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威力大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南省农村的一名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冬季开始修炼法轮功。那年我得了一场大病,病毒性心肌炎,多方治疗,效果甚微。冬季在省城医院住院治疗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名医生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他说: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由李洪志大师创立,一九九二年在中国开传,去病健身效果很好,有很多在医院多年没有治好的病人,还有一些得了绝症的人,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病就都好了,城里现在有很多人都在炼。你要能真心修炼,你的病保证能好。

此前,曾经有医生对我说过:你这个病是不治之症,虽然不象癌症那么严重,可一辈子都离不开药了,并且什么活都干不成。我对此深有体会:经常是头疼,胸口疼,心慌,出虚汗,难受的通夜失眠,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今天一听有这么好的功法,当时就答应愿意学这个功。从此,我踏上了修炼的道路。经过一年多的修炼,身体完全康复,全家人也都相信了法轮功,妻子也开始修炼,从此我们家是幸福美满,一片祥和,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们也没有幸免。这个过程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们大法弟子都有这个经历,大同小异。现在我只谈谈我在正法路上正念闯关的三件事情。

其一: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和妻子还有同修甲共三人一同上北京证实大法,一路相互交流切磋,同修甲兴致勃勃,谈此去必能圆满,他连返回的路费都没带。我听后大吃一惊,怎敢有这种想法。结果二十九号下午在天安门广场,他被恶警绑架。

二十九号我在天安门广场也被恶警抓住胳膊,恶警大声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理直气壮,比他声音更大:“我拒绝回答你提的带有政治目地的问话,这是我的权利。”恶警呆若木鸡,无言以对。我乘机摔开恶警,拉起妻子就走,汇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我来北京是证实大法,为大法讨回公道为讨回师父的清白来的,决不能被邪恶带走,就这正信的一念,师父就保护我们安全脱险。

三十日、三十一日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在北京一个同修的家中制作了几十条横幅,北京的同修还制作了几百张不干胶张贴传单,三十一日晚上,我们十几人分三组在北京的三条大街上挂了几十条横幅,贴了几百张不干胶,平安无事。每个人只留一条横幅准备元旦到天安门广场派用场。元旦早上,北京同修打开电脑,发现师父发表新经文《忍无可忍》,还有明慧文章《冲破邪恶势力的安排》,要我们大法弟子把全国各个公共场所都要变成天安门。我们看后切磋,为了救度更多众生,应该遵照明慧文章说的,各回各地证实法。就这样,我们堂堂正正的去,平平安安的回,虽然我们准备元旦在天安门打横幅喊口号的行动没能实现,可在这次北京之行也表现出了我们修炼人有不同的念头就有不同的结果。只有正念正行,才会有惊无险,师父才会保护我们。

其二:我地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成功营救同修的过程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到外地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谁知道我回来后,被外地公安知道,打电话通知我们当地的派出所六一零来抓我。刚好那天我不在家,他们六、七个人到家翻箱倒柜,搜出大法书,大法真相传单,光盘,最后把我妻子绑架走了。

我回来后,邻居告诉我妻子被公安抓走了,我就赶紧和其他同修联系,研究营救方案。有同修说邪恶冲我来的,我应该躲躲。有的说在家搜查出的东西,邪恶抓到了证据,不敢出面要人,只能是在家多发正念加持,有的说邪恶虽然冲我来的,可没有抓住我,证明我没有这样的关,应该利用好这个机会,在要人的过程中 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我们切磋后达成共识,就是我直接出面要人,其他同修高密度发正念加持。

我到派出所后,值班室里有四人,其中一人说:今天下午去抓你你不在,就把你老婆抓了,你来了,也别想回去了。我说:我既然敢来就什么也不怕。我一直和他们几个讲大法真相。他们一看我不怕他们诈唬,也没有招了,其中一人说:这事我们派出所不管,今天下午抓人的是以镇政府和政法委为主,我们只是为了配合他们,你去政法委要你的人去吧。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晚上都回家了,我只好第二天才去政法委。

第二天我到政法委后,直接找到政法委书记,他问我干啥?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某某某的丈夫,来要人来了。他说人昨天下午县六一零办公室已经带走了,他们已经不管了。我说:你说的好听,人是在我们家被你抓走的,我们也没有犯法,修炼法轮功无罪,你们不放人,我就住在你的房子里不走。当时我只有一念,那就是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走的是最正的路,邪不能压正,必须无条件的放人。他一看我的态度强硬,就开始说软话了,说这事情困难大,得和县六一零商量,无论结果如何,他会尽力而为,让我回家听他的电话。结果下午六点我在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们马上放人,让我去接。就这样我妻子被抓到放不到三十个小时,这一次又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正行的威力。

其三:正念闯出看守所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邪恶长期的迫害使我产生了对正法时间结束的执著,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每天按部就班的学法,发正念。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少了,发资料的时间少了,产生了求安逸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其他的同修发资料被举报,牵连到我,因此产生怕心,躲到城里一个同修家里,结果还是被抓了。真应了师父的话:“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怕啥〉)。

在看守所,我认真反思被抓原因,找到自己的执著后,就反复背我能记起来的师父的经文和《洪吟二》,特别是〈怕啥〉和〈别哀〉这两首诗,好象就在我眼前写着一样。每天除了睡觉外,我干活、吃饭的时间都心里默念着正法口诀,有时间就背法。心里反倒什么也不怕了。

我什么都不怕了,邪恶也没有招了,我每天在号里给犯人讲真相,二十几人有三分之二的人明白了真相,还有几个退了团、队。一个多月后,我们本地六一零为了调查我在本地区传递的大法资料的情况,把我从省城带了回来。后又把我关進了洗脑班,他们就都回家了,里边只有一个老头看门,大门也没有锁。我一看这形势马上悟到,师父安排我出去呀。我看老头進了灶房,把大门一开,就出来了,现在我又从新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这一次我又真正体验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在这几年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悟到:在关键时刻或磨难当中,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逢凶化吉,无所不能。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