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望都县中学教师郭全台遭恶党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六日】保定市望都县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郭全台,八年来遭到当地恶党人员及恶警在精神、经济上及肉体上的百般折磨,几近死亡边缘,并被停发工资七年半,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给。郭全台受迫害事实正是中共邪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铁证。

郭全台,男,生于一九四九年,五十八岁,望都中学一级教师。郭全台自一九九七年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的脑血栓、心脏病、尿结石疾病不治而愈。而且心灵也得到了净化。把自己所从事的实验室“电化教育”工作,做得更好。深受学校教职员工和领导的好评。一九九八年度被评为优秀教师。自从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一己私利迫害法轮功以来,郭全台也如中国大陆成千上万名大法修炼者一样遭受到共产党的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整个中华大地恶浪翻滚。望都县邪党之徒秉承江泽民的指令,在县邪党校办洗脑班,把各单位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强迫洗脑,逼读邪党诬蔑法轮功的文件,逼迫每个人都写保证书和揭批等。郭全台被叫去了,去了半天他就不去了。后来教育局和学校领导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郭说“炼!”,他们就把郭拉到公安局,马上关进了县看守所拘留,半个月后才放出来,并被看守所勒索二百余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郭全台和一些同修早上照常去广场炼功。被县一一零警察发现后,抢走了录音机、炼功录音带,并把人抓入县公安局。大法弟子向公安人员讲真相,告诉他们修炼大法后深受其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一姓张的副局长说“我们不和你们讲理,就是执行上边的命令”。后来他们把抓去的人逐个审问,逼做保证后,勒索家属二千元所谓“罚款”后,才叫单位把人带走。郭全台不服从,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这次被绑架,郭全台共被看守所勒索四百五十元,被县六一零勒索二千元,被县公安局勒索三千元。回学校以后,校方受上边的压力,对郭全台处以行政记大过处分,并实行了扣发工资只发给每月二百元生活费的经济制裁。三个月后,连生活费也不给了,工资全部停发。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前,县六一零又逼学校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郭全台和同修不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被县六一零从学校抓进洗脑班。在那里,恶徒强迫大法修炼者骂大法、写“四书”,对不配合者,施以“睡死人床”等多种酷刑。一天早上,县六一零头子尚红志,命手下人在墙上写污蔑大法的话,强迫郭全台蹲在墙壁前,并要求双腿并拢,双手抱在脖子后边,抬头面向墙壁,并令手下人拿着棍子监视,一动则殴打。郭从早上六点钟直至下午五点多,一直在太阳底下遭受这样的折磨,直到昏倒在地。醒过来后,好长时间都不能正常说话,还落下腿关节疼的后遗症。

郭全台不甘忍受恶人的折磨,在夜间出走,被迫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而流离失所。在郭全台流离失所后,邪恶之徒还不罢休。县公安局、六一零、教育局和所在单位对郭的家人电话进行了监听,派人监视住所,跟踪家人,还对郭的新家、老家及亲属住所,进行了不知多少次搜查骚扰。郭的老家中只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人,邪恶之徒无休止的不管白天和深夜进行搜抄,使老母亲精神受到极大刺激而惊吓成了呆傻症,造成生活不能自理,还经常表情惊恐的嚷:“怕!有人要害我。”

县六一零等邪恶之徒对郭全台一家采用了株连九族的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把郭全台的儿子、儿媳都抓进洗脑班,丢下只有六岁的小孙女无人照管。把郭不修炼的妹妹、妹夫也抓进洗脑班,并命令其所在单位开除二人工作。他的妹妹在洗脑班被逼得抽风。

邪恶之徒还扬言要抓他其他亲属。反过来又伪善的向家人讲:只要郭全台回来,马上让上班,既往不咎,扣发的工资一分不少给。文教局长马文库并与家属签订了协议书。郭全台轻信了共产邪党干部的许诺,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回到望都中学上班,但马上被软禁,马文库也翻了脸,就是不让给郭全台发工资。一直到今天,教育局扣发郭全台达九十个月工资,造成他生活极其困难。这是马文库秉承其主子江泽民“对法轮功要经济上截断”的黑指令的又一铁证。

二零零二年五月底的一个晚上,公安局副局长曹金耀带领一帮恶警,利用学校领导,骗开了郭全台家的门,恶警蜂拥闯入屋,不由分说就翻箱倒柜,到处搜抄,抢走了部份大法书和一些真相材料。还把郭的儿子借来学烹饪的十一盒录像带和家中的一块电子万用表也抢走,至今未退还。

曹金耀等恶警把郭全台劫持到县公安局。局长刘荷香见面就凶狠的叫嚷:“你就叫郭全台!你给我跪下!”郭身体挺直不跪。刘、曹及其手下就象一群饿狼一样把郭扑倒在地,拧胳膊、揪头发、扇耳光、拳打脚踢。把郭打的遍体鳞伤,头发都被揪下来几把。后来,他们把郭用手铐铐起来,让其坐在水泥地上,曹金耀和一个杨姓恶警轮流用小棍抽打郭的踝子骨、手、肩等关节部位,把脚、手打得肿起来老高。期间杨姓恶警还用打火机烧郭的手指甲。就这样折磨郭全台一直到黎明。曹让恶警把郭铐在铁椅子上,并叫嚷:“铐紧点!”第二天曹金耀又来了,又扇了郭二个耳光。在铁椅子上把郭铐了两天两夜。后来又把他劫持到县洗脑班,强迫写“四书”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读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郭全台坚决不配合邪恶。

一次,公安局长刘和祥和副局长曹金耀到洗脑班,命手下人拿来一根一寸宽一米长的竹板条,刘和祥和曹金耀轮流下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对郭全台一阵抽打,直到把竹板打烂。

郭全台因遭受到县六一零和公安局邪恶之徒的一次次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在县洗脑班上出现脑血栓症状才被送县中医院抢救。连从事抢救的老医生都看不下去了,气愤地说:“人都打成这样了,你们还不罢手,要出人命的!”这样,公安局和六一零的人才悻悻而去。

郭全台在家中呆着,六一零和公安局的有关人员,还经常向学校领导探听郭全台的情况。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公安局长刘和祥和副局长曹金耀现已遭恶报,刘的独子车祸撞死,曹也摔坏了胯,粉碎性骨折,用钢板固定。我们奉劝那些仍然执迷不悟,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改邪归正,否则,天灭中共,在劫难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