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州市恶人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常言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从河北省霸州市这些年来发生的事看,这是千真万确的。

谤师谤佛 脚锯掉后还难逃死亡

李广义,从99年4月25日以后开始反对大法,7月20日后更加反对,经常骂大法师父,诽谤大法。他说“我一吃饭就骂李洪志”。多人向他讲真相,他不听劝告,后来脚上裂开一个大口子,就是不好,疼的他白天黑夜睡不着觉。这个大口子后来又黑又烂,最后没办法只好把脚锯掉了。2005年11月李广义死亡。

身败名裂--恶警暴死打工妹床上

南孟镇派出所恶警刘栓成,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力。对他包的村子,不论白天黑夜,随时随地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探查骚扰和非法搜查。他有时在街上转,有时围着学员的房屋转;有时夜间非法私自跳墙进入学员家院内;有时在阴暗角落或学员房上蹲坑,等等。从迫害开始一直到2001年底,几乎每天去村里骚扰,无论雷雨风雪都照去不误,有时白天去了,夜间不定时的又去了。有时一天一个村去三次。他还多次协同冯梦生(南孟派出所所长)等人到各村绑架大法弟子和非法搜查。2001年11月23日,刘栓成又协同崔泽清(南孟派出所副所长)和市公安局的刘东方等人到村里绑架多名大法弟子。抓完人没过几天,腊月初八前的一天夜里,刘栓成偷偷去找打工妹(她丈夫上夜班)鬼混,结果死在了打工妹的床上。落一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的下场。

当特务的下场

霸州市村民黄某,四十多岁。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疯狂迫害中,为了眼前小利想邀功请赏,黄自动充当特务,专门暗中监视大法弟子。例如大法弟子下地劳动,遇到熟人,免不了打招呼说句话,黄某看见了,就找村里的坏人(派出所的帮凶)打小报告,叫来派出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讯问或骚扰。黄某为此特别卖命,随时随地的起早贪黑或夜间都在监视着大法弟子,他的每一次小报告,都给大法弟子及家人带来一次魔难,村里百姓也被他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有一次经他报告五名大法弟子被抓到霸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半个月,每人罚款二百元。2001年6月,他突然暴病死亡,家中二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无人照顾。在他死前一段时间,有几次出现休克后又醒过来,到医院检查无病。他不思悔改,继续作恶,最终遭到恶报。

父亲作恶殃及家人

霸州南孟镇派出所所长冯梦生,男,五十多岁。在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浩劫中,他十分卖力,经常带人骚扰、绑架大法弟子,对当地很多大法弟子进行抄家、罚款、非法关押等迫害。他的儿子在霸州市公安局开车,2002年的一天,上班后不久就出车祸死亡。冯梦生就一个儿子,老来丧子对他就如晴天霹雳。儿子死后他又得了脑血栓。

村干部迫害大法遭报应

霸州市有一个村干部陈某,自99年7月20日以来积极参与对本村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对村里大法弟子进行监视,还挨家挨户收各位学员的大法书。不肯交书的,他就采取“坐地泡”的办法,一天不给,第二天还去,整天坐在学员炕上,直到把书交出来才走。经他手抄走的大法书几乎都被毁掉了。派出所安排了四个人监视大法弟子,让他当他们四人的主管。别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都不愿意做这坏事,可他却象得到皇封圣旨一样,费尽“苦心”,总怕有一点闪失。这四个人每天昼夜值班,他亲自查看,这班人不来,那班人不能走。谁来晚了或早走了,差一点都不行。一天晚上,天下着小雨,大法弟子听到他们在门口说话,就拿出垫子给他们坐,就此机会跟陈某讲大法的美好。值班人听着,他却听不进去,说了很多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甚至骂人的话。事隔不久,他的村干部落选了,还遭了报应:2001年他妻子烧火做饭,莫名其妙的着起了火,把炕上的新毡子、新炕单、新被褥、全家人的新衣服等全部烧毁,家中的所有现金全部烧掉;2002年正月初七,他开着三马车去串亲戚,车上共五人。路上被一辆没牌子的车撞翻,陈的胳膊被车砸断,妻子满脸是血,其他人没事。那辆肇事车逃走了,他只得自己出钱治伤。

诽谤佛法 天理不容

2000年10月5日,霸州市南孟镇政府和派出所绑架了十三名大法弟子,关押在镇政府大院的派出所办公楼,其中包括本镇村民张老太的女儿。张老太七十八岁,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10月7日下午四点,她心疼自己被关押的女儿,却又不敢找恶人说理要人,竟失去理智的把气恨发泄到大法和大法创始人身上。她在大庭广众面前高声喊:我在家里把他的书一篇一篇的都扯了,一边扯一边骂,扯下放在灶堂里全烧了,我不怕遭报应。我也骂了,书也烧了,我看他怎么报应我。就这样在院里闹了一个小时,嗓门很高,招了很多看热闹的,其中有镇政府的干部,也有派出所的干警。几个月后,张老太太老来得的儿子、现年三十多岁的独子上电线杆接线,突然落地身亡。张老太悲痛欲绝,痛悔不已。

在这里奉劝世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