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武威地区“六一零”恶警的累累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邪党政府、“六一零”邪恶组织、国家安全局伙同公、检、法以及洪祥、双城、四坝、丰乐等政府、政法委、司法所、派出所等不法人员,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一系列的疯狂迫害。

谎言、欺骗、恐吓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市政府、“六一零”邪恶组织的授意下,对所属辖区的大法学员进行人人过关,采取举报、登记、排查、恐吓、暗访。凡炼过法轮功的人员都要求交出书、法像、炼功磁带,写不炼功保证、悔过书、决裂书,否则进行查搜、交押金、没收。还要求学员早请示,晚汇报,三天两头找来做笔录,必须随叫随到。

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市、区政府,“六一零”邪恶组织、公安局授意和直接参与下,并指示派出所、政法委、司法所不法人员对一部份学员非法抓捕关押的前提下,对一部份学员采用诱骗手段:以省上有什么专家要找你谈话,不会占用你多长时间,谈完就回来。学员再忙也得丢下手中的活,跟他们走一趟,结果被非法扣押起来,一部份还被非法判劳教。

二零零二年七月,陆瑞英、张瑞武夫妇俩正在自家街门上打碾油菜籽,洪祥乡邪党政法委书记樊尚文、司法所长蔺之松等人,一定要陆瑞英、张瑞武夫妇去一趟乡政府,夫妇二人说:天不好,可能要下雨,等我们把菜籽盖一下就去。来人说不用盖了,去了很快就回来的。结果是,夫妻二人同时被送看守所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看守所、拘留所同时非法关押着三十多位大法学员,此时正是大忙季节。大家可以想象:在家的人都成天忙忙碌碌的不得闲;可大法学员好多都是夫妇二人同时被关押。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就是真正违犯了公共秩序的人在拘留所最多也只能关押十五日。但大法学员一关就是三十多天。然而乡、镇干部到拘留所对学员说:你们可以在这安心呆着,你们的庄稼政府替你们收割了。结果都是亲朋、好友给帮忙收割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双城镇高头沟村学员管真元,其妻子早已被关押。双城镇政法委书记赵海贤等人说要送他进拘留所,管真元说:你们把我关起来,我的庄稼地咋收啊!赵海贤等人说:交出一千元钱可以不抓你。管真元只好把准备夏收的五百元钱交给了赵海贤等到人,也未打收条。可刚过了一天还是把他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过大年期间,看守所、拘留所一共非法关押了七十多位大法学员。乡、镇干部及恶警对哄骗大法学员说:你们的庄稼政府替你们购买化肥、种子给你们种上了你们放心呆着。结果还是一派谎言[这里只举例说明,因篇幅原因,不再举例]

发动“文革”式的群众运动,挂牌批斗

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农历腊月二十八),由市、区两级政府牵头公安局组织在双城镇召开万人大会。要求方圆十几个乡镇,村、组干部、群众代表参加,就近乡、镇群众要求全数参加。凡炼过法轮功的人强迫站在参会人员最前面。对所有上了黑名单的学员,和曾经进北京上访的及所谓重点人员被警察象串鱼一样用手铐连起来排成一字形,站在高凳上,在万人大会上亮相,每人脖子上挂着牌子。并由公安局长王建平、双城镇邪党书记阎成路、“六一零”等头子上台轮番宣读批判词。而后又将部份学员管真元、魏新华、李全、王存山、王玉莲、任玉年、张云、冯金莲等非法送看守所关押迫害。部份送拘留所关押迫害。有张翠兰、何秀英、李林香、陆瑞英、董金兰(被迫害致死)、苏子奎、张瑞武等。

二零零一年一月旧戏重演,又在洪祥乡所在地以同样的方式召开万人大会,只是台上站的大法学员更多一些。还配备了防暴警察,动用了大小十多辆警车,当场宣布了七位大法学员劳教一年。

两次万人大会造成无数人被毒害,给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世人增加极大的难度,将来他们都得偿还。

肆意罗织罪名 任意拘捕关押

二零零零年一月底(农历腊月二十八),采用绑架、抓捕、恐吓手段把几十位大法学员分别拘禁于洪祥乡政府长达十几小时不等。并强迫写“不炼功”“不上访”等保证书。凡在“保证书”上签名的,就背着当事人,向其家人诈骗所谓押金。少则每人千元,甚至更多。凡不写“保证书”的,分别关押于看守所、拘留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农历腊月二十三左右),采用绑架、抓捕、诱骗手段将大法学员分别非法拘禁于洪祥中学、双城镇政府。时间长达一百四十多个小时。在零下二十度的寒冬腊月,不给被、褥,在没有玻璃的破教室内,只铺些麦草,几十人挤在一起。晚上冻的不能入睡,一天给两顿吃不饱的饭。

二零零零年一月,当地恶徒共绑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三十多名。

二零零零年五月,当地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关押了正在地里干活的学员张勇、张瑞武、李元寿、苏子奎、陈延贤、任玉年、管真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关押了四十多位大法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月,当地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关押依法上访大法学员二十多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当地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对张勇、张瑞武、李元寿进行非法抄家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对到武威市西凉市场取货的李全和管真元进行搜身关押,从李全身上搜走货款七百九十元,事后也不提退还(搜身者张永保、黄晓煜)。

二零零一年一月,当地恶徒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对全市七十多位大法弟子进行长期关押、洗脑,在这期间先后三次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学员近三十人进行非法劳教。此次,在拘留所关押最长的达十三个月。

哄抢、勒索

今天在恶党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秩序日趋混乱,道德败坏,法治意识淡薄。特别是相当一部份警察,其实已经是法盲,对私闯民宅已是司空见惯了,在此不一一例举。

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一月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对大法学员家共非法抄家达二十多人次。抄走大法书籍、炼功带、录音机、录象机、VCD无法统计。大半炼功人家都被抄过。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由“六一零”的王某、市公安处的杨某、凉州区公安局陈丰刚、史素珍、王萍、王成年、张永保、黄晓煜对张勇、张瑞武、李元寿家非法查抄,抢走录音机、录象机、炼功带。丧心病狂的陈丰刚还亲手将张勇夫妇俩炼功打坐的坐垫给当众烧毁。

哄抢:抢劫学员、打家劫舍、见啥拿啥。仅以洪祥乡为例。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以乡长蔡登永、政法委书记樊尚文、人大主任朱虎年、司法所长张润年为首二十多人乘坐乡政府卡车抢走果园村学员王会忠家缝纫机、电视机、录音机、洗衣机、录象机各一台,小麦十四袋,玉米二十袋。

二零零五年五月八日中午十二点三十分,国安大队长陈丰刚领一帮匪警四人,从大法弟子李元寿家搜查抢劫后来到苏子奎家翻箱倒柜,名义上搜大法资料,实际抢劫财物,抢走VCD一台,录音机二台,把藏在手电筒里的五百元零花钱抢走。肆意勒索、没收、诈骗押金。部份证据如下:

李林香,二零零零年二月被洪祥乡司法所强迫交勒索一千元,无手续。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洪祥政法委书记凡樊尚文强迫交罚金一千元,无手续。

任玉年,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其间,被勒索一千元。在北京上访时被恶警搜去六百元。参与迫害人:洪祥乡副所长蔡登云、乡政法委书记樊尚文、乡司法所、长蔺之松、乡政府人大主任朱虎年。

苏子元,二零零零年被关押期间,其子被恶警诈去一千二百元。经手人:蔺之松、贾瑞山(乡司法所长)。

边学永,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勒索一千元。经手人:黄晓煜(区治保大队)。

苏子奎,二零零零年二月从拘留所出来后,被洪祥乡司法所长蔺之松劫持到司法所被强迫交了七百元。二零零零年五月被樊尚文强迫交五千元。

孙菊英,二零零零年十月进京上访被赵献雄(洪祥派出所警员)、徐中保(洪祥果园村主任)搜去三百元。

张勇,二零零零年被武威市公安局勒索一千元,被洪祥乡邪党人员勒索一千元。

李全,二零零零年被双城镇政府、派出所勒索二千二百元。

被非法劳教、判刑的大法学员

二零零一年一月至八月,有二十九名大法学员先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杜桂芳、叶金莲、廖玉芬、蔡学成、李元寿、冯金莲、管真元、七人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在未见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送杜桂芳、管真元、魏新华(被迫害致死)、顾玉珍、李全、何秀英、侯菊花、苏子奎、任玉年、董金兰(已被迫害致死)、张翠兰、苏玉萍、董国祥、吴兰芳、张金香、张勇十六位大法学员劳教一年。在劳教医院体检时学员才看到一张违法劳教通知书,并在个人签名一栏里由其他人代签了被劳教人的名字。其中杜桂芳、管真元二人是上次送劳教。因健康状况被劳教所拒收。张勇被查有严重肺结核返回来,这次又被送劳教的,还是拒收。被陈丰刚等恶人用极其卑鄙的下流手段硬塞进劳教所的。

二零零一年八月第三批对一直被关押的学员陆瑞英、郭玉莲、赵瑞兰、郭银香等六名学员非法劳教一年。

非法判刑大法学员刑期:张瑞武、任玉华、关永静、支万朝、郭玉莲、苏子奎、陈延贤各四年。

侯菊花、张桂兰各四年半;冯金莲五年;王会忠六年;张大全、赵长瑞、齐加祥各七年;管真元、张勇各八年;张兴虎三年、关永庆三年半。

毒打、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凉州区治保大队长陈丰刚一听绑架到大法学员管真元等,当时已经是午夜零点以后,喝的醉气熏天的陈丰刚连夜赶到公安局,一看到背铐在床头的管真元,不问青红皂白便大打出手,直打的管真元吐了一大滩血,才肯罢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张勇的妻子依法进京上访,洪祥乡政府动用全乡人员包括派出所,把张勇抓到乡政府大队,在旗杆上背铐住,全乡工作人员轮流殴打,把张勇的打的满脸青紫,小便失禁、头晕耳鸣,这时政法委书记樊尚文才住手。

二零零零年春节期间,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镇压大法弟子,年前关押的大法弟子,在年后从戒毒所放出时,乡司法所、派出所接回洪祥乡,司法所长蔺子松、派出所工作人员赵显勋大打出手,逼迫写保证书,交押金,让学员出坐车费用(按公价每人每天三元,四人十二元),他们要一百六十元。在这不公的场合下还不能让人说话、辩理。大法学员说了一下车费太贵,他们二人就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打的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还要下跪。特别是大法弟子张瑞武腿上被恶人蔺之松踢的大口子,骨头都看的见,嘴里鲜血直流。大法弟子苏子奎被赵显勋打嘴巴、用铁火钩打的头晕耳鸣,耳内流脓,为永久性流脓耳鸣。蔺之松打几个嘴巴不让说话和辩理,逼迫写“三书”,交押金。

敲诈勒索 滥用苦役

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共抓捕大法学员二百多人次。在拘留所关押一百多人次。强行勒索大法学员每人每天十五元(夏季),冬天十八元,总计二万多元。

二零零零年凉州区公安局治保大队长陈丰刚曾向大法学员西凉市场个体工商户蔡学成暗示,欲向蔡学成勒索钱财未果。二零零一年二月将按照恶党规定的不符合劳教条件的蔡学成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洪祥乡政府、司法所再次对一部份学员非法拘禁、扫街、淘厕所等苦役。司法所长蔺之松还把其中部份学员赶去给他家小舅子盖房子。

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两年多的时间里,被迫害中大部份大法学员被多次关押、劳教,在精神上、经济上遭受了严重创伤,也使家中亲人,特别是未成年的孩子们几乎不能得以正常生活、学习。其中有部份大法学员是夫妻俩,双双被劳教、判刑,留下孩子在家中。年龄大的才十几岁,小的确良只有几岁,生活不能自理。不得不在饥寒交迫或亲戚家艰难度日,不能与其他的孩子一样享受到父母和家庭的温暖。谁都知道二零零一年正是人中败类、邪党恶首江泽民向国际社会声称的“中国人权状况最好时期”,也是在这个时间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和残暴勾当在进行着。我们奉劝那些还在行恶者:“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人,终将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