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大法弟子于真洁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大法弟子于真洁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八年中,遭残酷迫害,曾被多次绑架、非法劳教,遭受过酷刑折磨和非人虐待;于真洁的弟弟、弟媳、妹妹都被非法判刑;她的女儿也曾被非法劳教;丈夫在于真洁出狱后就和她离了婚。以下是于真洁自述几年来遭迫害的经历。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身体发生很大变化,深深体会到师父时刻在看护着弟子。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到北京证实大法三个多月,十月末,我和几位同修被绑架、送回,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

九九年末,我被牡丹江“六一零”和国保大队非法判劳教三年,先被非法关押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经常遭恶警打骂,从早到晚每天都被强制劳役。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拒绝配合恶警要求,被除去外衣在冰天雪地里冷冻,被冻的浑身僵死、失去知觉。

我坚修大法、拒绝“转化”,被劳教所转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黑龙江女子戒毒中心。在那里,大法弟子被恶警残忍的暴力折磨,我曾经被整天整夜酷刑电击折磨,脸部都被电的处处皮开肉绽,邪恶至极的恶警称之为“迸爆米花”,可见他们已人性全无。我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无知觉、不能自理时,才被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和同修在资料点做资料救度众生,后被人出卖,再遭牡丹江国保警察绑架,同修王明柱和他妹妹被非法判刑,我在师父呵护下走脱,但不得不流离失所,有家难归。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中旬,我在家中被牡丹江国保及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再次绑架,他们抢走了我的私人电脑、大法书、真相资料等物品。恶警野蛮暴力导致我的身体失去知觉、不能动,几人恶警象绑票一样用东西把我包裹起来,强行抬走,非法关入看守所。

我绝食抗议,要求释放,然而在我四肢不能动的情况下,恶警仍对我野蛮灌食。后来我被抬到市公安医院。在家属的要求下,我才被抬回家中。

通过学法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就恢复了,但被迫再一次流离失所。

后来知道,那次和我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有近二十人,包括年近七十的老人都被绑架,二名同修被非法判刑、劳教,一名大法弟子家属也被非法判刑,其余同修都在关押迫害后被勒索不等钱财、甚至有的被勒索好几万元才放回。

二零零七年八月,牡丹江国保大队伙同分局、派出所又一次对大法弟子大面积绑架,至今仍有好几位同修被非法关押。

正告那些参与迫害的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黑龙江女子戒毒中心、牡丹江六一零成员、牡丹江国保大队警察、牡丹江国安局成员、各分局派出所警察,尤其是曾参与绑架迫害过我的女子戒毒中心宁立新、牡丹江国保警察李富、彭福明、杨丹蓓等人,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善恶有报的天理是不变的。天灭中共是必然,神在衡定着一切生命的所为,当你们参与绑架、虐待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钱财的时候,那一笔笔帐就会记录在案。不知悔改,那就是你们一根根夺命索,甚至更惨。这不是危言耸听,恶报的事例已是层出不穷,牡丹江六一零头子李长青遭恶报死亡事实应该作为前车之鉴。思考一下吧。愿我的劝谏能让你们觉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5/牡丹江大法弟子于真洁遭迫害经历-163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