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大法学员闫海栋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河北涞水县义安镇大法弟子闫海栋再次被义安镇恶党人员和六一零恶徒闯入家中绑架并非法关押。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义安镇恶党官员、六一零头子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董红浩。

当天中午,闫海栋的孩子放学回家,见不到爸爸,直到下午闫海栋的妹妹才接到电话,说闫海栋已被关押进了涞水县拘留所。闫海栋的父母已被涞水县恶党人员迫害致死。现在闫海栋的孩子无依无靠,只能靠邻居照顾。

闫海栋今年三十多岁,涞水县义安镇南高洛村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家人生活的幸福和睦,母亲也因修炼大法一身的病不治自愈。

一、绑架、折磨、勒索不成就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及江氏不法之徒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受益的闫海栋一家四口进京上访,到了天安门广场就被恶警强行带到派出所,骗出他们的家庭住址后,把他们带到了保定驻京办事处,涞水县来接人的人对他们大打出手,并强行把他们带到涞水县恶党党校,到恶党党校刚下车,各乡镇的打手就用棍子、皮带、鞋子对他们一顿暴打,将他们打的脱了相,浑身带血带伤。过后被关在一间旧房子里,房子旁边都是一人多高的蒿草,夜里睡在地上,每天两顿饭,不让吃饱,还得干活。打人的刑具有:竹板、棍子、皮带、电线拧成的鞭子、用烟头烫,恶徒还播放污蔑大法的录象,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

一个月后,不法之徒向法轮功学员每个人索要四千元现金,另加每天十元饭钱,家里拿来钱写了“保证书”才放人。不法之徒知道闫海栋家拿不出钱,因为家里只剩下闫海栋六岁的儿子,谁拿钱哪,一家四口要交一万二千元钱哪。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巨款,于是不法之徒强迫闫海栋的母亲秦素敏回家拿钱,在不法之徒收到闫海栋母亲东拼西凑八百元后,涞水县恶党官员看他们再拿不出钱来了,便强行把闫海栋母亲秦素敏转到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老人绝食抗议恶党政府官员的不法之徒迫害,可不法之徒却把老人非法关到涞水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里,秦素敏老人要每天干活,夜里还得在监牢门口站岗,并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游街示众,同天共有二十八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游街示众,秦素敏老人被关押一个月后,涞水县以孙贵杰为首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秦素敏老人非法劳教两年,送往保定劳教所。到了劳教所,秦素敏老人因血压高二百四十,又被拉回看守非法关押,直到血压高到二百八十了,不能走路了,才于农历腊月二十八被恶徒释放。

二、父母被迫害离世

在闫海栋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闫海栋与父亲也被从邪党校转到义安镇非法关押,在那里,他们天天被强迫打扫镇大院,镇里有人天天看着他们,镇里的不法之徒经常威胁殴打他们父子,尤其是闫海栋的父亲多次被毒打,头被打的经常疼痛难忍,义安镇的不法之徒继续向闫海栋的父亲逼要钱,闫海栋的父亲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镇里的不法之徒就带他父亲到家里,逼迫他父亲把家里所有粮食以最便宜的价钱卖光,恶人拿了卖粮的八百元钱才放了他们父子回家。

当闫海栋与父母亲回到家后,已经是农历年底了,家里没有一分钱,一粒粮,大年初一还是好心的邻居给了点吃的,勉强过了年。闫海栋的父亲在回家后的第二天,便含冤离开人世。后来,闫海栋的母亲也在涞水县恶党政府、义安镇恶党政府及村里的不法之徒不断的骚扰、关押、威胁下,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中现在只剩下闫海栋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三、一次又一次的绑架

二零零一年春天,义安镇恶警又把闫海栋抓到镇里,解下他的腰带,七八个人围着打他,把下身扒光暴打,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并逼迫闫海栋说出真相资料哪儿来的,人被打的死去活来。在义安镇里不法之徒打人从不叫别人知道,被抓去的同修都被罚一千二、三百块钱,最后只剩下闫海栋了。在同修的帮助下,他也脱险了。当镇里发现人不见了,便四处寻找,夜里把南高洛村的要道口都把上了人,每人都拿着电棍,涞水县长李老铁下命令说,见着闫海栋就打,打死算白打。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河北省涞水县义安镇派出所副所长甄占江、镇纪检委支部书记夏雪峰带着四、五个恶人闯入大法弟子闫海栋家,进屋就是一通乱翻,把屋里的东西扔的乱七八糟,抄走大法书、讲法光盘一套,手机一部,MP4一个。用手铐把闫海栋铐上硬拉到派出所。

当天下午七点左右,恶人看到电话本内有大锅接收信号码又二次到闫海栋家,当时家中无人,恶人以“和炼功有关”为由,又把一个二十一寸电视机、接收锅两个,接收器两个,DVD一台,音响一对,CD机一个非法抄走。义安镇派出所副所长勾廷新不但不归还抢劫的闫海栋的私有物品,反而向闫海栋勒索五千元现金。

三个月后的八月二十八日,安镇恶党人员和六一零恶徒再次闯入闫海栋家中绑架了闫海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