来覆去的问我,诸如什么时间去的长寿山,坐的什么车,山上有什么景,我们行走的路线是什么等等。这样被问了一个上午,到开饭时间了,才放我回去。临走前付勇还说:‘你考虑考虑,你要不要单位和母亲好。’ 下午时看守所刚一上班,付勇和张德岳就来了。付勇告诉我去了我的好朋友家,好几个人一起去的,把她母亲吓坏了,认为自己女儿出了什么事。我的好朋友的母亲智商不健全,想着她惊恐的样子,想着好友不知所措的样子,泪顺着眼角流下来了。付勇见我哭了,很得意,又接着问上午的话,我说你问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如何说呢?我说了我不知道,你还非要我说,你让我说什么呢?我怎么说我不知道的事情呢?我不能因为你做了什么就可以乱说一通呀。

大法弟子韦丹权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身体非常虚弱,连说话都累得喘气,肺结核又一次复发,六月被取保回家。回家后,韦丹权去分局要家里钥匙,张德岳说不给,需要核实。韦丹权说:“家里的钥匙有样品,一对就行了。”他推说做不了主。韦丹权找局里的其他人都让找张德岳,没办法又找到张德岳,张说:不给,需要核实,现在没时间,要开会,并且威胁说,再不走我叫保安拉你下去。韦丹权提出劳教的事不合法,二零零一年判的劳教,二零零三年才执行,张说:“劳教票随时都可以开,要判你随时给你送里去。”

八月二十四日,张德岳勾结检察院李金英、王占秋,法院的王纯、王建文等人非法审判吴文章等大法弟子。所谓的“公开开庭”时,张德岳、付勇不给大法弟子的家属旁听证,他们还指使四名警察去韦丹权家,要从家绑架走韦丹权,在他妻子和群众的强烈抵制下才没成功。

十月十四日,山海关法院准备再次非法审判韦丹权。早八点,张德岳和付勇穿着便衣赶到韦丹权家楼下,一会儿,又来了两辆巡警车,每个车上坐了六、七个人,还有法院的两辆车。韦家属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告诉他们:现韦丹权处于病危取保一一肺结核、兼并发症吐血、随时有生命危险,请你们签字带人,有问题也好分清责任情况。恶人不同意签字,怕承担不了责任。韦家属就和围观的群众讲韦丹权是怎样被打、被抓、被折磨得生命垂危的,恶人见带不走韦丹权就强行抓走了他的妻子。

二零零七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早晨,韦丹权外出时被秘密绑架,十点左右张德岳、付勇带人翻墙破门进入韦丹权租住的房子,抄走笔记本电脑、碟形天线、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不仅如此,付勇等人还卑鄙的恫吓韦丹权的房东(年纪非常大了),并抄了他的家。

下午,张德岳、付勇又带人绑架了大法弟子刘长富、安玉敏、郑志成、程超、杨晓勇,并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杨晓勇单位的办公室也被抄。

韦丹权被绑架后,恶人既没有给搜家证和搜查清单,也不告诉韦被抓地点、关押在哪里。

二十三日上午,韦丹权远在辽宁的近七十岁父母、弟弟、二叔赶到山海关,和韦丹权的妻子一同去山海关公安分局要求见韦丹权,保安称受命不让进去,亲属给他们讲了韦丹权的受迫害经历后,保安都默默的走开了。在接待室见到了张德岳,一开始就给亲属们录像、作笔录。当亲属问他们:1、韦丹权在哪被抓?2、非法抄家的物品清单为什么十几天不给?3、韦丹权身上的两千多元钱是他单位进货用的,得退还给他单位;4、韦丹权被抓的依据是啥?为何一直不通知家属?

面对亲属的问询,张德岳含糊其辞,没有明确的答复,但态度、语气却强硬粗暴,韦丹权的妻子诉说他们几年来迫害韦丹权的罪行时,情绪非常激动,呼吸困难,张德岳趁机溜走。

此后,韦凡权的家属们多次找到分局,见不到张德岳,其他人员互相推诿,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韦丹权父母只好在分局前举着牌子要求无罪放人,付勇和另一个警员抢走牌子,开车就跑了。

张德岳一面回避、搪塞被迫害大法弟子家属,一面又命付勇等人偷偷摸摸的把刘长富、杨晓勇、韦丹权(韦丹权身体被迫害得极为严重,是从医院被劫走的)送往保定劳教所非法关押,安玉敏、程超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关押,同时把郑志成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图谋非法审判他。

在保定劳教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韦丹权肺结核发作,回到家中。

八月二十三日,恶人图谋对郑志成非法开庭,韦丹权(郑志成的姐夫)、赵春华(郑志成的母亲)和许多亲朋在一起商议开庭一事时,被张德岳、付勇等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有赵焕珍,郑文阳,左鸿涛,何秀杰,何秀华、陈琪江、马铁平、付淑芬等20余名大法弟子。

张德岳、付勇借机加大力度迫害,据悉韦丹权、马铁平已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付淑芬已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申淑芹被劫持到昌黎洗脑班;高淑玲因病送去医院救治,现下落不明;陈琪江和王永平被劫持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左洪涛被迫害生命垂危,目前在山海关区人民医院救治。张德岳还图谋把赵春华、赵焕珍等多名大法弟子也送到劳教所非法关押,为此不惜用钱收买狱方,但都因各种原因劳教所拒收。

因为迫害卖力,张德岳、付勇多次受到恶党的奖励,零三年的疯狂抓捕被列为河北省“大案要案”,仅零七年四月绑架郑志成、韦丹权等就获得了上面(河北省)拨款十万元。

从以上的事实不难看出,张德岳、付勇之流不管对错,只要给钱什么出卖良心的事都干,他们在治安上、打击犯罪上之所以不卖力,是因为上级不给钱,在非法打压法轮功上积极投入是因为江氏流氓集团不断的给拨巨款。迫害法轮功已经成为张德岳、付勇的一条发财之道。在打击违法案件上,张德岳、付勇收黑社会的钱,互相串通,警匪一家,已成为张德岳、付勇的另一条发财之道。

江氏流氓政府迫害法轮功动用了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一收入,而且江泽民还有令:只要能积极迫害法轮功,干什么犯罪的事都不予追究。在这样的政策下,才出现了大量的积极非法镇压法轮功的不学无术的官员,他们贪污、行贿受贿、嫖娼,给老百姓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人不治天治,上天要灭这个邪党,贵州掌布地区天然亿年巨石是出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近年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这都是上天在给人的警告,让世人明白天灭中共在即,现在中共采取任何办法都是无力回天了,最后的疯狂迫害只能加速它的灭亡,采取任何卑鄙的行为想保证邪党的“稳定”都是枉然。

参与迫害的张德岳、付勇等还不悬崖勒马,只能充当中共的殉葬品,希望你们能冷静的审视一下当前的形势,迫害法轮功八年了,可是中共没有把法轮功迫害倒,它自己却倒了,这不是奇迹吗?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已在33个国家被起诉;全球三百多名国会议员、记者和律师等知名人士组成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和法轮功学员,于八月九日在奥运发源地希腊雅典举行点燃人权圣火,计划在未来一年内接力经过全球五大洲三十七国、包括香港和台北在内的上百城市,唤醒国际社会重视中国的人权问题;退党大潮风起云涌,三退人数超过了二千五百万,每天都以几万的数字在增加,美国退出共产党服务中心已公开挂牌成立,在这样的大形势下,中共的高官都在纷纷留后路。而且,善恶有报是不变的真理,全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普遍遭报,中央直接参与迫害的也都一个接一个的遭报了,黄菊得癌症死了,刘京已癌症晚期,李长春也得了癌症,宋平顺(直接策划四二五事件)自杀了。你们难道非得报应到眼前才想到停手吗?那时一切都晚了。

山海关的父老乡亲们赶快清醒,邪党根本不把老百姓当人,对法轮功是这样的迫害,土改时对地富、文革时知识份子、六四时对大学生的迫害都是非法残酷的,中共这样的邪教组织,上天怎么还能留它呢?中共解体前的每一天,都是上天慈悲给老百姓退出邪党组织的机会,父老乡亲们,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就是为自己选择最光明的道路,让我们一起顺天意,站起来驱逐马列,去迎接没有恶党的新中国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3/162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