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缺月圆已八载 我的孩子可安好(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天刚蒙蒙亮,家住黑龙江省嫩江县荣军农场的王忠老俩口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种地、养牛,非常劳累。“尽量多干点吧,这些年孩子们在监狱里吃苦太多了。”

提到孩子,年近六旬的王忠和老伴儿鞠淑茵充满了担忧和牵挂。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王家一直没过上安生的日子。大儿子王洪斌从二零零零年起被中共政府人员三次投入劳教所酷刑洗脑;儿媳刘俊鹭,二零零一年被大连公安抓走、非法判刑十二年,一只胳膊被辽宁省女子监狱恶人殴打致残;小儿子王洪峰已遭六年冤狱,目前仍被沈阳市第二监狱非法关押。中共对他们如此迫害,只因为他们不放弃信仰“真、善、忍”。


一九九八年中秋节,长子王洪斌和儿媳刘俊鹭在家乡举行了俭朴的婚礼。至今九年过去了,没想到这竟成了全家唯一的一次团聚。


小儿子王洪峰修炼法轮功后更加孝敬父母、朴实厚道。

当地出名的好人家

“看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多好啊!”,街坊邻居常这样夸赞王家的人。王家全家修炼法轮功,是当地出名的好人家。九六年王洪斌在大连做汽车维修工作期间,接触了法轮大法,接着弟弟也开始学炼。那时王洪斌二十三岁,王洪峰十七岁。哥俩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仅身体健康了,对父母也更加孝敬。哥哥正直善良、诚恳敬业,小弟节俭朴实、为人厚道。

看到孩子们的变化,父亲王忠和母亲鞠淑茵也修炼了大法。王忠患腰疼病多年,干割豆子等农活都不方便,修炼后不治而愈;鞠淑茵多年的风湿性偏头疼病也好了。自从信了“真、善、忍”,老俩口为人处事总是为别人着想,王忠经常为大伙儿修理农具、修自行车、磨刀和剪子。看到公路上货车有整袋豆子掉下来他追赶着去喊停车,帮车主装车。下雨时,放下自己家里的活计,赶到麦场帮助邻居们忙活。鞠淑茵改掉了暴躁脾气,变的温和善良,常利用空闲时间帮乡亲们改制衣服、做一些缝纫活。

一九九八年中秋节,王家为大儿子王洪斌举办了俭朴的婚礼。儿媳刘俊鹭是大连姑娘,美丽大方、心地善良,也信仰“真、善、忍”。王家体验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家里家外关系融洽,其乐融融。看到王家变化,周围有二十多人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一时间,乡间邻里民风淳朴,一派祥和。

非法定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党魁江××妒忌法轮功修炼者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同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以个人意志宣称“法轮功就是×教”,第二天《人民日报》以此为标题发表了社论,企图为法轮功“定性”。

“江××和《人民日报》社论不是法律,相反它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为了说明这个真相,二零零零年春,王洪斌与妻子刘俊鹭到北京上访。可是他们发现法轮功学员只要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立即被警察带走,根本无处反映情况。俩人只好在天安门广场用炼功的方式表达心声。结果很快被抓上了警车。

几乎是同样的时间,二零零零年三月,小儿子王洪峰也被抓走,他是因为在自家的院子里炼功而被当地警察绑架、关进洗脑班的。

中共警察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时给出的统一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在自己家里静静的炼功怎么是‘扰乱社会秩序’呢?”王洪峰说什么也不承认这个荒唐的罪名,也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后送到嫩江县九三局看守所迫害,他绝食抗议,五天后被放回。

王洪斌和刘俊鹭同样无法接受这种非法的定罪。他们告诉警察“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受法律保护。对法轮功的禁止是错误的、违法的。”警察说:“说这些没有用,你们不知道共产党比法大吗?”

王洪斌被送回当地非法劳教一年;刘俊鹭被劫持回大连后被“保释”,警察以“保释费”的名义勒索了家人至少三千元钱。

王洪斌被施酷刑

二零零一年春,从劳教所出来不久的王洪斌欲从大连回家和父母团聚,结果在火车站被发现身上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而再遭绑架。在黑龙江嫩江县九三看守所,王洪斌被恶人用橡皮胶棒打的浑身青紫,伤及内脏。二零零一年四月,王洪斌被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指示手下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洗脑,王洪斌被关入“小号”。“小号”是中共劳教所单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不到1.5米高,约0.8米宽,1.3米长,终年不见天日,阴冷潮湿。王洪斌被迫害的身上长满疥疮,恶警把他铐在铁门上“上大挂”折磨。他绝食抵制非人的迫害,终于在二零零一年七月走出了劳教所。

据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介绍说,王洪斌不久因在外面讲真相又被抓回,二零零二年七月,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凑材料把王洪斌和另俩位法轮功学员任国志、李力壮判刑三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有人看见王洪斌被关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六--十三”监室。

刘俊鹭遭辽宁女监凌虐致残

二零零一年八月,儿媳刘俊鹭和小儿子王洪峰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体会,在大连被绑架。王洪峰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沈阳市第二监狱“内创一监区”被强制洗脑并遭受迫害至今。刘俊鹭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一只胳膊被暴力洗脑时殴打致残。

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不但亲自动手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还惯用凶狠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辽宁女监原二大队教导员王秀红曾讲:“人民警察代表政府,指使犯人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都没有罪,打死算自杀,打死就象条狗给扔出去。”二零零二至二零零六年期间,该监狱至少将十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大队教导员左晓燕、二小队队长焦玲玲指使杀人犯邓秀杰、李秀军等二十多名犯人毒打刘俊鹭,把她双手铐到背后连续几天,刘俊鹭的手腕被卡破化脓。恶人强迫她白天在车间罚站,晚上将她衣服扒光,在身上写诬陷法轮功的话,并让犯人用下流手段侮辱她。还在零度以下的寒冷天气把她拖入水房,往身上泼凉水,敞开窗户冻她。她的左胳膊被殴打致残、无法活动,恶警们仍强迫她用一只手做奴工。

二零零六年底,辽宁省女子监狱因迫害法轮功卖力,受到中共表彰,被晋升为“部级监狱”。

民心如镜

老俩口想念孩子,狱方却不让他们探视。虽然家里的农活和喂养的五头牛离不开人,但母亲鞠淑茵还是从黑龙江来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看望儿媳。狱警一开始就说不让见,并问“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鞠淑茵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狱警一句“那就更不让见了!”把老人拒之门外。千里迢迢而来的鞠淑茵只得失望而归。

王家老俩口的遭遇引起不少乡亲朋友们的同情。有的说:“共产党不讲理,人不治天治”,不少人说:“梁广斌的死咋回事?那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嘛。”

梁广斌是黑龙江省嫩江县九三局荣军农场公安局警察。二零零一年四月,王洪斌被恶人用橡皮胶棒打的浑身青紫,伤及内脏,当地有关部门认为王洪斌不够被劳教的“条件”,梁广斌积极与“上面”协调,硬是给王洪斌送进劳教所。他还指使连队治安人员“两班倒”,连续十天住在王家,每天看电视、打扑克,吵吵闹闹,威胁老俩口、限制他们的自由。鞠淑茵对他善言相劝,他根本不听。当时家里的牛渴的直叫,善良的村民们去帮助喂牛,大伙都气愤的说:“放着坏人不抓,到这来闹什么?”最后鞠淑茵被迫绝食抗议,这伙不法警察才撤离。

二零零零年夏,梁广斌因迫害卖力,被中共奖励、晋升一级、获奖金一千元。在奖金发下的第三天,梁广斌想庆祝庆祝,他骑摩托车带着妻子出门时摔倒 ,梁广斌后脑摔裂、脑浆溢出,当场身亡。其妻大腿摔劈、骨折。

当地百姓包括荣军农场公安局的一些警员们都议论纷纷:善恶真是有报啊。

还有一位治安人员老邢(化名),平常蛮不讲理,常欺压百姓,被当地公安局派来监视王家的小儿子王洪峰,阻止他进京上访,并把王家的一举一动向上汇报。

二零零一年四月,老邢在家中给摩托车加油时突然起火,村民都说是天火。老邢的妻子和孩子从里屋向外跑,妻子被烧昏倒,至今脸上留有疤痕,孩子的右手被烧残疾,手指伸不开。

老邢的亲属规劝他说:王家人炼法轮功待人多好,园子的菜给我送,孩子的衣服帮修改,我买不到合体的衣服,还帮我做衣服。可别相信电视那些造假宣传……

老邢慢慢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

明白真相的乡亲们说:“到什么时候都得讲个天地良心。跟着共产党瞎跑,害人害己呀!”

心中的期盼

从九八年中秋节为儿子办喜事之后,王家再也没过上一个团圆节。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八年来,王家老俩口在日出日落中孤苦劳作,在月缺月圆中为孩子们的安危而牵挂,其中的艰难、愁苦外人难以体会,是心中不变的信念和期盼支持着他们坚强的生活。他们盼望失踪多年的大儿子王洪斌能平安归来,盼望遭受冤狱的儿媳刘俊鹭和小儿子王洪峰早日回家,也盼望中华大地上千千万万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再遭受这样的痛苦,更期盼善良的人们都能明真相,早日停止这场残酷的迫害。

沈阳第二监狱部份狱警名单

狱长:王斌 电话:024-89296501
政委:付成义 电话:024-89296502
副狱长:苏轼 024-89296516
朴炳锤 024-89296588

原医院院长线主管精神病殷小裙 手机:13322450226

内创二监区狱警:李琛 于博

内看守大队:
大队长:卢刚
副大队长:李红军
教导员:梁中效
狱警:刘士杰 梁戈 王青 赵新 佟春生 金永男

塑钢监区:
监区长:张志宏
教导员:李荣山
副监区长:刘忠伟 祝杰 李连军 姜锡康 包玉岩
狱警:邸帅 薛宏 王建平 徐刚 姚兴轶 赵剑飞 师俊国 张树杰 吴培显 易世伟 张司文 何占华

请海外同修打电话、沈阳及省内同修邮寄真相信件,营救同修、救度狱警。

通讯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七号 邮编:110145
地理位置: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子村
沈阳监狱城电话总机:024-89296556、024-89296438
乘车路线:在沈阳市皇姑区的北行市场有一路4317小公共汽车可直达沈阳监狱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