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黄务洗脑班是野蛮地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烟台六一零恐怖组织近几个月来操控各县市国保、派出所恶警、以及犹大王桂红等,没有任何手续到处抓法轮功学员,在芝罘区黄务某某押运中心一楼强制洗脑迫害。邪党不法人员绑架了招远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李兆霞、于律师、杨文杰等、烟台市数名法轮功学员宋红军、陶卫东、张红英等,还有外地的。

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到洗脑班,就被用手铐铐在双人床的铁栏杆上,有的被双手反背,甚至绞起双肩反背,脚尖着地,有的甚至把脚吊起,膝盖着地,这样连续几天,每天吊近十几个小时,手腕被铐出水泡,手脚肿胀麻木。没日没夜罚站,经常不让睡觉或只睡近三个小时,往脑子里猛灌歪理,或听他们的噪音,不能打盹或分神儿。熬夜、限制洗漱(洗脸、洗澡、换衣服)、喝斥、打骂是家常便饭。杨文杰还被用打坐姿式绑起来近三小时。张红英被吊昏过去,送黄务医院打吊瓶。六一零的人知道这些,但他们却说:这是轻的;不转化,共产党有的是办法。

抓人以公安为主,洗脑以犹大为主,在六一零和公安的授意和纵容下,这些犹大在洗脑班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恶徒们表面和善,做起恶来却决不心慈手软。这些犹大主要是些三十岁至七十岁不等的普通妇女,可做的事就是魔鬼也自愧不如。如王桂红她自己说曾把姜本生折磨的瞳孔放大,昏迷三天三夜(姜本生被非法判刑七年,后被洗脑,已出狱)。包括这些被她洗脑、如今对她“言听计从”的这些犹大打手仍十分惧怕她。

海阳的肖某(丈夫原是公安局的)几年来吃了无数的苦,这次被当地公安吊六天六夜,耳朵被打聋一只,一只胳膊被打的紫黑色,也没屈服,这次也转化了。极少学员被打的屈服了,也是违心的。

据了解,王桂红一伙此次的邪悟比以往更进一步,他们与全国各地(特别是东北的)邪悟人员密切联络,钻学员学法不深、执著心放不下的空子。有时候,表面上这些六一零人员和犹大“可亲”,是恶党软硬兼施利用欺骗了他们,成了恶党的帮凶和牺牲品,但他们是心甘情愿去作恶,才是真正可悲的。真心希望他们悬崖勒马,早日清醒,不错过这万古机缘,对自己的生命真正负责。

现烟台黄务洗脑班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解散。望烟台法轮功学员更要加大力度揭露邪恶,窒息邪恶。

公安不法人员包括烟台市和芝罘区六一零及各县市六一零人员:宋某、于为民、高岫、张春杰、张明辉等

主要参与的犹大名单:(王桂红为首,主要她策划,执行行凶)
烟台市:王桂红、高英华、高霞、王卫洁(约35岁)、迟正芳;
开发区:崔燕波(约40岁)及母亲(约70岁);
福山区:陈红宇(男约50岁)、侯田庆(约70岁)、孙连荣(约50岁)、胡海凤(约50岁);
蓬莱市:盛某(约60岁)、陶某(约45岁);
牟平区:王波;
招远市:刘有国;
青岛市:刘芳芝;
黑龙江:王平(约50岁)、严某(约70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